快穿:做个皇帝心好累熊小晨 赵公公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做个皇帝心好累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喵喵别闹

角色:熊小晨 赵公公

简介:因为电梯故障,熊小晨被迫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
为了扮演好一个尽职尽责的好皇帝,熊小晨在朝上听大臣们吐沫横飞,在后宫帮嫔妃公平断案。
好不容易有了闲暇的时间,躲进了寝殿。结果却被摄政王贺某被子一掀,拖了出来。
熊小晨做闲散皇上的美梦彻底泡汤,扎个马步还要看别人喝茶。
委屈巴巴的熊小晨决定跑路来应对面前的情况。
却在快要跑出宫门口的时候被贺某人抗了回来。
想跑?往哪跑?

快穿:做个皇帝心好累

《快穿:做个皇帝心好累》免费阅读

云历四年,云国皇帝在听闻江南城最近出了一位千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后,决定以微服私访,体察民情为借口,带着一众衣着朴素的皇家护卫,浩浩荡荡的从王都出发。

就在到达江南城的第一个晚上,这位寻花的皇帝就不幸遇到了刺杀。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皇帝,此刻正狼狈不堪的躲在一个阴暗狭小的地方,胸口处被刀剑刺了一个深深的伤口,此刻向外渗着紫黑色的血。

云国皇帝的呼吸逐渐变的很轻,很轻。

就在同一时间的另一个时空里,某公司大楼的电梯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下落。而在电梯里的熊小晨将所有可以用来自救的方法全部试了一遍以后,依然没有奇迹发生。

就在她盯着显示楼层的电子板几乎绝望的时候,她的眼前突然闪出了一道白光,白光里有个扑闪着白色翅膀的穿纸尿裤的小孩正拽着她向白光里走。

熊小晨就是在这个时候穿越到皇帝身上的。

————-

在一个没有人的院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放了一个非常大的咸菜缸。

缸分两层,上面放咸菜作为掩盖,下面则可以藏人。

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将熊小晨逐渐从昏迷的状态拉回了现实,但还没来的及睁开眼,虚弱的熊小晨就被咸菜刺鼻的味道刺激的再度昏了过去。

熊小晨再次醒来的时候,显然已经适应了身边的味道,除去咸菜的味道,甚至还能闻到一丝丝的铁锈味儿。

除此之外,她还听到了一个尖细嗓音略带焦急的喊声。

“皇上!快醒醒啊!您可别吓老奴啊!”

熊小晨现在除了胸口痛,头也痛,闭着眼睛,静静靠在缸的旁边。

半昏半梦之间,熊小晨突然想到了邻居家前两天新领回来了一只狗。

好像就叫…皇上吧?

赵公公举着火把,见缸里的皇上一动也不动,焦急的喊声越来越大。

咸菜缸里是有回声的。

在赵公公的不懈努力下,熊小晨终于蹙着眉头,缓缓的睁开了眼。

她本想大骂两句发泄一下自己被人扰眠的心情。

结果在抬头看见缸沿上的两个大脸以后。

**…脱口而出。

虽然也是骂人,但,性质变了。

那两个大脑袋的主人分别是一直跟着云国皇帝的内务府总管赵公公,另外一位则是在江南城附近驻地的王将军。

见熊小晨没事,两个人才齐齐的松了口气。

“皇上,您没事就好,老奴扶您出来。”赵公公将火把递给了旁边的战士,和旁边的王将军一起将缸里的熊小晨扶了起来。

落地后的熊小晨,被两人扶着缓了一会儿,才四面环顾了一圈。

除了近处几个拿着火把的士兵,在不远处也有一个小队的士兵静静的站在那边听侯指令。

虽然尸体没有了,但地上的血迹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完全的清理干净。

原来,刚才在缸里闻到的铁锈味儿,都是来源于地上的血迹吗?

胸前的刺痛提醒着熊小晨,她现在受伤了。

熊小晨低下头,想看一下伤在了哪。

结果,并没有障碍物阻挡她的视线,目光直接到地。

哎?我胸呢?

这个高度…熊小晨用余光瞥了一眼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赵公公,还有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王将军。

大家穿的衣服……

熊小晨已经完全懵掉了。

赵公公看着旁边的人目光逐渐涣散,他赶紧扶着皇上回到了隔壁没有被破坏的院子。

路过一处阴暗的小门旁,几名官兵正两人一组的搬运着地上的尸体。

“这些尸体…”熊小晨指了指门边。

“皇上放心,这些尸体都会处理好的,不会留下痕迹。”

熊小晨想说这些尸体的道具还挺真实,但听了将军的回复后,熊小晨却也没再说话,只是僵硬的点点头。

答案一目了然。

在一个温暖明亮的房间里,换下一身血衣靠在床上盖着被子的熊小晨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穿越了。

而且穿越过来成了这个国家的…皇上!

直到现在她才反应过来。电梯失控,带翅膀的小男孩。

原来是穿越,不是被带到天堂以后让她负责腌咸菜。

还好还好,那我就放心了。熊小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暗自庆幸的她还在设想以后的美好生活。忽然,就想到了另一件事。

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

今天发工资。

她还没有消费上个月的劳动成果,就直接坐上了电梯直通车来到了这儿。

她亏大了!

熊小晨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世上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赵公公和王将军在一旁看着皇上大起大落的表情,俩人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反倒是在一旁把脉的马大夫显的比较淡定。

“皇上身体无碍,只需要多多休息便可。”马大夫恭敬的对几人行了礼。随后站起身,从桌子上的箱子里翻出了一个药膏。

“刚刚我已经将皇上的伤口都清理好了,万幸没有中毒,将这个一日三次涂抹在皇上的伤口处,伤口愈合快,而且不会留下疤痕。”将药膏交到了赵公公的手中后,马大夫见没自己什么事,便退出了房间。

王将军害怕皇上觉得马大夫失礼,便拱手道:

“皇上,马大夫可能是行走江湖惯了,规矩少了些,还请您看在他为您诊病的份上,还请您恕罪。”

“无妨,无妨,只要东西好用就行。”熊小晨一边说,一边伸手向赵公公索要刚才马大夫给的小瓷瓶。

“皇上,老奴来给您上药吧。”赵公公见熊小晨只想要自己手里的瓶子,没有要自己帮忙的意思。就想上前帮熊小晨。

“不用不用。”熊小晨伸出手挡住了他的脚步。

“今晚多谢二位的帮忙,才让我…朕免被奸人所害,朕很是感激,时候也不早了,二位也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明晃晃的逐客令了。

赵公公和王将军也没多停留,行了礼便走了出去。

疑惑从王将军走出房门后就在脸上浮现了出来。

“赵公公,我斗胆问一下,我印象里的皇上给人的感觉都是笑里藏刀的,阴森森的,怎么今天皇上给我的感觉…不太一样呢!”王将军将赵公公拉到了一旁,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

赵公公走出屋子后就一直低着头垂着眼,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天没说话。

就在王将军等的快不耐烦的时候,赵公公恢复了往日里的表情。

“王将军你就是多心啦,在老奴看来,皇上还是皇上,一直都没有变啊。”

是吗?王将军虽然心存疑惑,但是见赵公公不愿再多说,便没再询问。

同样有问题的,来自一个酒楼的二楼包间。

马大夫被人领到了房间后,里面的舞女们都十分训练有素的退了出去。

屋子的正中间,一个手拿折扇的人给刚来的马大夫倒了一杯茶。马大夫也没嫌弃,直接喝了起来。

“人…换了吗?”见马大夫一杯下肚,倒茶的人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马大夫平稳了下气息,肯定的说道:“皇帝的壳子里,现在装的已经不是贺一北了。”

“很好。”贺醉看了看手里的折扇,随后将它慢慢合上。

“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原创文章,作者:喵喵别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