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侬娇语沈佑怡 白皙纤长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吴侬娇语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喻软

角色:沈佑怡 白皙纤长

简介:在圆月之夜女大学生从露翻开了一本名为《另一个时空》的书籍 ,从而进入了“另一个时空。”在时空中她遇到了现实世界里一直仰慕的男歌手阮厌,然而跟她印象里的阮厌截然不同,杀戮成性?病态冷血?甚至三番两次取她性命,但同时又在时空中发生了一系列念念又不忘的故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现实现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吴侬娇语

《吴侬娇语》免费阅读

“众人皆叹这世界多变 万幸我们之间始终不渝 就算我不在你身边 我也了然 我们仍与彼此同在 ”耳机里是一个细腻富有磁性的低音炮的声音,这个声音很高级,饶是只听过几遍,大抵也能被人记住。这是当地有名的男生团体组合——星尘的新专辑,为感谢出道两年以来粉丝的支持与陪伴。

此时从露正坐在宿舍阳台的吊椅上戴着耳机听着歌,闭着眼睛悠然的晃悠着两条白皙的长腿,好不惬意,全然没有听到宿舍里沈佑怡喊了她多遍。终于,沈佑怡忍无可忍,走到阳台,从侧面拿下她的耳机开口道:“哎哟,从露小祖宗!叫了你多少遍了。”从露睁开眼,一张巴掌大的短圆脸上镶嵌了一双漂亮有神的杏眼,看着沈佑怡略带着急的样子开口问:“嗯?怎么了呀?不好意思嘛,我在听星尘的新专,声音大了些就没听清。”声音细细软软,却又夹带了几分欲,好似六月里的微风拂过手心,像是在心底儿挠痒痒。听这娇滴滴的语气,沈佑怡这哪还生得起气来,于是也平静下来说:“星尘不是这几个月一直筹备演唱会?你那会儿提了一嘴,喏,票抢到啦!!”说完从手里递过来两张门票,从露眼睛一亮边接过边开口:“哇!我们佑怡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呀!这都可以抢得到,手速可以的嘛。谢谢佑怡小可爱,我随口说的话你都放心上了”“哪里会是随口呢,他们于你而言,可以说是救赎了吧……没事哈,两顿火锅!”“没问题没问题!不过啊你可得小心点你那个体重咯,也不知道谁说五一胖了好几斤,过几天还得称体重呢。”“嘁!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演唱会时间五月十六,就是明天下午,好好准备啊,有什么好看的压箱底的小裙子都拿出来,要阮厌从众多粉丝中一眼看到你,一眼不能忘!”

看着沈佑怡眉飞色舞的样子,阳光斜斜的照下来打在她的身上,很久很久以后,从露回忆起来,都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没有后面的演唱会,没有接到那块怀表,没有打开那本书,没有……

“噗,别开我玩笑了!你才是好好打扮吧,也不知道啊是谁整天说要嫁给路予白的,自信点,拿下他,你脱单指日可待,还是L城本地的,如了阿姨的愿~”从露笑眯眯的回道,“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去打电话让我妈给我送几件衣服过来好好捯饬自己。”沈佑怡一本正经,话音落下就进宿舍了,从露愣了两秒,这也当真了,白皙纤长的手指摩挲着门票磨砂的字体“夏日再次来临时,我们相见吧!”从露笑了笑,管他呢,所谓青春,不就是去做让自己无悔的事嘛。

“从露?真恶心,以为自己多清高呢,男人面前一张脸,人后又一张脸”“可不是嘛,从露最擅长的不就是扮猪吃老虎吗?”“你也向人家学学,把声音嗲起来,没准你在男人身下吹口气人家都酥了”几个女生在舞蹈房的角落窃窃私语,时不时瞟着那个镜子面前在盘发的女生,168左右在北方并不算高挑,一双腿极长,比例是明显的四六分,眼睛大且精致,鼻头小巧圆润,嘴唇厚度适中,显得十分幼态,这就是她们口中的从露。

从露不是本地人,是通过舞蹈校考招生过来的南方女孩,性格比较淡漠,脸蛋却是生得漂亮有亲和力,加上一口吴侬软语更是让无数男生心生情愫,在青春期里,人们向来对自己认知范围外的东西心生排斥,尤其在艺术生的圈子里,只会认为从露太装,不合群罢了。纵然声音再小,目光太明显,从露感觉到了,但她置若罔闻,她习惯了。

会这么说事情起因不过是同学里有个女生约了自己心仪已久的男生,而在同一天那个男生与从露出去了。事实是,那个男生帮沈佑怡解决了舞蹈音频剪辑的问题,从露向来不喜欢欠人情,提出请客吃饭作为答谢,她并不知道在那一天那个女生也约了他,况且那顿饭并不是两个人单独吃的,是从露和沈佑怡,以及让那个男生叫了一个朋友四个人一起吃的,传出去就成了从露知道他有约了刻意还约人家,也成了人家口中的心机婊装清高。这种事从露不会解释的,也不屑于解释,没有人会听,没有人会信,她也不会讲。

后来,事情演变成从露的舞鞋被扔到垃圾桶,体操服被藏起来,直至有一次她甚至被关在舞蹈房,电闸全部被关掉,从露有严重的夜盲。她的手机放在外面的置物柜里,她蜷在角落里四周漆黑,怎么会不害怕呢,怎么会不难过呢,被孤立被辱骂,这些本不是她的错啊,她想妈妈,很想家,可是家里离这里好远啊…她的眼泪沾湿整个膝盖,在初冬里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体操服,北方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到后来冷到发抖,哭到后面脑袋甚至充血,她一度以为自己要死掉了。

从露是被眼泪流到枕头上湿透的触感惊醒的,外面还下了一场雨,风刮的树叶沙沙作响,她坐起来感觉身体都在往下坠,可能是做了不好的梦后的身体疲软又或是精神紧张后梦醒来的瞬间松懈。她接着想起来那晚,后来……

外面的广播响起来了“各位同学们晚上好,夜⾥寒风吹醒,停在街中⼀切都低温,溜进月光轻轻洒在校园,流动照亮着微尘,欢迎收听今夜晚报。我们先来倾听一首凭借选秀出道大火的星尘组合的歌曲<You Never Walk Alone>”这时,传来动人且充满力量的声音“你会相信么我也害怕这一切 所有的真心剩余的时 你会在这里找到一切答案 在你的银河水在你的内心处You gave me the best of me So you’ll give you the best of you不是找到我了么不是理解我了么……”从露抬起头,没关系的不是吗,其实也不止自己不被理解,语言而已,算什么呢,打不倒她只会让她更强大。她起身活动,跟着广播里面的声音、旋律,热身让自己的身体热起来,跑跳,出汗…

再后来,沈佑怡发现很久她都没有回宿舍,打电话也没人接,在舞房找到了她,自此之后沈佑怡再也没有离开过从露超过半个小时。而从露那晚之后更是变了一个人,她的脸上永远都是巧笑嫣然的样子,为人处事周全利落,可是眼里却透出了几分寻常女生这个年纪没有的东西,笑眼弯弯却让那些女生畏惧,主动求和示好,那些事就算过去了…只是从露心里到底怎么想可能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16号这天天气很好,全然没有前一天晚上下过雨的样子,炎炎烈日下,演唱会外面的氛围如火如荼,一条条横幅海报在无数迷妹的手中飘飞。排了两个小时的队,终于两个人进入了场内。

一进场内找位置,两人引起无数工作人员和粉丝的注目,只见从露画着精致的妆容,眉眼弯弯,卷翘的睫毛使得眼睛更加大了一圈,口红是当下流行的浆果色,一身白蓝色紧身收腰包臀短裙,两条纤长的腿上套着一条黑丝,脚上一双切尔西靴,一头长发自然的垂在腰间,手腕带着一条银饰手链,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的腋下包,手里拿着一瓶水。沈佑怡画的是日韩系混血妆容,眼线微微平拉眼睛狭长,天生的微笑唇上涂着蜜粉色唇釉,栗色及肩的直发被盘成丸子头,额前留着微卷的空气刘海,上衣穿着一件一字肩短款上衣,下身搭配一条黑色百褶裙,170的身材在踩着一双白色平底鞋的情况下也显高挑,手里同样拿着应援物。

很显然,两个人在一众粉丝里养眼且显眼,引来无数称赞“哇,那两个姐姐好好看”“是!原来我的情敌这么好看的,让我们怎么活”“长头发那个欧尼是可以出道的程度了,这是来走秀的嘛”“果然优秀的人会吸引优秀的人啊” 当然也有不屑“穿成这样是在搔首弄姿吗”“谁知道,可能妄想能让哥哥注意到她们吧”“真是做梦”……

两人终于找到位置,位置不算靠前,天气太热两个人额头上都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还好没过一会演唱会就开始了。灯渐渐暗了,只剩几束银光射到台上四位男生的身上,他们在灯光的照耀下,如上帝派来人间的天使一般,纯洁神圣……呼喊声,尖叫声在那一刻爆发,绚烂的烟花从舞台中央的大球中突然出现舞台上一簇一簇绽放,特别震撼。

音乐响起“光 突破黑暗 你也需要新的世界 若是无法飞翔就奔跑 无法奔跑就走过去 没法走过去 爬着去就好 发枪 瞄准 发射” 清晰有力的声线一听就是周羡的,周羡在星尘负责rap,在出道票选时因为低幼化的三庭比例,性格真诚直率凸显了当时独一份的少年气质一路走红,如果说周羡是灼烈的太阳,那么阮厌就是清冷的月光。

只见阮厌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初识第一眼就认出了你 我们好像在呼唤着彼此 我血管中的DNA 请告诉我 我一直在找寻你 为你而徘徊着 我们的相遇就如数学公式 如宗教的戒律 如宇宙的法则 这是命运给我的证据 你就是这梦境的源头 向你伸出我的手 这就是我的宿命” 从露看着阮厌在舞台上发光发热,表面虽是平静,心里却波涛汹涌。

大屏幕投映出阮厌的脸,眼睛一单一双不显违和反而仿佛多情又薄情 ,眼眶深邃,山根眉骨鼻梁都很优越,下巴的弧度也很精致,下颌骨的棱角不是很鲜明,柔化了眉骨山根及鼻骨所带来的凌厉感,头发微分碎盖,真就好似动漫里走出来的人。尖叫声更是一浪大过一浪,就这一刻从露看着荧屏上的他,周遭那么嘈杂,她的心跳随着阮厌在跳动。阮厌在星尘担任主唱,一张脸斩获了无数女生芳心,甚至于是男生也为之惊叹的程度,沙哑动听的低音炮更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演唱会进行到了高潮,人群也是不断推搡流动,从露和沈佑怡竟然被挤到了前排。这时,舞台上聂思则开口说话:“今天特别感谢我们星星(星尘粉丝团统称)来到现场和我们约会,有些甚至跨越千里,有些可能还是年纪小的星星,还在上学啊,特别荣幸得到你们的喜欢!”又是一番呐喊“不辛苦~”“哥哥太会啦”……“所以为了回馈我们的星星,我们会进行现场礼物随机放送,其中也有成员们的随身物品,比如其中就有我的一块怀表,也是想让我们的心和大家的心拉得更近。但是放送过程中,你们要注意安全,不要受伤,不要拥挤,一定要小心一点!”话音落下,大家都开始骚动,尖叫沸腾。

聂思则是谁?星尘的队长,同样负责主唱,“公子颜如玉,陌上世无双”这句用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脸小却肩宽,一双剑眉,虽然是单眼皮却有神的眼睛,一对很大的卧蚕在他脸上更显得面若皎玉,温润而泽,白皙的肤色在体力消耗下脸红扑扑的,性格也是无比温柔绅士,圈内都称是贵公子,这样看来也确有其实了。

“聂思则也太会了吧!!这哪个女的顶得住哇!”沈佑怡大声在从露耳旁说着,从露转头无奈笑了笑也声线抬高地说道“一会小心点,我被踩了好几脚啦!!”“我知道!看我给你拿个礼物回来!!别是阮厌的贴身衣物呢!!”

没等从露开口,礼物就随着工作人员随机抛出,粉丝疯狂去抢,这场面不亚于丧尸来临了,还好每个区都有设定几名保安,不至于发生踩踏事故。从露觉得自己都要被挤成肉饼了,脸憋得通红,头发也不像刚进场地时的精致了,显得些许凌乱,手上的水也早已不翼而飞,还被一个盒子砸到了脑袋,从露真是被搞得要炸毛了,等等,礼盒?随着一个推搡,盒子颠来颠去,从露发挥手长的优势一捞,一把抓住,拿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喻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