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茜 季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当我号脉时你给我讲法》最新章节

小说:当我号脉时你给我讲法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灿灿妮儿

角色:曾茜 季晏

简介:中医×律师
“她慷慨善良,我睚眦必报,我们是命中注定的绝配。”
微苦生活里的爱与救赎,前路不问,携手相伴

当我号脉时你给我讲法

《当我号脉时你给我讲法》免费阅读

MEI酒吧 晚12:00

酒吧里的灯光摇曳生姿,几分醉人,越走进里面,便被这震耳欲聋的舞曲扰的神经痛。“灿灿,在这里”我看了看面前的曾茜,黑色连体短裙包裹着她曼妙的身体,没有媚俗浪荡之感,格外的衬她。数日不见,她倒是越过越滋润,打扮的这么精致,不知道她男朋友会不会吃醋。我上前拍了拍她的背,“不知道要喊代号啊,这样暴露真名,我会很危险的。”我翻了个白眼,这小妮子却没有理我,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向四周投射魅力,“啧啧啧,你穿这么短,知不知道人的阳气都是从下往上走的……”曾茜不耐烦的阻挡了我的养生大论。

“Jason”她反而冲着一个服务生招了招手,“老板娘,这位就是洪小姐吧,老板说了,只要您带朋友过来,酒水都畅饮,但是您可不能喝多了,这我们可是要被责骂的。”这个Jason很上道嘛,长相也不赖,闪着他八颗大牙正对我们得体的笑着,季晏会做生意我知道,居然还这么会调教人。

看着一旁笑得羞涩的好友,我就明白和她在一起就免不了被虐到。“Jason,按我安排的,都准备好了吗?”曾茜终于想起了今晚的正事,这才严肃的问道,Jason点了点头,拿出两瓶酒递给我,我疑惑的看着曾茜,不等我开口,她先抢答了“我知道你酒量不行,这个是我特意安排的,不会让你特别难受,味道也还可以,今天来的都是俊男美女,我让季晏组的局,绝对没有闲杂人等,我看你一直单着,有些心疼嘛。”她撒着娇,我这才仔细看看周围,从静坐的客人,到摇晃的男女,再到调酒师,酒保,确实颜值都不低,难怪从进门到现在,都觉得如此养眼。

既来之,则安之。我接受了曾茜的建议,反正我万年老狗,早已经佛系了。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在喝到第二瓶的时候,妻控属性的季晏就把人接走了,有异性没人性,我拖着酡红的脸,摆了摆手,送别了曾茜。

车上剧场:

曾茜正和Jason对话着,让他看着洪灿灿,毕竟这才是他今晚的目的。曾茜深知这位闺蜜,说不好听的,就是闷骚加怂,有点点男人缘,也被她作没了。于是她设局,今天晚上来的几乎是季晏的人脉,适龄单身优质男性,就算是酒后乱性,无所不用其极,也应该会铁树开花吧。

曾茜狡黠的笑了笑,星星般的眼睛闪了闪,季晏察觉身边人的动态,伸出开车的一只手,摸了摸曾茜的脑袋,“回家,嗯?”低沉的嗓音在夜色里格外的诱人。

酒吧里,我在第二杯喝到一半的时候,有一股上厕所的冲动,我喝酒倒是好玩,酒气熏红了皮肤,眼睛也亮晶晶的,意识却还是比较清醒,只不过这一次被这酒吧气氛熏陶的,倒是有一点心浮气躁。我摸着跳动过快的心脏,和Jason打了声招呼,便摇晃着走向二楼的洗手间。望着这他妈亮眼的装修,我顿感无语,太金碧辉煌了,所以……,厕所,你在哪里?是不是黄子韬唱歌才会好听,是不是厕所找不到的会所才算好酒吧。

病急乱投医,我突然灵光一现,想到高级包厢里面都会带有洗手间,于是迅速钻进最近的一个包厢。是的,我承认这将是我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之一。我打开包厢门,扫了扫桌上凌乱的酒杯,黑漆漆的沙发也没有人影,只有荧幕还亮着灯,看来客人已经走了,在迅速钻到洗手间里方便之后,我终于如释重负,打开洗手间的门,冲向柔软的沙发趴着,闭上双眼舒服的叹着气。在几分钟停顿之后,我才睁开眼睛,然后他妈妈的姑奶奶的二姨妈,我看到一个人在黑暗之中,一个男人,手上还端着一杯酒,呜呜呜,妖妖灵嘛,是不是午夜凶铃,我忍着哭腔,大喊着我的母亲,灯“啪”的被打开,眨了眨眼睛,我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男人。

“这位女士,从你刚才闯进我的包厢厕所再到躺在沙发上,已经有十五分钟,鉴于你目前没有行窃等的行为,我不能判定你的性质,但是对于这家酒吧的安保问题,我还是持以怀疑的。”他的语速并不快,吐字清晰,但是格外有力,我觉得他很适合从事谈判行业,再加上那张美好的脸和身材。不过现在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摊上事了,不是被这个男的收拾,就是被季晏这个白切黑收拾。

我于是,于是,想到了一个“高明”的办法。“叫什么女士,叫人家Lucy啦”对不起《爱情公寓》,对不起欧阳楚倩老师,我走上去,装作醉晕晕的样子,伸手抚上男人的脸,笑得痴迷,男人没有料到怎么会有如此脑回路的人,只能站起先放下酒杯,然后捏住我的手,是的,不解风情,我他妈被捏痛到表情起飞,很好很好,说明他不是白斩鸡,我狠一狠心,报复性的踮起脚亲了他的嘴角,“小帅哥不错嘛,阿姨45岁了,还能一亲芳泽哈哈哈哈。”在他推开我后,我掉头就跑。就是恶心他,输人不输势,应该完胜了。

我心情很好的准备离开酒吧,和Jason打了招呼,生无可恋的对他说:“和季晏说我已经死了,有事烧纸,如果非要联系我,我不介意拉曾茜下来陪我做伴,就看他舍不舍得了。”,我拿着我的包,头也不回的打车回家了。

包厢的狗屁男人,估计不会大声张扬说自己被老阿姨占便宜了,预料会吃这个哑巴亏,嘿嘿,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a市也是大城市好吧,但此时我显然忘记了伟大的王境泽定律。

后两天确实相安无事,直到事后第三天,我才明白那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day2

盛开幼儿园 下午3:20

我斜靠在幼儿园门口的石柱,前一天的宿醉让我的身体还是有点疲乏。现在正是幼儿园接孩子的高峰期,在这所贵族幼儿园门口,排满了人。手挎着菜篮,围成圈交换主家八卦的是保姆和阿姨们,精神矍铄,笑谈着“吃茶,下棋”的是小朋友家的爷爷奶奶,偶有几个父母来接的,但是这些人群全身的气质早已带着母性/父性光环。我自觉远离,天知道我这个单身贵族挤在这些家长身边有多违和,带上墨镜,找准位置,和我身边一个同样有违和感的男生排在一起。

出于无聊,我扫视了这个男生,看起来年龄不大,像是在读大学的样子。寸头,反带着棒球帽,一身运动装衬得他180几的个子十分挺拔,脸蛋长的也很俊俏,就是要忽视那让心头一颤的丹凤眼,这双眼让他的气场又增添了几分。

在这种对手面前,我不能输,我挺直了身子,丝毫不顾之前让我叫苦连天的高跟鞋。旁边的男孩子看到我动作后,开口道:“阿姨,你要不要休息一下。”阿姨,阿姨,阿姨……我没到三十呢,“阿姨我,呸,姐姐我还没结婚呢。”我咬牙切齿的回答道。小男生笑着,好看的丹凤眼添上笑意,终于看出几分稚气,“姐姐啊,我看你在这里,以为你是阿姨呢。”

妈的,不说我这长相这身材,虽然昨天喝多了,还是有浮肿,但是……,“我等朋友呢,她是老师,你呢,小弟弟!”我强调了“小弟弟”三个字,我看他敢不尊老爱幼,“等女朋友呢。”他不紧不慢的看了看表,“哟哟,现在都流行幼儿园里找女朋友呢。”我忍不住打趣到。“不是,我女朋友是小一班老师,姓杨。”他提起女朋友的时候,带着温暖的笑意。(又一次被屠到……)“哦哦。

”等等,姓杨,小一班,不是我想的那样吧……,不会吧不会吧,我忍不住头脑风暴,“小朋友们,慢一点”我看着慢慢走出来的杨凡,她正带小一班队,鲜红班牌让我忍不住怀疑人生,她笑着回头着可爱的孩子,娃娃脸上绽开笑容,童趣的发饰在她的走动中摇摆,一身可爱的连体牛仔裤,让她整个人填满元气,我承认她是我认识的美女中最嫩的。旁边的臭小子,也同时关了自己的电子设备,盯着她,看来没跑了……

“灿灿,你怎么来了”“我本来打算接你吃饭的,看来你有约了。”我装作一副吃醋的样子,看着站在我对侧的两人。算啦,女大不中留,我转过视线,看着那个男孩子,揶揄的笑着,“不打算介绍一下。”杨凡欲羞涩的开口,“江景。”男生倒是先出了声,我也从善如流的报了家门,三人沉默,为了给这两个孩子留空间,“走了啊。”我可不想当电灯泡,还是下次再严刑拷打杨凡。

此处不留爷,只有留爷处。我坐在车上,试图拨打另一个好友的电话,我要和她哭诉,我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为什么我们两个没有对象……“宋冉冉,呜呜呜,我和你说……”“等下,拿下去重做。”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唯唯诺诺的“是”,“哟,宋副总这么威武呢。”我调侃到,“你不知道今天我忙成什么样子,还有我想要的职位被一个空降兵抢走了,而且那个人我还认识,今天连轴开了五个会,我觉得那个原学长是为那件事回来报复我,天知道他批了我多少方案。”

电话那头的宋冉冉满是怒火,“那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吃饭,我等你下班,我去接你。”我安抚的赶紧说。威武的宋冉冉在经历过考研之后,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一所985院校,深造她的计算机专业,大学的时候,我好几次找她,她都是那副素面朝天,专心学术的样子,一心深藏功与名。

而那个原学长,据说大她一届,平时两人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在一个部门开会的时候才有些视线交流,原学长成绩优异,相貌气质佳,家境优渥,是她大学里不少人的追捧对象,宋冉冉一直秉持低调原则,和这种人想来也不愿交流,直到……,某一次,醉酒的原学长和宋冉冉表白,这件事在很多人的见证下上了学校表白墙,宋冉冉一战成名,接下来他们两个人都尴尬的连部门开会都岔开了。我现在倒是觉得这个原学长好像有备而来啊,那次表白不会也是酒后吐真言吧。

我正想和宋冉冉把我的大胆说辞展开论述,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敲门声,一个声音悠悠响起,“宋副总,不介意今天晚上吃个便饭,聊一下你的策划案,CC餐厅,我等你下班。”不等宋冉冉出声,这个男人好像就已经离开了,“啊,因果报应啊,我和你说,因果报应是逃不过的,今天晚上我就……”宋冉冉越说越小声。

“好了,我知道了,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为工作抛弃我了,对了,是不是CC餐厅,记得穿正式一点。”我大方的原谅了宋冉冉,我可是舍生取义系列模范,为了朋友的爱情奋不顾身。

“阿姨”“因果报应”上天其实早已给我预告了,可惜我像该死的充了会员,直接跳过了预告……

事发当天

省中医院 下午4:00

还有最后一个病人,我就下班了。我要去吃猪脚饭,幸亏我已经和纪康杰约好了,让他提前到给我点餐,我简直要饿死了。“下一个。”

当我听到关门声,抬头一看,我的个乖乖隆地咚,是不是酒吧艳遇男啊,我赶快低下头,“姓名,年龄,职业。”“齐衡,28,律师。”这声音错不了了,老天爷保佑我,不要被发现啊,“什么情况?”“前段时间忙完一个案子,可能压力有点大,这个星期失眠,晚上喝点酒也没有用,前些天还遇到一个女流氓,估计也受到惊吓。”

呵呵呵,小东西还挺会说话的啊,“摘下口罩,我看看”我庆幸自己喝醉了酒,审美也不差,他确实好看,闪烁的桃花眼,搭着长长的睫毛,皮肤也很好,只见细腻的毛孔和略微的胡渣,“张开舌头”我离他有点近,有点心猿意马,但是我是专业的,我保证,在安全范围内,我又提出号脉,看着他解开手表,我咽了咽口水,似又回到了那个暧昧的晚上。

我搭在他的手上,摒弃杂念,去感受他的脉象。我正准备在他的电子病历上写些什么,等等,我的病人是叫蔡飞啊,“你是不是走错了,隔壁还有一个医生。”我抬起头看他,“是嘛,我记得我挂的是专家号。”靠,还是有钱人,“王根花医生的诊疗室在我隔壁,估计先生您是走错了吧。”专家号500块,我30块,好的,我不说什么,他亏了。“那就在您这里看吧,洪医生。”靠,他知道我叫什么,还好他应该不知道我长什么样,估计记不起来了。

我瞪圆了眼睛,没等我做好心里建设,就又听到“不是叫Lucy吗,洪医生,看来您挺有情趣的。”是的,这抓马的人生,“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给你开了安神的方子,记得去药房抓药,然后去服务台处理下,挂我的号,我会和王医生解释的。”我淡定的扬起职业假笑,对面的男人笑出了声,“谢谢,洪医生,还有工牌上有你的照片。”我立马捂住了工牌,不公平啊。

“针对洪医生您那天晚上的行为,我觉得我可以给您寄律师函了,我很看重自己的利益的,您应该懂的,职业需求。”我听后气不打一处来,伸出尔康手,“齐先生,你等一下,我也是有律师的。”我立刻掏出手机,我不认识什么知名律师,但是这么多年的TVB我没有白看,不能白白让这个人威胁,气死我了,我拨通纪康杰的最近通话,“纪律师,我这里有一项委托要和你说,好,下午见面细谈。”

我装作镇定,还自顾自点了点头,电话那头的纪康杰好像已经在那家网红店了,周围吵吵闹闹的,“什么,你打错了吧,快点下班,这里人特别多。”“好,那一会下班见。”我正想赶快挂断电话,却不想打开了免提“你还是吃招牌猪脚饭的吧。”天打雷劈,我社死了,低头看鞋中……

是的,我就是想吃那个招牌猪脚饭。门口的男人走了没,我正想着呢,“洪医生,那就请你吃好饭后,记得看看自己的短信,会有邮件发给你。”我听见男人忍住笑意说的最后一句话。

孽缘啊,真是造孽啊……

                           

原创文章,作者:灿灿妮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