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纨绔世子最新章节,许平安 赵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逍遥纨绔世子

小说:历史

作者:红薯

角色:许平安 赵垢

简介:瀚海浮萍大西风,江山常败水长青。
当街醉卧君莫笑,遥指山花别样红。
地下世界大佬穿越古国,却是家族背叛高手追杀一穷二白的“”开局,逃命时藏身青楼,却巧遇国主微服私访,一场豪赌大杀四方,赢的陛下差点灭口,贴身玉佩都被拿走。
许平安识破身份装作不知,拿着玉佩开始招摇撞骗,北城搞走私,西城弄彩票,东城搞建筑,南城卖百货,等陛下反应过来,却发现满朝文武都收了黑钱,拴在许平安的利益链上,牵一发而动全身,陛下开始耍阴招。
派去北莽当炮灰?他力挽狂澜,大败北山军,更是只带三千铁骑直冲北莽大王庭,打的北莽割地北迁。
派去南方赈灾再给治个办事不力的罪名?他以一己之力调动天下物资,救万民于水火,还顺便建了一座四通八达的京南无夜城。
总算找了个机会免了官,结果他靠着巴掌大点的封地,网罗天下财富,控制官员任命升迁,掌握各地资源调配,每日官员出入不停,俨然成了洛水小朝廷。
陛下终于下了狠心,准备除之以绝后患,结果三十万大军围在家门口,就在那跟陛下演戏,此时才幡然醒悟,这偌大的天下,哪里还轮到他来做主?!
原来这皇家的天下,早已经被许平安的糖衣炮弹炸的体无完肤!

逍遥纨绔世子

《逍遥纨绔世子》免费阅读

羽国都城,将军府,许家老宅。

“列祖列宗在上,许平安娇奢荒淫,行大逆不道之事,撤其嫡子之位,回收产业。其位由许珅接管。”

许海瑞在祠堂里一躬到底,嘴角露出得偿所愿的笑容。

许家老爷子病故,他那位惊才绝艳的哥哥许长青,许家曾经的顶梁柱,总算是死在了战场上。

如今这偌大家业,就全都落在他一人身上。

掌权第一天,他就急不可耐的将自己亲哥哥的独子从神坛上拉下来,由自己的儿子许坤上位。

族中四长五老全部在场,谁都没有异议。

就仿佛没有看见,许长青的棺椁就停在院中,许平安就躺在屋内的木板上。

许坤转过身来,一脸傲然。

族老纷纷拱手:“许坤侄儿实至名归,一定能带家族再进一步,再为祖先增光。”

“还要依仗各位族老帮衬,坤儿在此先行谢过了。”

一团和气,全家和睦。

“不行,你们不能夺了平哥儿的爵位,那是他爹用命拼来的!”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许霓裳,许平安的妹妹,小小的人儿鼓足了勇气,颤巍巍的在门口喊出这句话。

“霓裳?家里的事你也敢议论?你也配?”

许海瑞金刚怒目。

旁边许坤更是大声喊道:“这家族祖祠也是你能进来的?谁放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许霓裳吓得流出了眼泪,却还是鼓着勇气喊道:“你们不能这么对平哥儿!大伯泉下有知,也不会原谅你们的!”

她搜肠刮肚也没有找到一句骂人的话,只能求助于鬼神。

“你这野种还敢乱叫?!”

许坤扫了一眼大伯的棺椁,立即暴怒起来,就要冲过来动手。

一旁的家丁赵垢看到了,突然眼睛一亮。

猛地一脚就踹了过来,直接踹到了小丫头的身上,把她整个人都踢飞出去,摔在了许平安的身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跟老爷少爷大呼小叫?!”

完全一副忠勇奴仆形象。

按理说一个下人敢打主子,那是最大的忌讳。

可此时却是不同。

许坤甚至颇为赞许的看着赵垢,还冲他点了点头。

这下赵垢底气更足,冲上去就要对倒下的许霓裳拳打脚踢一顿。

……

“许平安!不要啊!他们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不要冲动!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而死去了!”

许平安整理了一下自己法兰绒的西服,点上一根烟,转头看着在直升机上喊叫的许墨,咧嘴一笑道:“傻比弟弟。”

随后就按下开关……号称“世界之巅”的万国贸易大厦在一声巨响中炸开,巨大的火光让它看起来像是一捧黑红相间的手捧花,也让七十三名正在此地参加会议的世界顶尖商人,瞬间被火光吞没,被炸的支离破碎。

许平安在爆炸的波涛吹向自己的瞬间,冲着直升机的方向轻轻说了一句……

……

“好好活着……”

【嗯?】

【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

许平安被撞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周围一片陌生的环境,还有陌生的人。

【转世投胎?穿越?这么快?】

当他看到正倒在他怀中的小女孩时……

嗡!!!

陡然间一股记忆如怒涛狂潮一般充满了他的脑海。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不同经历的人,记忆融为一体,生者赴死,死而复生。

只有一点没变。

他是许平安!

此时的他再看许霓裳,满脸都是疼惜之色。

他坐起身,将许霓裳抱在怀中,眯着眼睛冷冷问道:“霓裳身子从小就不好,我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恨不得放在眼球上呵护她……结果有人把她给打了?谁动的手?”

正冲过来的赵垢看到许平安突然站起,惊的停下脚步。

听许平安这么问,他冷笑一声,说道:“是小的动的手,怎么了?对于不守规矩的人,就该打!”

“是你?”

许平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突然栖身上前,一个贯手打在赵垢脖颈之上。

“嘎!”

赵垢声音戛然而止,双手只顾着捂住脖子。

许平安瞬间又是一记撩阴脚,踹的那叫一个实成。

“噶!!”

赵垢疼的五官变了色。

许平安又一个转身来到他的身后,一手扣住头盖骨,一手扳住下巴,猛地向左右一拉……

咔!!!

赵垢如同抽了骨的扒鸡,软软的瘫到地上,死了!

“你……你杀人了?!”

全场皆惊!

许平安却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甚至还面带笑容。

“是啊,我杀人了,怎么了?”

许海瑞阴着一张脸,沉声道:“杀人,就要法办,来人,把许平安押送大理寺!”

“呵呵,”许平安却笑了起来,说道:“二叔,原来你还知道有朝廷啊?我是许家长子长孙,产业由爷爷给予,爵位由陛下所赐,你空口白牙,在这祠堂念叨一下,就给拿走了?你例数我多条罪状,敢问二叔,谁定的罪?大理寺还会鸿卢寺?你还想把我的爵位给你那倒霉儿子,你问过陛下吗?爵位这么重要的事,你就在家族祠堂妄议,逾越之罪和欺君之罪,要不你选一个?”

“你!”

许海瑞心中狐疑,自己这侄儿一向纯良憨厚,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

许平安又说道:“二叔莫要着慌,我杀他,不过是送二叔一件礼物,二叔看来是肯定要夺走我的一切,有了杀人的这个借口,不是让你办事更容易些了?”

许海瑞眯缝着眼睛,久久不言语,明显是被许平安说中的心事。

许平安又道:“既然如此,便以此事为由,我净身出户,从此与许家再无一丝瓜葛!”

他转过身,抱起妹妹许霓裳,径直向院外走去。

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停住,转过头冲着众人露出一副迷人微笑:“对了,忘了说了,若是有人再碰霓裳,哪怕是一根头发落在她身上……下场,就在那躺着呢,你们看仔细些。还有,二叔,许海瑞,你要真想掌这许家,记住了,以下犯上的毛病不能惯!”

                           

原创文章,作者:红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