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谢可薇 谢浩南这个赘婿太放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这个赘婿太放肆

小说:赘婿

作者:梧桐隔忘川

角色:谢可薇 谢浩南

简介:【赘婿+神医+商战+聪明且不软弱女主+宠妻+异能+战神】
巅峰之上,向肆俯瞰众生,“我叫向肆,放肆的肆,我向来放肆!”

这个赘婿太放肆

《这个赘婿太放肆》免费阅读

A国,北城。

谢家。

“向肆你胆大包天竟然敢偷钱,看我不打死你!”

“我谢家给你吃给你穿,还给你弟弟买药治病,没想到你竟然白眼狼偷家里的钱。”

“你个一个父母不详的野种,败家的赘婿,没用的废物,我今天就打死你……”

周海娟手中的马鞭密点般打在自己女儿的废物老公向肆身上,每打一鞭还尖酸刻薄的怒骂一句。

向肆躲在角落,已经躲无可躲,还企图解释,“我没有偷钱,是浩南让我帮他取的钱……”

一听这话,倚在门框上的谢浩南当即否认,“向肆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去取钱了?明明是你自己偷钱!”

不仅否认,还煽风点火,“妈,打死这个小偷,他当初看上我们家的钱,才带着那个拖油瓶入赘到我们家的,他狼子野心想要谋财,打死他最好!”

“谢浩南明明是你让我帮你取钱……”

“还敢嘴犟,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废物!”周海娟根本不相信向肆,狠狠几鞭子打下去。

解释无门的向肆求助的看向那边的谢可薇。

可是谢可薇双手环胸,完全一副局外人的样子,根本不理会向肆的求助。

向肆明白,谢可薇不会帮他。

三年前,他入赘到谢家本就是一场交易。

结婚三年,对外他是谢家没用的废物赘婿,谢家不嫌弃他一无所有反还给了他一切。

对内,他是谢家的下人,什么脏活苦活累活都是他做。

他顶着谢可薇丈夫的名义,却住在谢家的杂物间内,整整三年。

只为换取谢家恩赐的一些药物,给他弟弟续命。

三年来,谢家对他十分苛刻。

他稍微做得不好就会被打骂,谢可薇从不帮他,只会笑着看戏。

向肆早就习惯了。

为了弟弟,他连接盘侠都能做,挨打挨骂又算得了什么?

就像今天,明明是小舅子谢浩南说自己有事要忙,请他帮忙取钱。

谢浩南口口声声说以后要在谢家帮他,没想到是陷阱。

他取了钱,谢浩南把钱拿走花掉了,可银行的监控是他,加上谢浩南反咬一口。

现在都认为是他偷了钱。

周海娟打得累了才停下来,谢可薇这才出声,“妈,你手腕疼吗?”

“还真有点痛。”周海娟睨了一眼缩成团的向肆,呸了一口,“晦气!”

随手将马鞭丢在角落。

谢可薇走上前来,无情地说,“要我看,打他没用,他早就皮糙肉厚抗打了,他竟然敢偷钱,一偷还偷十万,他既然有了钱,那就停了他那个拖油瓶弟弟的药。”

骤然听到这话,向肆猛地抬头,直接跪在地上,“妈,小川的药不能停,停了药他就活不久了,我求你们,不要停药。”

“可薇,结婚三年我没有求过你,这次算我求你,饶过我吧,你们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不能停小川的药。”

看着如此窝囊的向肆,谢可薇冷笑,“向肆,你老实告诉我,钱是不是你偷的?”

“我没……”

刚开口,又听谢可薇说,“你要是坦白了,我或许可以考虑继续给你弟弟留药。”

“我……”向肆明白了。

谢可薇知道钱是她弟弟谢浩南拿的,但是就是要他来背锅。

向肆最终点头,认了这桩罪,“钱是我偷的,我已经花掉了,你们打我吧,我求你们,不要停我弟弟小川的药,我求你们……”

他的松口承认,让谢浩南立即冲进来,“妈你听到没,钱就是他偷的,他真是坏透了,窝囊就算了,竟然还不学好,我们把他赶出谢家吧,留着他只会丢人现眼!”

周海娟生气狠狠一脚踹到向肆,对谢浩南说,“打电话报警,让他去坐牢!”

“好的妈,我这就报警。”

向肆发现自己又上当了,可是周海娟几人已经离开了。

顾不上身上的痛,向肆起身追出去。

不料谢可薇在门口外停着,见他出来立刻呵斥,“站住!”

“可薇,我……”

“这张卡里有八十万。”谢可薇手里举着一张银行卡,“这个钱够你弟弟活五年,想要吗?”

向肆眼睛一亮,伸手就要去拿,却又惊觉自己刚刚才被欺骗。

要是拿了这个钱,到时候谢可薇诬陷他又偷钱,他还不知道要被判多久的牢狱之灾。

被算计怕了的向肆留了心眼儿,将手收回,“我不要钱,我只要我弟弟救命的药。”

“你可以拿这个钱去买药。”谢可薇道。

向肆看着眼前这个他名义上的老婆,说,“谢可薇,你们欺骗我很多次了,刚刚你说只要我认了罪就给继续给我弟弟留药,但是我认了你们转头就报警。”

“所以,你们刚刚偷偷录音了是吗?”

“哟,变聪明了嘛。”谢可薇笑,一点也不介意计谋被看穿。

向肆眼球突兀,后槽牙紧咬。

他问谢可薇,“我已经认了是我偷的钱,你答应给我弟弟留药的话,算话吗?”

如果能给小川留药,他被抓关一段时间也没什么。

在里面,应该比在谢家好些吧。

在谢家吃不好睡不好,每天挨打挨骂,若不是想着弟弟的病,他早就撑不下去。

“我说过这话吗?”谢可薇疑惑问,根本不认,“你有证据证明我说过这话吗?”

“谢可薇,我看透你,也看透你们谢家了。”向肆恨得拳头紧握。

谢可薇见了,冷笑,“怎么,想打我?男人打女人你好意思?再说,你敢吗?”

“向肆你可想好了,偷钱加打人,会被关更长时间,你要是进去了,你弟弟在外面,可怎么办哟?会不会病死都没人知道?”

杀人诛心的话刺激得向肆浑身肌肉绷紧,颤抖不已。

他错了,一开始答应入赘谢家就错了。

见他松开拳头,谢可薇嗤嘲的讥讽,“呵,果然是个废物。”

“向肆啊,你既然说看透我们谢家,有本事就离开,你今天要是敢走出谢家的大门,我就敬你是个男人!”

“可是,你敢吗?”

向肆再次握紧了拳头,一字一顿的说,“谢可薇,我要离婚,这婚我必须要离!”

“好啊,正好我也不需要你来做窝囊废来做挡箭牌了。”谢可薇点头,爽快答应。

向肆看了一眼满不在乎的谢可薇,最后还是离开了谢家。

眼看着向肆出了大门,谢可薇得意一笑,马上摸出电话打出去,“警察你们出警了吗?偷钱的向肆畏罪潜逃了,我们拦不住他……”

                           

原创文章,作者:梧桐隔忘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