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师妹下山的日子最新章节,小凤 平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和师妹下山的日子

小说:悬疑

作者:消失为影

角色:小凤 平静

简介:“天叠”降世,大道受损,魑魅魍魉,为祸人间,一新生道派两名弟子下山,为调和阴阳一路降鬼除妖。
“师兄,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凑齐碎片呀?”
“不知道,说不定下一块就够了。”
“可我已经不想吃糖葫芦了,我想念山上的师父,想念他老人家做的茶羹了……”

和师妹下山的日子

《和师妹下山的日子》免费阅读

农历七月十八,距离鬼节刚过去三天。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任华村的员外,任老爷家里却还是灯火通明。

门口摆放着花圈,正堂墙壁上挂着两张遗画像,一男一女,年龄都不超过十三岁。

遗画像下方的地面上,布满了一圈燃烧的红色蜡烛,中央处是一口乌木棺材,棺材被木架撑起来,棺底悬于地面,棺面上雕花着两只墨黑鸳鸯,说明这是一口双人棺。

祭品台一旁的角落中,有一燃烧的火盆,有一个男人正不断的往里面投纸钱,火焰越烈,他脸上的忧伤便越清晰,嘴里正一个劲儿的念着:“儿啊,我的儿呀,你怎么就走了,这不是叫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这位近乎古稀,穿着华贵的老男人便是任老爷。

这死去的男孩是他的小儿子,三天前溺水身亡。

至于另一个女孩,便是他儿子上周才结的媳妇。

这女孩是隔壁村的,名叫小秀,好巧不巧的是,她也是在三天前因意外死去的。

小秀自幼无父无母,只有一位聋哑奶奶,红事前几天她大病了一场,差点一命呜呼,好在任老爷出手相助,才令其死里逃生一次。

而她在得知孙女出事后,刚刚恢复的身体又瞬间病入膏肓。

任老爷派人去照料着她,但料想也没几天日子了。

红事刚办完两天,火红余温还没散却呢,又被突如其来的冰冷白事冲击,任老爷心如刀割,这两天几乎没怎么闭眼,加上明天就是下葬的日子,到时候他便只能在坟墓前为他的儿子祭奠了。

一想到这儿,任老爷痛哭流涕,手中纸钱越投越快,火盆燃烧的也越来越烈,将一旁蜡烛围绕的棺材却映射的越来越暗。

“啪!”

但突然,熊熊燃烧的火盆骤然间熄灭,冒出阵阵发黑的白烟,紧接着,一阵冷风拂过,红色烛火开始摇曳。

任老爷忽的感到脊背发凉,好似那里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老爷。”

他被这声音吓到脸色发白,待僵硬的偏过头来后,才看到原来是府上的丫鬟小凤。

任老爷放松下来说道:“呼~原来是小凤呀,吓我一跳,有什么事吗?”

小凤弯腰恭敬道:“夫人说夜色已深,让老爷早些休息,切勿悲伤过度。”

说完她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布袋,将之递给了他。

“这是?”任老爷有些不明白。

“夫人说,这是晚席时那名小道长留下的。”

“那两个来蹭饭的家伙?”

最后一场白席必须要办得声势浩大,这对任老爷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毕竟是最后一次给儿子办宴。

所以隔壁几个村的人都来参加了这场白事晚席,但也因此,有两个家伙混了进来,白吃白喝不说,为首的那名小子看着堂中摆放的棺材,嘴里还不停说:

“鬼节过,尸变临,任家~就要遭殃了~”

这话被一旁的侍卫听后禀报给了任老爷,随后任老爷喊人将这两人给轰了出去。

接过红布袋,从触感上明显可以感觉到里面是一张纸条,但任老爷却没有放在心上,摆手示意小凤退下后,他也起身回了内屋。

凡白事,女方不得留夜,这是他们这边的习俗,加上任老爷的特意吩咐,其余人都不得靠近,眼下这座阁楼中,只有他一人留守。

阁楼共有两层,除去正堂与柴房外,下有两户,上有三户,此时,任老爷正在上层的中户内,与下方正堂刚好垂直。

今晚月黑风高,大地上是一整片乌云,随着夜越来越深,窗外风声也越来越刺耳。

屋内还算静谧,暗色被一盏油灯驱散七分,光暗线条在任老爷脸上交织变换,像是影子在起舞。

随着任老爷宽衣解带,直至躺在床上后,他才终于从悲伤中释怀了过来,偏过头,一口气儿吹灭了油灯,闭眼尝试入睡。

七分光明被三分黑暗吞噬,瞬间,房间内便与外面没了区别。

躺在床上的任老爷今夜并未失眠,很快进入了梦乡。

鼾声正响时,刚好来到子时~

“吱吱~”

木床发出吱吱细声,声音半沙半哑,床柱在缓缓变形,似乎床上不只是躺着一个人。

“呼~呼~”

慢慢的,任老爷的鼾声越来越粗重,就好像有人正掐着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出气儿。

但任老爷已然熟睡,如此安静漆黑的深夜里,他的精神也随着鼾声陷入了沉睡,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变化,只是隐约觉得梦境中好似有一口黑影悬浮在天花板,正好垂直在他上方。

渐渐的,木床的吱响声越来越大,鼾声已是断断续续的,但任老爷依旧处于熟睡状态。

他梦境中的黑影开始变得清晰,是一口棺材,外形材质与下面那副棺材一模一样。

黑影一分为二,就像棺盖被打开来,里面漆黑如墨,但随后有了一道红光。

那是一双眼睛,或者说~

那是一对被挖出来的红色眼珠,正死死的俯视着自己,就像要将自己带进那口棺材里。

“咔!”

暗穹中划过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轰鸣,随后便是瓢泼大雨降临。

“咻!”

风流如刃,将纸糊木窗捅了个窟窿,一时间阴风阵阵,雨滴横飞,将熟睡状态中的任老爷一下子惊醒了。

“呼呼!”

梦中惊醒,任老爷挺直腰板,瘫坐在床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儿,好似刚才承受了极大的折磨。

“啪!”还不等他回过神时,床柱断裂,木床应声坍塌,随后任老爷翻滚在地,屁股顿时被飘落进来的雨水所浸湿。

房间内有一木柜,木柜上摆放着一块铜镜,下一秒又一道闪电划过,铜镜顿时闪耀,照亮了他脖子上的红印。

颤颤巍巍的手掌尝试了好几次,才将火柴成功划燃,点亮了烛台上的油灯。

拿起铜镜,仰着脖子,任老爷清晰的看到了,自己颈脖处的两个清晰手印。

他伸手摸了摸脖子,清晰的红色手印却传回冰冷的触感。

这股冰冷在蔓延,很快,他整个人都开始冷得发抖,额头处开始发黑,并伴有丝丝黑纹凸显,勾勒出一对瞳孔的轮廓。

“哗!”

就在这股冰冷即将席卷全身时,裤兜中传出一阵热量,伴随着金光闪烁,将这股冰冷瞬间驱散。

他摸出了兜里的红布袋,将之缓缓打开。

果不其然,里面是一张纸条,一张黄底纸条,其上有一道红色符文,繁琐无比,正散发着金光。

任老爷不敢多动,隐约间他感到某双眼睛正在暗中盯着他。

“来人呐!来人!”他开始大喊道。

“踏踏~”

喊声一出,阁楼两旁的偏阁中立刻亮起烛光,随后人影闪出,举着燃烧火把窜了出来。

他们很快来到了这座阁楼二层,进到了中房。

其中为首的一名家仆半蹲在地,恭声问道:“老爷,怎么了?”

“快,扶我起来。”显然,他全身瘫软,已然没了一丝气力,但手掌却是死死的攥着的那张发光画符,就像溺水的人攥着一根救命稻草。

在仆从们的搀扶中,任老爷一行人下了楼,回到了一楼正堂。

屋外狂风大雨,花圈等祭奠用品都被吹倒在地,可屋内这一圈红色蜡烛却并未受到影响,烛火平稳毫无波澜,似乎门槛像一扇屏障,隔成了两个世界。

棺材下的木架不知什么时候断裂开来,装有两尸的灵柩一端落到了地上,接触地面呈一片乌黑,像是被某种黑色液体浸染一般。

棺盖略微偏移,露出一点细缝。

任老爷看到这一幕,右眼皮止不住的跳动起来,攥着金光画符的手掌更紧了紧。

“把棺盖打开。”任老爷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是。”

按照他的吩咐,几名仆从踩着烛光空隙围了上来。

“一、二、三!”

“嘭!”

几名彪壮仆从一齐用力,棺盖瞬间被打开,铺在了红色蜡烛上。

“咻!”

周围的烛光瞬间摇曳,门槛屏障就像消失一般,狂风侵袭,任老爷连同仆从都被吹翻在地。

火盆、祭品、遗画像纷纷在地面作响,伴随着烛光一齐熄灭,所有的声音才停歇了下来,狂风骤然消失,屋内又恢复了平静。

任老爷被搀扶了起来,随后在仆从的拥护中,他看到了乌木棺内的一幕。

里面躺着的俊俏小男孩是他的小儿子任异,诡异的是他现在容貌与常人无别,且肌肤白皙紧致,完全没有一点溺水身亡的溃烂表现。

而在他的身旁,原本静卧的小秀尸体不见了~

众人又仔细瞧了瞧,但棺底空空如也,倒是有一抹黑色痕迹,就像是一道人影在棺中所留,与地面的黑色痕迹一致。

棺内泛着一股恶臭的腐烂味儿,就像一锅长满腐败蛆虫的鱼肉所熬的汤,浓厚醇臭,令人难以忘却。

任老爷的嘴唇在颤抖,几乎是使出全部力气才吐出一句话来:

“快快~快去把今天那两名道长寻来!”

“是!”

额头冒汗的家仆们举着火把越过门槛,随后动员府上所有家丁婢女,开始搜寻起了今天晚间出现的那两人。

任老爷拂去额头汗珠,在两名仆从的搀扶下,他被移挪至最远处的一处小阁楼,并派六七人整夜守在门口,由此,待到丑时后,他才渐渐入梦,攥着金光画符的手掌却依旧那般紧。

没有人注意到,被重新盖上的棺材正上方,墙壁上挂着的小秀的遗画像,嘴角上扬,似乎在微笑~

                           

原创文章,作者:消失为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