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余晖》小说最新章节,张宇 李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帝国的余晖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徐仲易

角色:张宇 李炔

简介:当文明落在尘埃里,帝国轰然崩坍时,我们何去何从,少年,本就不惧风雨,不畏阳光,在汗水的浇注下,在燃烧的鲜血中,冲破这残破,肮脏和混乱的秩序,踏上王座。

帝国的余晖

《帝国的余晖》免费阅读

在一条不归路上。

一辆车疯狂的奔驰,如帘幕般的雨水倾倒而下,混合着泥土溅到车身,好像车后有恶鬼在追逐。

哒.哒.哒……

声音由远而近。

吵杂的刀剑相击,在一瞬间停止,虬龙般的肌肉鼓起,在沟沟壑壑间有雨滴流淌,苍白的脸庞下,嘴唇处划过血迹。破烂的衣服挂在这男子身上,惨笑随着大口的呼吸,让人顿生凄凉。

从黑暗处走出阴影,一张脸皮松松垮垮,配上一道横跨额头,脸颊,下颚的刀痕,凶恶之相扑面而来。交叉的十字在胸口处显现,红白相间的血肉翻起,一根铁棒由肩膀灌入,在骨盆又突兀的抽出。如怪物。

不能忘,

不能忘,

忘了,

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整个世界轰的一声,

破碎的玻璃。

在漆黑的,无边无际的空间里,

一辆车驶出,车的主人猛踩刹车,

嗤……

隔着厚重的车窗,年轻人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和怪物。

泪水铺满了整张脸,年轻人瑟瑟发抖。

但是就在这一刻,让年轻人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几条粗壮的铁链在虚空中伸出,充满震撼性的力量,插入怪物的身体,将其悬在半空,让人感觉无尽的苍凉,铁链在黑暗中闪烁着点点神秘光华,好像能够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怪物已经失去了生气,永远的安息在这幽冷的黑暗空间中。

被震撼之后,让年轻人再一次瞳孔收缩,在如涟漪的脚下,升起一口棺椁,将男子的身体包裹。

棺椁之上刻满了模糊的图案,充满了历史岁月的沧桑。

面对这一幕,年轻人一阵失神,久久不能平复。

在棺椁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叹息:不能忘,千万别忘。

……

清风拂动,院中梧桐树上繁茂的枝叶发出“硕硕”声响,空气在窗外吹动着纱帘。

床上的躺着一个年轻人,此时浑身不停抖动。口中发出低声的怒吼:

不能忘,

不能忘,

到底不能忘什么?

你告诉我,告诉我呀。

猛的一下,年轻人睁开眼睛,挺直坐了起来,大口喘气。

豁,豁,豁,

眼睛看向窗外,呆呆地发神。不知不觉间落日渐渐降下,染红了梧桐树,落下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李炔撑着身体,走下床,已经三年了,噩梦每晚都会出现,回首三年前,自从一次昏迷之后,简单而又纯净的生活好像一去不复返,冥冥之中,好像有人一直在暗处盯着自己。

三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自己踏入大学也已经三年了,同学都已经开始寻找实习的地方,马上就要面临着和昔日的同窗天各一方,也许再一次见面的时候,仅仅的匆匆一瞥,随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

“哦~ 宁静的小村外,有一个笨小孩”,悦耳的铃声响起,是同宿舍的张宇打来的,精明,能干,至今仍是学生会主席的张宇,凭借过人的手段,在一众同学中,素有威望。

“李炔,快开门,我快到了你家门口”刚按下接听键,里面便传来张宇的声音。

“你这么晚来我家干啥?”李炔问道。

那边发出嘈杂的声音,好像几个人在争论,大概三十秒之后,张宇说道:“兄弟们过来看看你,马上就要分开了,还不聚一下?”

张宇身高一米八七,体重一百六,匀称的体格,再加上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庞,让他在整个年级都十分出名,当然,他的理智,善良,为他人着想更胜过他的外在,他清楚的知道每一个阶段自己想要什么?又该如何去做,并且十分努力。

这样的人往往让人羡慕,恨不得自己就是他,升不起一点嫉妒之心。意气风发,追随梦想中的白马,他就是那年十八岁女子眼里的盛夏。

大概七八分钟后,李炔在听到一阵喇叭之后,起身走到门口。门口的街道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

“小三儿,三儿,在这里,拿东西”一个瘦瘦弱弱的人打开车窗,朝着李炔喊道,同样是同宿舍的人,名叫张伟。

李炔迎了上去,笑道:“怎么突然想到来我家聚一聚?”

“这你别问我,我听从组织安排。”张伟摊开双手,又指了指张宇。

这时,驾驶位打开,露出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正是张宇。

“这不是我马上就要回家了,而且张伟这小子也马上就要进入他老爹的公司,还有任焱,整天不出宿舍门,也顺便带他逛逛,就想着来你家聚聚。”张宇笑着说。

后排走下来一个敦实汉子,出生陕北农村的任焱,尴尬的挠了挠头,和李炔抱了抱。

不过,就在几人寒暄的时候,从车里又下来一人,刘余,眼里闪着精明,又表情深处藏着一丝傲慢。淡淡的说:“好久不见。”

“是呀,你是个大忙人,平常见你一面都难”,李炔也平淡的打了一声招呼。

刘宇不像一个学生,更像一个早熟的商人,在这三年里,得益于一个有些背景的朋友的帮扶,已经开了一家不算大的公司。

平常的相处,李炔不傻,能够感觉到刘余自然而然的不屑,当然,对其它一些人也一样,唯独对张宇和张伟,有些不同。

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相处之道,有各人的处事态度,在这个现实世界里,自然而然的不能够避免功利,虚荣。李炔倒也习以为常。这个世界熙熙攘攘,众生形形色色。

这时,张宇打开后备箱,拿着两提啤酒,道:“别寒暄了,赶快来拿东西吧。”

其余四人在张宇的催促下,连忙走到后备箱,一个拿着一个大袋子,进入院里,摆好了桌子,洗好菜,架好锅。当锅里的水在沸腾之后,底料独特的香味和辣味混合在一起,别有一番风味。

“来,家里的主人是不是应该先说两句”。张宇撺掇着李炔。

“对对对,小三儿,说两句”张伟喊道。

任焱看着李炔,刘余则笑眯眯的旋转着眼前的酒杯。

李炔无所谓的笑了笑,“今天呢,大家来到这里,咱们都尽兴,伤感的话我不说,可能这是有限的几顿了,祝愿大家如火一般,无意风雨,不听风向,横冲直撞,乘着梦想迎着理想的荆棘丛,撞烂这个稀碎的世界。”

“哈哈哈,还是三儿有文化。干杯,”张宇道。

在几轮之后,气氛逐渐热烈,各自畅聊起来。

“李炔,怎么回事,喝的有点少呀,有心事?是不是因为姜戎拒绝了你?”刘余很是随意的说道。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有些冷却,同宿舍的人都知道李炔之前在追求着姜戎,也都知道李炔和刘余之间有点小矛盾,虽说这次聚会就是来陪李炔喝一顿,缓解一下李炔的心情,顺便在离开之前大家畅聊一下,但是,其余三人谁也没想到,刘余会这么直接了当的说出来,意态实在有些明显,好像是刻意为之。

三人看了看刘余,随后望向李炔,李炔浅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举起手中的酒杯,随之一口喝完。

刘余继续说道:“我之前就提醒过你,姜戎那样的女孩不是你能够驾驭的了的。”

砰的一声,张宇重重掷下酒杯。看着刘余的眼睛,说道:“不会说话,滚。”

可能是被张宇的语气压制,刘余无所谓的夹向锅中的一块羊肉。倒是缓解了一下突然而来的尴尬,也或者是刘余的目的已经达成。

还是原来的这些人,话语前后几人的心境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也大不相同。

夜幕早已落下,院中的灯光闪烁,夜晚的城市远方和近处仿若是两个世界,远方一座座大楼鳞次栉比,霓虹灯下女郎可能在手挽着手,享受科技,内心欲望带来的快感,这方寸之地,几个年轻人缓解着心中的忧愁,同时又憧憬着未知的理想。

五人席地而坐,不时的碰一下酒杯,回忆着这几年的点点滴滴。

张伟好像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

张宇被这笑声吓了一跳:“你这狗日的,笑啥子笑。”

张伟回应说:“我是突然想到小焱,刚来的时候,你说你一脸凶煞的样子,理了个大光头,温柔的摆弄着你那蚊纱帐。想想那场面,喋喋蝶,有点慎得慌呀。”

“你是真能记事呀,还嘲笑我,刚来的时候你还不是被辣哭了”憨憨的任焱回击。

“哈哈哈哈,所以说,才有趣不是,没想到,过的真快,咱们都大四了。”

李炔看着眼前不断相互揭短的四人,是呀,时光真快,爱追逐的车马不会在一旁停留,又想起昨天被姜戎拒绝的自己,想起之前只顾撑伞,浑不知衣袖已经淋湿大半的陪伴,有过甜蜜,李炔却也是不怨,此时只愿对方眉上容颜不改,无大碍,山高路远,不用在雨中坐立不安。

突然,李炔打了一下寒颤,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没来由的又想起了下午的噩梦。

充满神秘感的棺椁图案,寒光闪烁的铁链,没有生命气息的怪物尸体,刚劲气盛的男子。

李炔站了起来,说道:“今天喝了酒,你们也就别走,在我这里睡下吧。”

“行,不过这才几点,咱们出去浪他一浪。”散发浓厚醉意的张伟提议。

“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宿舍聚会的地方,那个小山坡,我提议,今晚咱们再去一趟,离这里也不远,去不去。”

憨厚的任焱此时也放开了,说:“行,必须去。”

也许是因为真的醉了,张宇和刘余也同意了。

路边点点灯光点缀,前方小山坡上被黑暗笼罩,只有星星点点的光亮从坡上的阁楼处散发出来,阁楼不知何时建起的,这个城市几经发展扩建,唯独这一处保留了下来。

目标近在咫尺,在李炔望去,阁楼柱子上包裹着一层铜片,铜片上点缀的古老神秘而又模糊的图案好像越来越清晰,有些被铜锈所覆盖,难以看清,但是在月光的映照下,和噩梦中自己在棺椁上看图案彼此逐渐重叠。

李炔猛地一下清醒过来,看向周边的人,已经走在山坡上。

在被水汽充斥的暖风下,几人都略微缓过酒精的麻痹。前方张宇喊道:“小三儿,在那里愣着干嘛?走呀。”

李炔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随后又闭了起来,可能只是一个巧合吧,之前看到了,所以在梦里才能够出现。

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原创文章,作者:徐仲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