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陌上林雾》лл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陌上林雾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千诀珏

角色:лл

简介:男主:姜。

  活了至少1千7百万年,住在长寿山。一般的人只有在凌晨四点,通过打造的特殊银环可以进入姜的地方。
拥有瞬移和各种异能的超能力。

女主:许愿
  
以为前未婚夫跟自己度蜜月,不谋而合的选择了父母因为过纪念日而造成车祸离世的长寿山。当天被告知,根本不爱她,爱的另有其人。
有一次在民宿的凌晨夜里,看见一对老夫妻…带着好奇的心思跟着他们走……

  [这是一个银环,戴在脚脖上。你就可以像他们一样,也能看到来我这里的路。]
 
  [那你真正的名字叫什么?]
  [姜。]
  
  [从现在开始,你会忘记这里的所有,包括…我!]
  
醒来后医生告诉我,我是因为瘴气中毒的太深,才会“梦”见的这些。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于是我又踏上了这座山,去寻找记忆中的你。

[即使你让我忘记你千千次,我也会奋不顾身的去寻找你,然后再一次,无可救药的爱上你。]

陌上林雾

《陌上林雾》免费阅读

我的名字叫做许愿。

每当和别人交换名字时,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我的名字很浪漫,特别有希望。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三岁时,我的父母在他们结婚纪念日那一天,走了。

一直交由我姨母,照顾抚养我。姨母对我尽心尽力,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他们都以为我的日子可以重新开始。但周围的邻居,同校的校友,对我的指指点点陪着我长大成人。

姨母不知道我有抑郁症已经五年…她也不知道三个月前汪清和我取消了婚约。

当我从医院醒来时,看着她那憔悴的容颜,穿丝的白发,嘴唇没有血色。大声呼叫着我的名字。再次醒来时,他们告诉我,我瘴气中毒,意识不清楚是很正常的事情。

出院后…

花了两年的时间,把我在昏迷之前经历、看到、感受所有的片段,组合起来,写进了日记里。这些事情不会有人相信,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是我瘴气中毒的太严重了,导致了我脑神经异常,在昏迷中做的梦,当成了真实发生的事情。

为了验证,我再次踏上了那座山。那个,让我父母结婚纪念日走掉的那个山。那个,让我瘴气中毒,昏迷两周的那个山。

“我是真的不想让你走,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汪清是怎么能抛下你一个人!让你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面待三个月!!还…真是我越想越气!”

姨妈替我收拾着行李,嘴上气不打一处。

“我不是跟您解释过了嘛…当时…我们两个就是有点小争吵,我就让他走了。我也拉不下面子回去,就一直在那边民宿住着。也没想到发生了那件事,现在他对我不是也挺好的嘛!也在尽力的补偿我。”

“就算这个婚事定下来了,如果不是你要回去,说什么我都不能让他带你走!”

行李收拾好后,姨妈从衣服袋,掏出来了一个锦盒。打开锦盒,是一根红绳。

“戴上。这是我前天在庙里给你求的,保平安~”

和姨妈告别后,我提着行李箱下楼。在楼道外见到了,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这个车的主人正是汪清。汪清帮我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

“你还要去那个鬼地方?!”

“是!我要证明我没有精神异常。”

“愿愿…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订了婚以后才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当时不是没有办法!你工作能力那么强,我爸就非要让我和你结婚。不和你结婚就要断我的卡,我就想着哪天,找一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好好跟你商量这件事情。我也没想到你会找到那座山上…如果……如果…我知道,你带我去的是你父母纪念日去的那个山,我是怎么!也不会跟你说这件事的!”

看着汪清因为解释而一白一红的脸。这个脸,是我爱了三年的人。可我知道,我现在心里爱的不是他。当初确实因为这件事生气,但现在这个火,是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没关系,我不在乎了。你把我送到那个民宿就行,如果我姨妈问起来,你别说漏嘴。等我回来后,咱们找个时间,双方父母坐一起,把这个婚约断了。你放心,作为回报,我会说,是我爱上了其他的男人。”

“愿愿…”

“别说了,走吧。一会山里要下大雨了。”

这个路上,我睡得很不安稳。不知道两年了,那个民宿还在不在…毕竟……要进入那个地方,我唯一知道的方式,只有这一个。

“到了。喏,这个拿着。”

是一个红色的盒子。

“这…?”

汪清放下车窗,点根烟。望着树林上方黑压压的乌云,深吸一口,吐气说道。

“防毒面罩,一会收拾好后。先打开看看,使用说明。”

“行。”

在我下车之际,突然抓着我的手。我回头看向他,感觉有什么话想说。

“有事,给我打电话。…虽然我们……”

“知道了。”

挥手道别后,我拖着行李箱,走进这个村子。这个村子,三年前就是个网红打卡地。因为这里大部分的人,都长寿。所以也被政府好好整改,成了旅游开发区。什么天然氧吧、深林呼吸、养老居住地…走在石子路上,看着一个个民宿。感觉这个地方,既陌生又熟悉,但!正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这里一定有我忘记的什么事,或者什么人…

看着本子上记录的民宿名字,一家一家的寻找。

“就是这里了!”

推开木制栅栏的门,立即有风铃的声音。我放下拉杆,伫立。环绕四周,想要从这一花一木,一树一土里,找到记忆感。

“您好,欢迎光临~清雅和风民宿。”

我被突如其来的男人声音,吓了一跳…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走到我面前的……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帮您提着行李箱吧,您请跟我来。”

跟在他身后面走着,听着他介绍着,这个民宿。夸赞着,山里的环境。

“……天然氧吧。请进~”

“您在这个住多久呢?”

这个男人的声音,低沉温润。像是沉淀许久的上好和田羊脂玉。

“先住着吧,交一周的费用。”

“好的,女士。请您选择房型,有眺望大床房,有…”

“连理枝木房间。”

键盘声似乎是停顿了一下,却又不像是…

“您来过呀~您早说是熟客,我这边就给您免两天的住房费用。”

哒哒哒……(键盘声)

“女士,办好了。我带您上去。”

滴…

“这是您的房间卡,给您。”

接过卡,才发觉这个男人的手。洁白无瑕,骨节分明,毫无杂质里微泛着冷意,似是没有温度一般。他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平静地抽回了手。我抬头想仔细看看这个男人,他转过身,把行李箱推到我面前。

“您的行李箱。我先下去了,有事您打房间的电话,按1呼叫就行。”

我轻轻用脚,把行李箱踢进房间。突然在等电梯的他开口道。

“一般度蜜月或者即将要订婚的人,会住在这间房。祝您和您的先生,幸福美满。”

脑子知道不用和他解释,可心里刺痛感替我说了出来。

“我在期待爱情,等待爱情。你的祝福,我收下了。谢谢。”

不知道关上电梯门的那个瞬间,他听到没。想想,他只是个外人,听没听到,也无所谓。一路上的疲倦感阵阵袭来,什么也不想干。听着滴答滴答小雨声,闻着土壤“香薰”躺在床上睡着了。

睡醒时,睁开眼睛还以为盲了。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

“8点了…吓死我了,还以为瞎了…这山里怎么一点折射光都没有啊。”

打开手机灯,看到台灯的按钮。

啪塔…

找到房间的所有灯光按钮。

啪塔…

连同平台外面的,泳游池的灯都亮了。

是啊,这个房间。原本就是来度蜜月的,当初在网上找了好久这样的房间。有泳游池,有荡秋千,有两人烛光晚餐的小桌椅。软软的大床房,干净整洁的空间。

“原本…算了。都过去了……”

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什么心情,在这里纪念我死去的爱情。从包里拿出日记本,再复盘一次。

日记:

先走到名为《清雅和风》的民宿,然后会有一对老夫妻是这里的老板。然后订(连理枝木)房间,(ps.必须是这间!!!)悄悄订个凌晨三点的闹钟,千万不要开灯……

“等一下…一对老夫妻…”

“怎么是个年轻的男人啊…会不会哪里出错了……”

在床上思虑一番,决定下楼再转一转,问一下那个男人。打开行李箱,在全是黑色,褐色的登山服,夜行服里,找了一件连衣裙…

“还好,还好…幸亏我准备充分…”

滴…(一楼到了。)

“那个…”

“您好,女士。有什么为您服务的?”

男人从凳子上站起来。

“额…额…我有点饿了……哈哈!”

啊,我怎么会找这个理由…

“您的房间座机那边,拨打1,呼叫我就行。我们正好要开饭了,今天饭有……”

我也没有仔细听他说了那些菜,就随便点了。

“女士,那您是?我端到房间还是…?您在这边等候区享用?”

“这里!哈哈…这里吧。”

我还要问他话,在这里最方便。菜端上来,我也随意地吃着。

“那个…”

“女士,您说?”

“我上次来,是个老夫妻呀…怎么…换人了嘛?”

“哦~您说的是我父母啊,我父母回老家剥花生了。现在这个时候,花生已经成熟了。我就来帮忙照顾店里一段时间。”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哈哈…”

知道答案以后,迅速扒拉扒拉剩下的米饭。匆匆上楼。

“女士!”

听见他喊我,连忙按电梯打开的按键。

“什么事…”

“您的房间卡…”

“哦哦,谢谢啊……”

“没事,不客气。对了,晚上山里温度低,门窗要关好。房间温度可以自调,在厕所那边的墙上。”

“嗯…谢谢。”

这个男人挺心细…刚刚不知道是因为电梯空间的问题,还是怎么样。他靠近我说话时,被扩大的声音…让我心跳的厉害…哎,也真是挺没出息的……就一个男人的声音!许愿啊,许愿!咱们怎么可以,没出息成这个样子!

深呼一口气,关窗。

泡着澡,我翻看日记。

日记:

千万不要开灯。迅速穿好衣服,拿着绳索从平台快速下来。千万不要从正门出去!从后院找几块砖,垒起来。往西北300度的方向走,找个遮挡物,等候村民出来。身上不要穿有任何折射光的衣服,手机一定要开静音,不要开任何灯!等着村民都往那个方向走,悄悄地跟上。

                           

原创文章,作者:千诀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