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无涯》李逵 姜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未无涯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爱上层楼!

角色:李逵 姜澝

简介:一切重返与无涯的黑暗
是四十年前的碎玉重生
还是雪山之巅的枯槁麻衣
亦或者是本就潜藏在人们心底的
过去与现实的碰撞
时间与空间的对立
江湖与庙堂的取舍
冥冥之中一只大手仿佛牵引着无数的布偶,姜澝也只是这其中之一!
无数的碎片全部指向那皑皑天山
一场“棋子”与“棋手”的较量,少年自花都仗剑,故事也因此开始~

未无涯

《未无涯》免费阅读

“这位公子,为何会跌入湖中?”

姜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个好似黑旋风李逵的大黑脸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妈呀!”姜澝大叫一声,好悬没再一次昏死过去。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姜澝努力的想要在记忆里寻找有关的线索,但结果却是毫无印象。

“这…..这”这一次姜澝努力的想发出声音询问一下。可是话到嘴边发现自己好像是忘记如何发声一般,只能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怪异的声音。

“公子可是口吃?不碍事此处有纸笔公子大可写下心中所想,告知于我。”黑脸大汉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让姜澝感到胃中一顿翻涌。

“噗!”

姜澝是在没有忍住,一下从口中射出一道水流,大汉闪躲不急,被淋了一个满头。

姜澝尴尬的看了看大汉,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会这样。

“大….大哥..不.好意思,没…没忍住。”

“无….无妨,公子刚刚失足落水,现在还需好生歇息,我晚些再看公子。”

说罢,大汉黑手一翻,折扇打开掩面逃似的跑开了。

等李逵离开之后,姜澝陷入了思索。

自己怎么到这里来了?他看着屋子的装修,和自己所躺的床

好像不是现代风格嘛,自己是不是昨天喝多了跑到哪个影视城了?

撇开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脑子还晕乎乎的明显是喝多的后遗症嘛。

姜澝下了床,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还好除了晕其他倒是一切正常。

姜澝等了半天也没见李逵来找自己,索性自己出去看看万一外面有哪个大导演一看自己的形象,让自己混个小配当当呢,之后就是光鲜亮丽明星模式啊。

想到这姜澝差点乐出来,毕竟自己从大学毕业两年了,在公司还是一个天天受气的小职员呢。

兹噶

一道老旧木门的摩擦声将姜澝从幻想中拉了回来。

“公子,可还有不适?”

这次进来的倒不是李逵,进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小丫鬟,说不上多好看,但是肯定比李逵那大黑脸强不少。

“哎,我说小姐姐你们这是什么剧组啊,导演呢,导演在哪呢?快带我去看看。”说罢姜澝直接起身跑到小丫鬟妆容的小女孩前面,伸手抓住了小姑娘的衣服,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呀!”

姜澝这一举动可吓坏了小姑娘,小姑娘惊呼一声直接转身跑了出去。

姜澝也是震惊的看着转身逃跑的小姑娘,心理想到:什么情况,我有这么吓人嘛。姜澝摸了摸自认为很帅的脸,实在有些想不通。郁闷了半天还是决定自己出去寻找一下,毕竟大导演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可当姜澝推开门那一刹那他惊呆了。他的门外已经围了一圈看起来像是龙套演员的人,正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各位大哥,你们这是拍戏呢嘛,还别说你们这取景地真不错啊,比现在那些烂剧强多了,这大房子,这院子啧啧我感觉比琅琊榜那长林王府的院子看着都大气。”

“…….”

“大胆贼人,今日见你落水,我家主人好心救助与你,可你为何恩将仇报,调戏府中丫鬟?”其中为首一人说道。

“哎呀,你们现在是有机位拍着嘛?我该怎么做,我应该抱头鼠窜还是怎样,各位大哥教教我我也好在导演面前混个脸熟。”

“胡言乱语,我看你就是,敌国派来的细作,大家给我上,拿下他交给老爷发落。”

接着一群人便向姜澝冲来,这一下子可给姜澝吓坏了“你们拍戏归拍戏,别闹真的啊!”

“喂,我报警了啊,救命呐!”

“住手!”一道清脆的女声生生叫停了即将要挨到姜澝身上的拳头棍子。

“群演们”好像很惧怕这个声音,听到之后纷纷停滞下来,刚刚呵斥姜澝那人转头向那道声音的主人躬身请道:“参见郡主,这贼人我们怀疑是敌国细作,刚刚在房中调戏丫鬟小茶,正要拿下他交给老爷发落。”

“喂,别污蔑我昂,我刚刚只是问人家小姐姐你们导演在哪,哪里调戏她了?再说了,有你们这么拍戏的吗,搞不好都要闹出人命了,我今天必须向警察叔叔举报你们剧组,哎?我手机呢?”姜澝一边大声辩解着一边在身上不断的翻找他的新款爱疯手机。

“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你来自何地,潜入梁府到底意欲何为?”那如众星拱月之中的郡主终于说话了,这时候姜澝才开始细细打量这位郡主。

只是这一看却是惊呆了姜澝,那郡主蛾眉皓齿削肩柳腰,俏脸上一双温柔美目,眨眼间宛如微波流转,此时俏脸微冷更平添了一份清华高雅。

这一看姜澝呆住了,尽管他已然看过很多的影视剧,可是那些剧中的女星没有一人可以和眼前这位比肩。光是那一份气质就让人为之所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正在姜澝发愣的时候,那位郡主却是已经渐渐的皱起了眉头。“放肆,如此肆意妄为的登徒子,我看不论是不是敌国细作先都绑了关起来吧。”在姜澝毫不掩饰的目光中,郡主终于忍受不住心头的怒火。

听到要给自己绑起来,姜澝算是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恨不得将自己撕成碎片的“群演们”姜澝决定管他拍什么戏呢,还是顺着他们得话说得了。

省的一言不合就要绑自己,像一群土匪一样,不对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土匪呢。想到这姜澝还偷偷瞄了一眼那位郡主。

“咳,参见郡主,在下今日失足落入湖中,多亏府上相救,在下感激不尽。”姜澝微微行了一礼。

“至于调戏丫鬟则是无从谈起,今日在下昏迷醒来之时刚好碰见小青,心里想着早点见到救命恩人,当面答谢可能失了礼数,还望郡主不要怪罪。”说到这姜澝声情并茂,简直发自肺腑,就差痛哭流涕了。

“劳资这演技,拿个小金人应该手到擒来吧”尽管姜澝表现出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可心里却是十分的不以为然。

果然郡主听了姜澝的话之后微微一怔,之前根本没想到此人竟有一颗至诚之心。

“既然如此公子今日便在此好生休息吧,切勿随意走动明日自会有人安排公子离去,至于报恩则是不用了。”郡主向姜澝说完这段话之后便带着“群演”们直接离去了。

“去,这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的,拍戏都入戏太深了吧这都是。”待到人群走远之后姜澝还是忿忿的自语道。

回到小屋中,姜澝细细回想起自己自从醒过来发生的这些事。

先是李逵,然后是多看几眼就会跑的丫鬟,刚刚这又冒出来的什么郡主。这一切真的是太诡异了,“这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呢?”

可是姜澝自己认为应该是不会有人费这么大的力气来整蛊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突然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了姜澝的脑海之中。自己不能真的穿越了吧?

随后姜澝用力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没道理啊,穿越这种网文界烂大街的套路会出现自己身上?”

姜澝实在想不通其中的关系,索性开始满屋子打量起来。

“这不会是金….金丝楠吧?”

姜澝愣愣的看着床头的一颗横木上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烁的金丝,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怎么一个客房会用如此奢侈的材料?难道这是假的?”姜澝现在有一肚子的问题不知道该找谁询问。

虽然不相信穿越这种东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目前这可能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姜澝开始着急了起来,每当他想到自己有可能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朝代的时候心里都像有一颗大石头,自己在最中二的年纪是天天幻想着穿越可以挥斥方裘功成名就。

可是那都是小说里面的啊,让一个他连唐诗三百首都背不全的历史小白穿越,那就像让曹操不近女色一般-没法活呀。

这下姜澝开始真的着急了。努力让这些可怕的念头驱赶出脑海中,即便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只有这一种解释,最为合理。

“不行,老子要先离开这里!”惊魂未定的姜澝现在的心里只有这一种想法。他可不像是之前看小说里面的牛叉男主,知道自己穿越了都是一副什么既来之则安之的诡异想法。

“滋嘎”

伴随着一声老旧木门的快速摩擦声,姜澝逃也似得冲出了屋子。可是,就当姜澝想要认清一条出去的路的时候,姜澝眼前一黑。

一个如铁塔一般的男子正全方位的堵住了姜澝的视线,尤其是再配上一个李逵或者张飞一样,一脸大胡子的脸,那视觉冲击力别说多强了,

“妈呀!”

即便已经看见了一次“李逵”,可是对一个已经看惯了美妆滤镜大长腿….油头粉面小鲜肉的现代人来说,接受这样一张脸还是有些困难。

“逵……逵哥,好巧啊。”姜澝一脸无语的对着李逵说到。

“公子,这逵哥是何人?此处仅有你我二人,这逵哥难不成乃是对他人的尊称?”“李逵”一副即认真又搞笑的样子,简直把姜澝逗得完全忘记自己想要干嘛了。

“对的对的,我们那当地的风俗啊就是这样,这逵呢代表魁梧,后面的哥则是一种尊称,意思就是魁梧的兄长啊哈哈哈哈哈,你大可不必理会,不过话说你回来干嘛呢?”

姜澝强忍着笑意为我们的“李逵”强行瞎解释了一波。

“是这样啊,公子不必如此,在下姓梁名唤师行,公子称我一声梁兄便好。”

“刚刚听闻郡主所说,有下人人误会公子为敌国细作,便匆忙赶回来,向公子道歉。”说着李逵就直接向姜澝行了一礼。

姜澝连忙扶住李逵的肩膀,还没等到姜澝发力呢,就感到扶着李逵肩膀的手上一轻,李逵直接顺势停止了对姜澝同志的行礼动作。

姜澝见状嘴角一顿抽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倒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梁兄,也别叫我公子了,叫我张三就行,对了,我是从哪个湖里落水的,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感觉我有东西不见了想要回去找找。”

姜澝倒是没有说出真名,他可是听说了这府可叫梁府,眼前的“李逵”也说他姓梁,刚刚还吐了人家一脸水呢,万一这梁少翻脸不认人姜澝可不想被他通缉。

谁知道听了姜澝的话,梁师行脸色剧变,本身就发黑的脸这一下直接变成了紫色。

“公子莫要乱说,此乃当今皇姓,公子若不想告知在下姓名也莫要胡编乱造,这可是对天子不敬不过此处仅你我二人,今后可休要再提。”

梁师行很是凝重的对姜澝说到。

这下轮到姜澝震惊了,因为张三这个名字还真不是他随便乱说的,姜澝也是为了避开各个皇帝的姓氏,谁知道这个朝代的皇帝有没有这种规定呢,各个历史朝代里面他还真不知道有哪个皇帝是姓张的!

之前刷短视频不都说,没有姓张的做过皇帝吗,难不成又是一些博眼球的骗人营销号。

姜澝看着一脸凝重的梁师行,可心里却翻江倒海。“我都穿越了,还不让穿一个熟悉一点的朝代嘛”可是姜澝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用庆幸的

口吻对梁师行说到:“真是感谢梁兄提醒,小弟也是一时糊涂,小弟姓姜单字一个澝,梁兄我现在真是着急去找东西,我所丢之物对我十分重要。”

梁师行看姜澝神态不像作假,便对姜澝说到:“姜兄不要着急,今日本是我司南一年一度的宴湖诗会,午时府上下人在湖中布置诗会之时,姜兄从天而降,落入湖中正好被下人救起带回了府上,只不过当时姜兄一身服饰极为怪异,又混身浸湿,我便让侍女给姜兄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裳,不过姜兄之物皆已差人妥善放好,若姜兄需要,我即刻令下人送来。”

说罢,梁师行便吩咐下人取来了姜澝衣物。

姜澝也是十分好奇,他可不记得自己都带了什么,不过此时他也断了想要偷跑出梁府的念头,因为这些衣物可能是他与后世唯一的关联了,姜澝可不舍得扔在这。

不一会下人便取来了一盒托盘,托盘之中盛着的正是极具现代特色的一件黑白条纹的衬衫!

“姜兄所有的随身衣物都在这了,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快检查一下可有遗漏。”

梁师行推了推正神情恍惚,双眼都陷入回忆的姜澝。

姜澝也才回过神来,自从他确定自己是穿越了之后其实一直处在一个十分慌乱的情绪中。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不过在他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心安,就好像一个困在沙漠里的人,突然看到了一片绿洲,即便有可能是海市蜃楼。

姜澝摸着那做工极其细腻的面料,神情有些动容对梁师行说到:“梁兄,谢谢了!”

梁师行看着突然变得感慨的姜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姜澝的肩膀,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而姜澝也并没有出声制止,只是盯着托盘中的衣服陷入了沉沉的深思.

                           

原创文章,作者:爱上层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1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