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果 谪仙人《师门人人讨厌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师门人人讨厌我

小说:玄幻

作者:荧光猫

角色:张小果 谪仙人

简介:师姐一定是讨厌我,才天天喂我吃一些奇怪的药丸。
师兄一定是讨厌我,才每天大半夜的给我灌输真气。
师妹一定是讨厌我,才把我当宠物看待。
师父一定是讨厌我,才总是扔给我一堆看不懂的功法。
我该怎么办啊!?

师门人人讨厌我

《师门人人讨厌我》免费阅读

东贺福洲,逢世境内。

一片连亘的山峦从西而起,浩荡绵延数千里,其间怪石杂树,绝壁料峭,仙鹤灵猴,不知凡几,常有异兽呼号于浮云之下山峰之间,俯瞰望去,山清水秀,瀑布空响,云雾缭绕,一碧千里,宛如水墨丹青,置身于其中便大有浑然忘我,物我一体之感。

这片灵地很美,就像游侠方士口中描绘出的仙境一般,事实上,这也的确是一片仙境,只是在其中居住的远称不上是仙人,而是一群修士,一群追求长生不凡,登仙入道的修士。

此处便是天下第一大门派“嵯峨仙门”所在之地,名叫逢世境,是仙门开山老祖,也即是那位史册上记载的唯一一个天意境圣人,为了清心修行,泼墨涂画而成的隐世秘境,如今他老人家早已位列仙班,留下的这一方宝地,便成了门派在接下来的数千年内开枝散叶的基础。

仙门内有一百单八座大峰,九千余座小峰,下辖数百香门,遍布群峰,每一座大峰上基本就有一扇香门,彼此平级,共同受主峰“嵯峨大山”的管辖。

就在某座小峰山顶的树林中,有个少年正在劈柴。

树林里无论春夏秋冬,旱涝雨雪,都是一副郁郁葱葱,青翠可人的样子,灌木与藤蔓在地上肆意蔓延,枯木上长满了叫不上名字的各类蕈子,或粗或细的乔木笔直参天,枝桠间却互不相碰,为彼此留足了伸展的空间,异鸟成群,乱弄清咮,几只林鸟在这方奇境中嬉戏梭巡,最后落在了林中的几株梨木上,好奇的向下打量着那个提着斧头,举步维艰的少年。

少年叫做张小果,年方十八,相貌平平,只是那双眉毛极黑极浓,看着令人心生亲近,他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斧头努力地向上提了一点,又将斧刃对准眼前那块梨木,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斧柄向下压去,那斧刃劈在梨木上,宛如落在了花岗岩上,竟只留下了小指见方的一块刻痕。

这斧头又锈又钝,着实重得很,握在手里片刻便感觉臂膀酸楚,他却习以为常,不如说,如果没有这么重的斧头,那也无法在这钢石般的梨木上劈开如此细小的一道痕迹。

从他八岁懂事起,他就在这片树林里砍树了。

齐山门坐落在齐山上,是个人烟稀少的香门,曲起指头算算,拢共就只有他,大师兄,大师姐,小师妹,还有师父五人而已,哦,算上那个从一开始就不知所踪的师叔,那就是六个人。

他本是寻常农家孩儿,饥荒时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差点遭父母抛弃,偶遇逢世境中外出游历的修士,看他面相不错,一时兴起便将他带到了仙门内。

哪知到了逢世境内才发现,这位修士所谓的面相不错,也就只是…不错而已,在嵯峨仙门数百香门内只能算得平庸,自然也没什么香门要他,最终被这偏僻的齐山门接了去,抚养成人。

听那个一开始就对自己的到来老大不情愿的师父讲,修士从初窥大道到得道成圣,共计可分为启明,先登,解烦,定玄,沛境,极意,神意,天意八个境界,每一个都需领悟天时,内敛道义方可破境,而一步步攀登阶梯直到成圣,就是仙门内所有弟子的功课。

张小果曾几何时也幻想过当个在天上踏剑飞行的谪仙人,只是非常可悲的是,整个师门似乎都对他爱答不理,没人来辅导他的功课,也没人教他该怎么吐纳真气。

于是别人在听经启明时,他在劈材,别人在悟道先登时,他在劈材,别人解胸中烦闷,定万物玄机时,他还在劈材。

想到门中所有人都讨厌自己,张小果鼻子微酸,心头微凉。

就在他想要认命般地挥动手中的斧头时,一道脚步声从他的身旁传来,他抬起头,视线正对上那位大师兄。

他穿着青色大氅,身材瘦高,柳眉星目,眼角常带着一抹桃红,桃红之下是一点黑痣,衬得他的脸庞格外明晰干净,只是他此时眼神冰冷,望向张小果的目光中带着说不清的意味,在张小果看来,那似乎是几分不屑。

“师兄好。”张小果摆正坐姿,忐忑不安道。

山上五人,就是这个大师兄最冷漠,待他也最无情,每次吃饭都把最油腻的东西比如鹅啊鸡啊什么的往张小果面前一摆,却把张小果最爱的青菜拿到自己的身前,每次洗漱时还要把自己的热水都倒在张小果的盆子里,自己却用冷水,妄图烫熟张小果,等等等等…摆明了就是在欺负他!

大师兄瞄了他一眼,启唇轻声道:“不是这么劈的。”

他走上前来,握住张小果手腕,摆出了某个别扭的姿势,冷冷道:

“这么劈。”

在这个姿势之下,张小果几乎要提不动斧头,但看师兄冷漠的眼神,知道他又来借机欺负自己,只能老老实实地这么挥砍起来。

师兄将手搭在他的肩头,指节微微用力,一缕若有若无的真气从他的指尖滑下,钻入张小果身体里。

手中别扭,肩上又搭着一只手,砍柴时花的力气便是原来的数倍,张小果暗暗叫苦,却没有发现身上的毛孔内正一缕缕地散发出某种白色雾气,迅速地飘散在空中。

洗髓伐经,驱除瘴气这件事,一般修士启明时才能做到一次,后天成就的高低,便全看最开始这次洗髓的效果,而且这一举动往往伴随着剧烈的痛苦,但看张小果现在的样子,似乎只是因为师兄欺负自己而在困扰,丝毫没有太多痛苦的意思。

因为砍树劈柴顺便在师兄的帮助下洗髓,是他从八岁开始每天都有的活动。

当然,他不知道。

半刻钟过去,张小果的手臂早已酸痛不已,师兄这才放下手来,眼中涌出无穷的疲惫,淡漠道:“行了。”

张小果将斧子立在树桩上,兀自喘气,师兄扭头就走,没有多留下一句话。

他沿着某条小路走出林子,却在路上碰上了正要走入林中的一个女子。

那是个面容清丽的少女,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黑发如绢,在腰部束成一股,露在衣物外的肌肤欺霜赛雪,鼻梁小巧,朱唇可人,眉角淡描,缓睁明眸,正是肤如凝脂透骨膏,眉似桃花点朱红。

那正是张小果的师姐,她注意到了大师兄,向他微微颔首,在经过他身边时,朱唇轻启,用只有他们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干得不错。”

大师兄牵动嘴角,摆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轻声道:“你也加油。”

师姐走入林子,沿着小径一路来到了张小果身前,当张小果抬头看向她的一刹那,她原本平和的神色一下严肃起来,看上去有几分微恼与不情愿。

张小果还在为送走了一个欺凌者暗自高兴,此时一看师姐来了,吓得一下跳起,躬礼道:“晚…晚辈拜见师姐。”

“别废话,我这一趟又不是为你来的。”师姐不耐道,又从袖中摸出一瓶撕去了标签的药瓶,塞在了他手中。

“只是路过,反正这一瓶过期药也要丢了,不如让你把这个吃了,整瓶吃,可不准倒了。”

此物名唤缈真丹,能生经活肌,挽白骨于将殁,极大稳定新手修士的修为,放在外面足以令无数人争得头破血流,甚至还有轻微的通便效果,乃是千金难求,有价无市的仙丹,饶是以嵯峨仙门的物力,开宗以来一共也就搜罗到那么几瓶。

如此珍稀宝物,她竟能十分随意地掏出一瓶,如喂狗一般打发给了张小果。

张小果脸色一苦,哀求道:“这是这个月第三瓶了,实在太腥了,师姐,可不可以…”

师姐杏眼圆睁,瞪了他一眼,张小果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将一瓶子价值连城的仙丹炒豆一般倒进了嘴里。

师姐看他乖乖服下,这才舒展开眉眼,也是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只是在转身时,她抬起藕臂,悄悄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当然,这一切,张小果也不知道。

张小果目送师姐离去,忍着胸口泛起的恶心感,欲哭无泪地想着,自己一个性格朴实平和的少年,怎么就轮番来欺负自己呢?刚刚喂的肯定是泻药,自己难道和他们有仇吗?

正暗自神伤,他的衣摆却突然被人扯动,向下看去,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女孩儿正拉着他的衣角,睁着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

“小师妹。”张小果笑着打招呼道:“你怎么来了。”

与自己这个被门中所有人欺负的废物不同,小师妹一直是所有人的心头肉,比如之前分房间,他们硬要把张小果放到阳光最灿烂的那一间,然后挑围着他的房间住,这肯定是为了让自己被大太阳暴晒,而围着自己住是为了方便随时欺负自己,相比之下,小师妹却能得到一间安静的单间,真是不公平。

他摇摇头,驱散杂念,向小师妹问道:“找我有什么事么?”

小师妹是个很安静,很漂亮的小女生,有着双极引人注目的明亮眸子,只是脸上很少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与大师兄的冷漠和师姐的厌烦不同,这是因为她很少说话,也很少表达感情所致。

她依然拉着张小果的衣角,一言不发。

张小果又叹了口气,无奈的低下了头。

小女孩原本古井无波的眸子忽然微亮,伸出小手,在他凌乱的头发上抚弄起来,眼中有掩不住的乖巧与依恋。

半晌过后,她才依依不舍地收回小手,扭头离开。

你看看,你看看,张小果悲哀地想到,连师门中最小的师妹都把自己当宠物看待,茶余饭后都要摸摸头,完全得不到尊重。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脚边响起一声沉闷的落地声,扭头看去,一本上头写着《青阳决》的破烂书本落在地上,一道悠长的声音自林中响起:“午饭前把它看完,要不然没有青菜吃,罚你吃烧鹅吃到饱。”

那人隐藏在密林内,看不清楚身形,但张小果知道,这是那位把自己领回来的师父,他大概是山上最讨厌自己的人了吧,总是对自己避而不见,问起时又总说这是为了保持他身为师父的神秘感…结果到现在,张小果的任何修道知识都是自学,师父最多就像现在这样扔下一本不知哪来的野鸡功法,然后翩然离去。

当然,如果嵯峨仙门的那个开山老祖有在天之灵,听到有人说自己的不传秘法是本野鸡功法,大概会气得吐血。

张小果捡起青阳决,那本书残破不堪,封皮烂了个精光,内里纸张黑黄焦脆,棉绳松动,他心生悲凉,果然自己在门中得不到重视,一辈子只能当个默默无闻的樵夫,啊,修仙的世界离自己是多么的遥远啊。

为了自己最喜欢的青菜,他强忍悲痛,坐在地上翻阅起来。

他看不到林内的情况,自然不知道师父仍未离去,这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老人正紧紧盯着翻动书籍愁眉不展的张小果,脸上带着长辈看孩子时的慈祥微笑。

他身边的灌木忽地一动,悉悉索索,从里头又钻出三个人来,大师兄和师姐师妹不知何时折返了回来,在没有惊动张小果的情况下又来到了林间。

四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纷纷露出淫贼看花姑娘的目光,开始观察起张小果的一举一动来。

.

在这座属于嵯峨仙门最不起眼山峰之一的齐山上,住着五个人。

一个故作冷漠的大师兄,一个傲娇的师姐,一个无口的小师妹,一个执着于保持神秘感的师父,以及一个拥有深深被害妄想症的少年。

四人共同的特点是,他们每个人都极疼爱以至于溺爱这个言行笃实的小师弟,不同的地方在于,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笨拙之处。

想必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只要能诚实地向小师弟展露出善意,就能打破这些误会,可惜,这些一辈子都在山上长大的修士表达感情的能力也许比学龄前的孩童还要低。

没错,这个山上,住着一群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荧光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