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门傻女后,我靠种田暴富最新章节,张屠夫 楼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农门傻女后,我靠种田暴富

小说:医术

作者:别浪费

角色:张屠夫 楼明

简介:【团宠+温馨种田】 楼若淳因实验室爆炸,一不小心穿成了楼家傻丫,家里老爹还因为做生意不成,欠了别人五十两高利贷,为了能不天天喝白粥,只好出手赚钱,一不小心她就成了商晏国的第一女首富。

穿成农门傻女后,我靠种田暴富

《穿成农门傻女后,我靠种田暴富》免费阅读

人躺了大半个月,今天好不容易洗了洗,就是头上碗大个缺口没法折腾了。

楼若淳顶着一头狮子,本着狮子不死我不死的态度,在楼家村村东头的翠花山上坐了一个时辰。

只是今天颗粒无收的肚子不争气,晒了一个时辰头还是有点迷迷糊糊,又不得不摇摇晃晃的往家走。

半个月前楼若淳在实验室研究新产品,火候一直掌握极好的她,这次却失手了。

实验室爆炸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成想,一觉醒来就成了楼家三丫,楼若淳。

这也是楼若淳穿到这里为数不多的欣慰,这原主和她同名。

说到原主,楼若淳不得不感叹下她那倒霉催的死因。

竟然是和狗抢食,不小心磕到石头给磕死的,才成全了楼若淳的穿越。

楼若淳思索着哭笑不得,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

只是好生奇怪,平时这个点,大家都赶着做晚饭的时间,今天却全堵在了她家门口。

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楼若淳疑惑,走到一个妇人身后想听听她们都在聊点什么,谁知,她刚探了个头,就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一副你敢抢老娘位子,老娘非跟你拼命的架势。

楼若淳嘴角抽抽,赶紧退了开去。

又走到几个拿着瓜子聊得热火朝天的大婶边上,看他们神情放松,心无旁骛,无暇他顾。

楼若淳就试着挤了挤,没成想,这些婶子们一心多用,聊天挤人两不耽误,总能见缝插针的把她给顶出去。

做法都一样,你个外来户,别想抢我们的位子。

楼若淳好笑的退到了一边,听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反而将事情理清个大概。

原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就是她爹做生意又亏钱了。

为什么说又,事情得从她奶年轻时说起。

她奶年轻时在大户人家做过丫鬟,知晓主家是怎么发家的,就想效仿。

可是三个儿子,老大她爹憨厚老实。

老二一心只想读书。

老三太过滑头。

最后她爹就接下了老太太这做生意发家的任务。

毕竟老实儿子靠得住 。

可老实儿子他真不适合做生意。

也就导致回回做回回亏。

可是她奶不甘心仍旧不放弃,一有钱就给她爹拿去折腾。

这下终于折腾出了大事。

和地下钱庄借了钱,也就是俗称的高利贷。

今天就是还钱的日子,可是她爹还不上钱,别人只好上家里来要了,才引了今天这出热闹。

楼若淳看了看这一群吃瓜群众,想这么挤进去显然是不太可能了,嘴角勾了勾,退后了几步,攒足力气大声喊道,“走水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群八风不动的吃瓜群众,总算有了反应。

“走,走水了,哪走水了。”

“不知道。”

“哎哟,该不会是张屠夫家那混小子放的火。那小子天天到处玩火,我老说了那么不成。这会指定是了,哎哟,不行我得赶紧回家瞧瞧去,我家那干柴放他家隔壁,老多了。”

“完了,我家也放了不少干柴嘞,明个要拉到镇上给李员外的,要是被烧了可让我们咋活哟,不行我也得赶紧回去看看。”

现场人听两婶子一脑补,感觉这事稳了,住在张屠夫的邻居纷纷慌了神,瞬间没了看热闹的心思,纷纷义愤填膺的往外赶,生怕自己家也是那个遭殃的人。

不过一些住她家附近的发现不是他们家走水,也没走,继续留下来看热闹。

楼若淳也没想到会来个神助攻,不过正合她意。

看着一下变得稀疏的人群,笑笑走到自家门口,慢悠悠推开那因为破旧而发出吱呀吱呀的门,走了进去。

几个妇人,看着楼若淳一顿操作,面面相觑了。

突然一个妇人狠狠拍了个巴掌,大声喊道,“哎哟,我说咋瞅着这丫头有些眼熟呢,这不是他们家那傻三丫吗?我说她刚才挤啥呢,原来是想回家啊!

诶,她咋不说呢,我还以为她想和我老婆子抢位子嘞。”

“我看你是没给人说话的机会,我瞅你可是瞪了人好几回嘞。”

“嘿,那是,我老婆子好不容易占了个好位子,哪能让人给抢了。换你你让不。”

“那不能。”

“那不就是。”

“话说,三婶子,你说这是三丫,我咋瞧着不像嘞。”

“可不就不像,我都好一会才认出来嘞,没成想这丫头洗干净了还老好看。”

“嘿,别说,还真是,刚她冲我一笑,我就老想到那读书人常说的那个啥娉,啥袅的,老好看嘞。”又一个人出来搭话道。

楼若淳听到门外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嘴角抽了抽,敢情刚刚不是别人不让她进门,而是压根没认出来是她啊!

这原主是活得多没存在感。

其实这事不能怪别人,原主天生有些痴傻,八岁了,还总是蓬头垢面,不仔细些,都没几个看得到她眼缝隙。

所以没几个识得她庐山真面目,也实属正常。

楼若淳听了听觉得没什么意思,转身往正院走,就看到她爹低头正跪在地上,身上鞭痕不少。

不用想这肯定是老太太给打的。

老太太平时最偏袒大房,今天能把她爹打成这样,看来是真气狠了。

院子里站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面露不善的大汉。

这大汉在镇上出了名叫顾小五。

顾小五名字虽带个小,但人狠话不多,安这里的话,叫啥阿扎事没干过。

楼家人除了老太太,其他人都没见过什么世面,十几名大汉就光杵在那一动不动就能把楼家人吓得不轻。

特别是一些小孩子,全躲到了大人身后,就连打架斗殴出了名的二哥,都瑟缩得很远,好似这样就能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老太太这么杵着也不是个事。这么着,不给钱也成,你把翠花山脚那块水田给我,这事就当了了,不然今天这事我可不好交差。”楼小五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做梦!那水田可是咋们家的命根子,凭啥赔给你!再说了,那水田是我们楼家的,又不是大房的,是大房和你借的钱,又不是我们楼家同你借的钱,亏了钱,你们应该找大房赔!”楼明远愤愤不平的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别浪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