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鸣 岳筠小说《重返十三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返十三岁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丘山望月

角色:陈一鸣 岳筠

简介:陈一鸣意外重生到2007年,一切又回到原来的起点,上一世失败透顶的陈一鸣却意外获得了神级系统,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他决定这一世不再平凡下去。

重返十三岁

《重返十三岁》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你好,2007

天蒙蒙亮,青瓦土墙的屋檐下,陈一鸣愣愣看着面前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如遭雷击。

“卧……卧槽,见鬼了见鬼了”。

陈一鸣突然就感觉到自己屁股一疼。

“臭小子,竟然敢大清早冲你姐我说晦气话!”正在扎马尾的少女眼睛一瞪,一个横扫腿就踢了过来。

陈一鸣顿时捂着屁股,本能的跳到几步开外,刚好躲过了飞射过来的扫帚,飞也似的逃出了有些破裂的土坯院子。

院落一角正无聊的大花狗见有主人出门,嗖的一下也冲了出去,身后则是表姐岳筠的呼喊。

“臭小子,有本事别跑,你给我回来……”。

乡村的小路上铺满了青草,路边上正在悠哉悠哉,享受带着露珠的青草的母牛突然眼前一花,刚刚冲过去的一人一狗吓的它浑身一颤,差点连奶水都喷了出来。

“哞……”母牛往路边连退了两步,愤怒地哞哞叫着,整个山村一时间都回荡着母牛的不满。

岳湾村的清晨也随之被唤醒了,不到六点的村子被山中的雾气笼罩得宛若仙境,空气中弥漫着人间的烟火气息。

陈一鸣疯了一样奔跑在村子的土路上,祥和的整个村子顿时鸡飞狗跳起来。一声声长长的鸡鸣如同接力一般从山里传向更远处,几声犬吠也彻底叫醒了整个村庄。

周遭的一切,对陈一鸣来说都似曾相识,却又陌生。这,应该是记忆里的岳湾村了,大别山腹地的一个小小村落,一个他生活了四年的地方,一个他度过了大半个童年的地方。

大花狗欢快的晃动着尾巴追了上来,似乎是想要和陈一鸣比赛。只是跑着跑着,陈一鸣喘着粗气,渐渐停了下来。大花狗追着尾巴转了两圈,歪着头看着陈一鸣,忽然“汪汪”两声,两眼发直的陈一鸣清醒过来。大花狗撒着娇在陈一鸣的身边蹭来蹭去,陈一鸣忍不住伸手抚摸着大花狗,只是手却有些颤抖。

往事的一幕幕如电影般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大花狗是14年前的那场几十年一遇的南方大雪中走失的。今早的一切都在告诉自己,他好像遇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真的回到了十四年前!

“这是……2007年吗?”他伸出自己那双瘦的跟猴爪一样的小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先前股彷徨、惊骇的心情慢慢消退,只是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

如果两千年前的庄子在的话,陈一鸣一定会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激动。是不是自己睡懵了,也产生了和庄子他老人家一样的感觉。庄周梦蝶,那自己到底是正处在十二三岁时的梦幻中尚未清醒呢?还是梦见未来的生活后醒来?若是还在梦里,那这个梦似乎也太真实了些。

陈一鸣到现在仍然处于懵逼状态,自己现在真的算是“重生”吗?他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只有在电影和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居然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现实生活中。难道是老天可怜自己,真的给自己了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可眼前所见和自己凭空多出来十几年的记忆又清清楚楚的告诉他,这,不是梦!

无论他接不接受,现实都这样摆在了陈一鸣的面前。陈一鸣露出一丝无奈的笑,“你妹啊,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怎么就回到了2007年呢?”

“真的,可以再来一遍吗?”陈一鸣内心深处这样问自己。

双手捧住大花的脑袋,陈一鸣的目光有些复杂,或许是个机会。至少有些刻骨铭心的痛苦不会再经历了吧?有些遗憾也可以想办法去弥补了吧?努力的让自己的思绪渐渐冷静下来。

当亲眼目睹了谈了六年的女友挽着一个男人欢声笑语的步入豪华酒店的那一刻,陈一鸣觉得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陈一鸣连追上去的气力都没有了,他清楚意识到到,人的无能原来才是最大的原罪!原来甘于平凡的想法其实只不过是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已。那晚,他把52度的烈度酒当白开水一样灌进肚子里,然后一个人踉踉跄跄的走在瓢泼大雨之中……

成年后的他无时无刻不在反思,一切的一切都源于自己的无能。陈一鸣不断的反问自己,自己为什么会落到那步田地?自己当初要是再努力一些,再优秀一些,努力抓住一个个摆在面前的机遇,那么这些年来的遭遇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吧?

只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之后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为时晚矣,那时的陈一鸣只能苦笑,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可老天爷偏偏就在这种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把后悔药给了他!他不过是一个人在雨中发泄苦闷而已,没想到就突然回到了2007年!

陈一鸣丢开脑子里的各种胡思乱想,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中,他都决定要好好的重新来一次!陈一鸣发誓,这一世,他绝不会再重蹈覆辙,不会再默默无闻的沉沦下去!

陈一鸣的手渐渐放缓直到停了下来,被撸的正舒服的大花狗不满的叫了一声,转而又兴奋的朝着陈一鸣的身后冲去。他愕然回头,然后就看到气喘吁吁的表姐岳筠冲上前来一把揪住他的胳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也恶狠狠的瞪着他。

“陈一鸣,你,你……”

岳筠有些气急败坏,眼中甚至泛着泪花,自己这个表弟的奇怪反应简直把她给吓坏了,外一表弟要是有什么好歹,她可不好跟小姑交代了。

“我说你小子大清早的发什么疯?不就是踢了一下,至于吗?还跑这么远!上学的时间都要被你给耽搁了!要是皮痒了姐可以现在就给你治治!”说着就小大人似的抬手作势要抽陈一鸣。

陈一鸣从小就怕这个大了自己两岁的表姐,表姐虽然脾气暴躁了点儿,但是对自己这个表弟还是很不错的,所以陈一鸣对表姐是又爱又怕。

“别别,我错了姐。我……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刚才还有点迷糊,嗯,姐你那一脚真是厉害,我……我现在精神多了。”

陈一鸣嘴上服着软儿,可他一个快三十的大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给揪耳朵?身体早就敏捷的躲开了表姐的手。

没有办法,表姐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自从上四年级住在姥姥家的日子里,他可没少受表姐岳筠的“欺负”,虽然平日一直都很照顾自己,可她说要打那可是真的打。关键是被打了还没地方告状去,连自己亲妈都向着她,毕竟表姐可是受母亲的嘱托要来教陈一鸣的。

岳筠的心中有些诧异,自己这个表弟今天着实有些不同寻常了些,往常陈一鸣无论被她打的多厉害,他从来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型的。可今天陈一鸣的表现却让她感到怪怪的,岳筠甚至感觉表弟突然变得陌生了许多。明明就是张小孩儿的脸,可是却给人一种大人的沉稳。

“哼!回去帮我烧火,爷和奶还等着吃早饭呢?”表姐见陈一鸣认了怂,便不由分说就拉着陈一鸣往回走去,陈一鸣犹自想要挣脱,试图摆脱掉表姐那只还揪着自己的魔爪,可是最后总是失败收场。一路上,两人又少不了一番嘴仗。

山村的宁静使得姐弟俩的斗嘴声愈发的清晰。远处的密林中,两个衣着和装扮奇特的身影仔细的观察着陈一鸣,直到他被一个少女拖进进入屋内。他们听不懂地球人的语言,其中一个体型稍胖的身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把这个地球人救活就得了,为什么还要把你的护环也给这个地球人?只不过是个低等文明的族类罢了。”

另一个身材堪比模特的身影缓缓收回了目光说道:“要不是他吸引了卡塔星人的注意,我两可就命丧当场了,哪里有机会开启时空跳跃逃跑?就算是救了我的是个低等级文明,那也依然是你我的恩人,我们凯尔家族有债必偿!一个坏了的玩具而已,就当是他帮我们两逃过一劫的谢礼吧。还好时间倒退的不是很厉害,只是……没想到这个这个地球人的童年还真是凄惨,似乎是个奴隶,算了,我们就祝这个地球人好运吧。好了,我们也该回炽阳星了。”

两个身影随即消失在原地,离开了地球。只是,现在的地球却是公元2007年。对这两个外星来客来说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事,但是对陈一鸣来说却是整整十四年!一段足以影响整个人生的时间,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也不过只是这十余年而已。

厨房里,表姐岳筠把碗里的鸡蛋和肉夹到了陈一鸣的碗里,语气也放缓了一些,“一鸣,姐先走了啊,等会儿记得洗碗知道吗?”

“嗯,你先走吧姐。”看在碗里的肉和鸡蛋的份儿上,陈一鸣很不情愿的答应了。表姐今年秋季就要上初三了,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现在六点五十,离七点二十的早读还剩三十分钟,按照到学校的距离,表姐今天得一路小跑去学校了。

陈一鸣所在的小学和初中并不在一起,而且陈一鸣只需要早上八点前到学校就可以了。陈一鸣吃完饭便去房里收拾姥姥和姥爷的碗筷。姥姥和姥爷都年过八十了,虽然身体还算健朗,但是早上冷,起来还要烧火,所以都在床上吃饭。陈一鸣父亲早年生意失败,欠了许多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了魔都做水果生意。

而他则在十岁那年被父母寄养在姥姥家,成了留守儿童的一员,这一守就是四年。这四年里,陈一鸣就是这样和姥姥,姥爷还有表姐一起生活的。

“一鸣啊,路上慢点,让大花跟着你一起……”姥姥和姥爷担心陈一鸣小,总是没完没了的嘱咐陈一鸣注意注意那,陈一鸣握着姥姥苍老的手,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开心。姥姥姥爷养育了他四年,对他这个外孙一直疼爱有加,姥爷和姥姥去世后,胡一鸣总能梦见两人,如今能再次看见姥姥和姥爷,也算是一种幸福。

陈一鸣耐心答应了姥姥姥爷的嘱咐,洗了碗便匆匆背着书包出了门。背上沉甸甸的书包,陈一鸣在大花的陪伴下翻山越岭,穿村过林。凭借着记忆,走在路上的陈一鸣思绪万千,眼前的一切,确实是记忆里的样子,普通的村落,清澈的小溪,坑坑洼洼的土路,连绵的山川。晚春的山村正是一派生机盎然,富有活力的样子。

这就是2007年的前锦乡,目之所及,都是望不到尽头的山。眼前的土路蜿蜒曲折,直抵山外的小镇。而他,也将重新开启这段曾经走过的路……

                           

原创文章,作者:丘山望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