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互虐:我成了前夫的朱砂痣》慕温馨 舒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互虐:我成了前夫的朱砂痣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狗血集大成者

角色:慕温馨 舒清

简介:【傲娇沙雕+心机+神经质+脑回路清奇】
片段一:“来啊,捅这里!”慕温馨将女人手里的刀用力拽向自己的心脏处,“老婆,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狠不下心,那么抱歉,这辈子你都摆脱不了我。”
片段二:“清清,宝贝清清要亲亲,求求你,理我,爱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就算是我的命,我都给得起。”
年少时,舒清落心底有一个秘密,那就是近一点,离他再近一点。
终于,一纸婚书,她得偿所愿。
纵使婚后生活如履薄冰,全凭她一人小心翼翼苦心维持;纵使丈夫另有所爱,只差白月光一个驻足回头;纵使他对外身份都是单身未婚,欢迎各届人士热心介绍;那又怎样?舒清落甘之若饴。
随着婚姻破裂,众叛亲离,舒清落才明白这一切都是枕边人的蓄谋已久,步步为营……舒清落累了倦了怕了,她心如死灰,只想从未见过,只愿彼此放过…

疯批互虐:我成了前夫的朱砂痣

《疯批互虐:我成了前夫的朱砂痣》免费阅读

“不要,不可以,我怀孕了。”舒清落素手抵在慕温馨的胸膛处,阻止着男人的下一步动作,恳求慕温馨就此收手,就算不在乎她,也请看在孩子的份上。

“呵,怀孕?可笑。”一瞬间,慕温馨暴戾的起身,将舒清落踢倒在地,“床伴而已,有什么资格生下慕家的孩子?嗯??”无视舒清落逐渐泛白的脸色,语气轻蔑:“人贵有自知之明,果然,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下贱。”

舒清落趴在地上,腹痛难忍,反观慕温馨却已重新穿戴好,随手拿瓶香水:“嗯,你说,今晚这个味道,其他女人会喜欢吗?”

见慕温馨推门离开,舒清落死死拽住他的裤脚,“馨哥,别走,送我去医院,好…”

慕温馨大力甩开舒清落,抬脚擦拭,还不等舒清落说完,冰冷回复道:“陈叔有空。”

残忍的话语重重地敲击着舒清落,她知道在慕温馨的授意下,陈叔不会把ta留下,顿时心如死灰。

陈管家进门后,看着匍匐在地的舒清落,小心地将她搀扶起来:“舒小姐,您先忍忍,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闻言,舒清落身形一僵,轻声询问:“陈叔,无论如何,我都保不下ta,是吧。”

“舒小姐,这几天我会吩咐厨房,把饮食做的清淡些。”陈管家点到为止,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可这背后的潜台词,谁都又明白。

低头抚摸着平坦的腹部,舒清落心如刀割,是啊,你舒清落不是早就想过这个结果吗?爱屋及乌,同样,恶其余胥,不是孩子困住了她,是她连累了孩子。从确认怀孕的那一刻,她就犯了一个全天下女人都会犯的错误,企图生个孩子来挽回濒临破裂的婚姻。

和医生强调了些什么,陈管家又折回病房,嘱咐舒清落放平心态,好好休息。

舒清落抬头看着天花板,眼泪慢慢地流进了耳朵,但她仍抱有一丝幻想,万一呢,万一呢。

女人天生的母性,让舒清落再次将求救的目光投向陈管家:“陈叔,求求你帮我留下ta,只要留下ta,我什么都无所谓。”

即便这样,陈管家还是毫不犹豫地直接回复:“舒小姐,您清楚少爷的性格。”

夜色

觥筹交错,灯红酒绿,在酒精的作用下,角落里有些大胆的男男女女,竞相开始贴身肉搏。慕温馨一如往常,踹开包厢,好似在和谁斗气,拿起桌上的酒猛灌。

几瓶酒见底,慕温馨扫视全场,“怎么?都一副扶不起的样子。就算是坐台,也tm给我敬业点。喝!”包厢里的嫩模都惊讶于慕温馨的无名怒火,原本存了勾搭的心思,也烟消云散,她们没一人敢上前敬酒,又为了给慕温馨一个交代,都颤颤巍巍地相互碰杯。

慕温馨见状,气得狂摔酒瓶,玻璃渣渣碎一地,“我就草了,tm是让你们陪我酒。不是互嗨。”

“哎,馨馨,别呀,再怎么不开心,也不能拿小美女撒气呀。看看人家这细腰长腿,养得也挺不容易。”景泽灏撇开左右两边,腿上腿下的嫩模,适时出来打圆场。

遣散完其他人,景泽灏骚包的凑近慕温馨身边,尤其还大音量地闻了闻,“呦,咱们馨馨今儿这味儿好闻,啧,可惜。美女都被你吓走了。”勾起坏笑,“不然,咱们出去打打猎?兴许还能捡漏极品呢?”

慕温馨把搭在他肩上的手不客气地甩开,出声怒吼道“最后一次,不许再叫馨馨,提一个字,断一个合作。还不是因为老子的爸妈,秀个恩爱,把主意都打到老子名字头上了,老子一阳光铁直,整的娘里娘气。艹!”

“要我说,慕大少实在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的话…不然,咱就和慕叔温姨好好商量商量?改个名?就叫…慕钢铁?”景泽灏像古代丞相,义正言辞,献宝似的向慕温馨进言,没准慕暴君一采纳,好处大大的有呢?

“呵,慕钢铁?景,泽,灏,景大少您认为自己很幽默?”

完了完了,这直呼全名景泽灏都惊觉受不起,更何况还是敬称。慕温馨摇晃着红酒杯,盯着杯内猩红的液体,缓缓吐出:“看来,取消合作不用等到明天。”

这哪能行?咱景泽灏,景大少的人生准则就是:干啥都不能和钱过不去。

为了安抚这只炸了毛的公鸡,当即捏尖嗓子,咳咳,成功开启夹子音模式,大拳拳捶向慕温馨的大胸口,“慕总~人家好歹也是为您私人订制的嘛~”说完就往裤子里不可描述处瞄了瞄,“您大~大人有大~量”,又拿起酒杯,轻抿一口,微微舔唇,“今晚人家陪你就好了嘛,不气气,嘤嘤。”

“把舌头捋直了,好好说话。”

“行行行,慕暴君,啊不是,温馨-馨,只要两家不断合作,怎么着都成,不然我家老爷子非得把我打个半死。”

景泽灏见慕温馨仍自顾自喝着闷酒,没兴趣搭理他,便大着胆子继续勾肩搭背:“兄弟,这次还是因为家里的小娇妻?反正你也不喜欢人家,就离呗,来个先斩后奏,叔叔阿姨那边时间久了也就过去了。”又偷偷打量起慕温馨,状似无意的说道:“前段时间,听白乔那小子说,楚离下周回国。”

说完,应景的向慕温馨抛了个媚眼:“再续前缘,考虑下?”

慕温馨只顾着饮酒,楚离,回国,当这些字眼在别人口中说出时,他猛地一顿,空气中只剩喉咙吞咽红酒的声音。

原来,都过去两年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狗血集大成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