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妃,非督公不嫁最新章节,裴成蹊 安小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毒妃,非督公不嫁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江北灿宇

角色:裴成蹊 安小姐

简介:【重生+伪太监+女强+双洁】前世,安言贵为相府千金,有权有颜,有钱有势,却非要扶持那个出身卑微,只会甜言蜜语的皇子。甚至被渣男陷害抄家,霸占家产也依旧相信他。只有那个世人惧怕的东厂督公,不顾国法,强纳她为妾,将她护在身下。安言虽为妾,成蹊未有妻,她却一直恨毒了裴成蹊,还为渣男通风报信。直到死才看透督公真情,才知道自己爱的是什么样的人。重活一世,她不会再给渣男算计她的机会,还要把他挫骨扬灰,保住自己的家族!但督公却对她敬而远之,礼遇有加。
“裴成蹊,你不肯入赘,我来嫁你也可。我安言就是偏执,说要你就要你!”

重生毒妃,非督公不嫁

《重生毒妃,非督公不嫁》免费阅读

密道内,一男一女,奄奄一息倒在地上。

一把火扔来,将他们的身体焚烧殆尽,火灼之痛从头蔓延到脚,空气中尽是浓烈的糊味。

他们的手在火光的映照下,慢慢触向对方,指尖勾连,进而十指紧扣。

“裴成蹊,安言爱你,生生世世。”

……

安言周身慢慢变暖,身体剧烈的摇晃,晃得她直想吐。

一本厚实的书,缓缓转动,为她挡住面上热烈的阳光。从马车帘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没半分刺在她眼睛上。

“裴成蹊,成蹊……”

安言低声呢喃着裴成蹊的名字,睡得极不安稳。

裴成蹊半跪在安言身侧,这双掌管群臣奏章,决定天下命运的手,此刻慌慌张张,不知放哪儿。

安言焦急的声音,夹杂些许哭腔:“别走……”

裴成蹊也顾不得许多,攥住安言的手,手心带着无法克制的急促发抖。

“阿言,别怕。”

安言听到裴成蹊的声音,身上火灼之感,一点点平复,似有清泉流过,抚慰平生。

她悠悠然转醒,看到身侧半跪着的男人。

一身银紫色的朝服,头戴帷帽,不是裴成蹊是谁?

紫色,最尊贵的颜色,也是皇上单独赏赐给裴成蹊的官服。信任之深,倚重之深。

他似还是年轻模样,褪下成熟风韵的气概,端得一派少年意气风发。

剑眉入鬓,矜贵俊美,眉目如画,却没有一点女气。

若他是个世家公子,只怕是自己几个哥哥都不如他受欢迎。

只可惜,他是个宦官,还是东厂之首。

世人谈及裴成蹊,皆是说他佛面蛇心,为铲除异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买卖官职,大收贿赂,贪污国库,大肆享受,凡是上奏弹劾他的,奏折都会送到他的手上,弹劾他就是在自寻死路。

就这样一个天下人谈之色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坏到没有弱点,心狠到无懈可击的男人,

却为了救她,自投罗网,被烧死在皇宫密道里……

“督公……”

安言嗓音沙哑,她没法做到情绪镇静。才念及裴成蹊的名字,就不禁滚落泪来,星星点点的泪水滑过晶莹透白的肌肤,留下道道泪痕。

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裴成蹊红唇抿成一线,从袖中掏出银紫色的手帕。手帕上带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味,四角绣着花团锦簇的木绣球。

“安小姐,莫不是还在怪本座搅了您的好事,没让您和八皇子私奔不成?

堂堂相府千金,竟做出这种自奔为妾的丑事,稀奇啊稀奇。

若是让天下人知道,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你丞相府给淹了。

多谢安小姐,给本座平白送个安丞相的把柄。”

裴成蹊嘴上说着刻薄嘲讽的话语,手上的动作却温柔到极致。轻轻擦拭过安言的面颊,如春风拂水,吹皱安言静谧的心。

以前安言还真被他这话吓到,可如今,安言历经一世,细细想来。

裴成蹊是东厂督公,自己父亲是当朝丞相,文臣宦官,势同水火。

若裴成蹊真的有意借此事为难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昨晚抓到自己,人赃并获的时候,不宣告全城,而是悄悄带回自己府里?

为什么今早得知她独自逃走后,连早朝都不上,也要赶回来找她?

裴成蹊才是最怕她受到伤害的那个人!

“督公,你听我说……”

裴成蹊毫无风度地打断了安言的话:“本座不想听。”

他薄唇吐出的话,如刀锋一般,句句割人心:“安小姐婚丧嫁娶,皆与本座无关。”

裴成蹊不想听安言说及任何感情之事,这对他无异于凌迟。

他是不能谈感情的人,他不配。

气氛瞬间陡峭起来,裴成蹊三言两语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冷漠尊容。

安言眼泪愈发控制不住,热泪刷刷流下,她一转攻势,句句质问:“督公,在你心中,我安言就是这样一个随意放荡的女人?”

裴成蹊侧头过来看向安言,安言的眼泪让他一时慌了神,舌头像打结似的,什么都不敢说。

“督公,你有问过我事情的来龙去脉吗,有查明真相吗?

昨晚那辆马车上,除了我还有旁人吗?

你两片嘴唇一碰一张,就说我与人私奔?”

裴成蹊凝视安言哭红的眸子,竖起白旗败下阵来:“是本座……我没查清,我没看清,我瞎说的……”

安言嘟起嘴来,手指戳了戳裴成蹊的袖子:“给擦擦呀。”

裴成蹊再次伸手为安言擦拭眼泪,心甘情愿伺候她。

安言见裴成蹊这样,噗嗤一下笑出来,笑完后,心里密密麻麻的酸胀感,膨胀起来占据整颗心。

裴成蹊你可真傻,要不是我家败落,我都不知你对我藏了如此深情。

叫你干嘛,你就干嘛,我还以为你的冷漠矜持能装久一点呢。

安言主动握住裴成蹊的手,裴成蹊身体如遭雷劈一般僵硬。

安言还没来得及说话,马车外,就有一道女声惊扰了他们的甜蜜。

“督公,就算阿言昨晚和八皇子私奔,可念在她是相府千金,又和八皇子真心相爱,您就放她走吧。”

                           

原创文章,作者:江北灿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