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钟夔 黄晨《都市小鬼医》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小鬼医

小说:都市

作者:美丽眼镜蛇

角色:钟夔 黄晨

简介:得到扁鹊赠予的《鬼医秘术》以后,在城中村捡垃圾为生的钟夔练就一种鬼医圣手,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鬼魅魍魉附体侵扰,一时间,豪门俯首,高武跪服!可是,有谁知道他的真正秘密……
别,我只是替天行道。

都市小鬼医

《都市小鬼医》免费阅读

“收破烂!收破烂!旧衣服旧家电旧家具旧物件凡是不用不要,皆可换卖成钱了!”

“老槐树后裔,小毛店儿新秀,童叟无欺,玉树临风,招财进宝嘞!”

身穿发白的帆布工装,一脸憨厚的笑容,秀着一口招牌广告词,钟夔瘸着左腿,一摇一晃地拉着一辆极其罕见的平车,装着不少旧家电,满载而归,颤颤巍巍。

“哎吆,回来了?钟夔小哥哥?”

下班回来的白领韩炫瓷优雅地缓行电车,笑意盈盈地向他打招呼。

钟夔的丑陋和迟钝,和伶俐俏丽的新晋区电视台女记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钟夔露出一口大黄牙,不屑一顾:“嗯嗯。”

韩炫瓷顿时心惊,赶紧下车:“对不起啊,我忙昏头了!来不及下车。”

钟夔慢悠悠地说:“没关系,只要你永远不会被小鬼压身就好!”

韩炫瓷脸色大变,急忙将车子停好,挡住钟夔:“别别别,要不,钟夔哥,我给你拉车?”

钟夔笑笑:“以前打鬼不花钱,今后不行了!”

吓得韩炫瓷在风中凌乱,不知所措。

走到翁媪饭馆,肥头大耳的老板荤哥赶紧出来:“哎呀,钟夔哥,停下来吃饭,吃饭!”

钟夔摆摆手。

荤哥马上飞也似的回去,将三张鸡蛋灌饼卷好,塑料袋套好,挂到钟夔平车上翘着的旧家电腿上。

“一路走好,钟夔小哥哥!”

他谄媚的笑容让钟夔无法忍受:“老东西,你咒我死啊?回头你老婆被鬼附体了, 别来找我!”

荤哥顿时呆住,莫名其妙地摸着大脑门思考。

“啊,别别别!小哥,别吓唬我,小哥,只要你随便洗洗脸,打扮一下,俺大学毕业的闺女就嫁给你了,咱们一家人。”

一个胡同口,几个大嫂老妈子带着各种破旧家什等着,一见钟夔就跑上来,全部放到车上了。

钟夔急忙停车:“等等,要给钱儿的。”

大嫂老妈子们赶紧摆手:“不要不要,您积德行善,我们都念着您的好!”

寡居两年的艾香嫂子拉着一个孩子从不远处的幼儿园回来,看着钟夔,立刻双眼放光。“他小叔叔,要不来我们家茶馆喝点儿水润润嗓子?绝不要钱啊。”

钟夔笑笑,呲出大黄牙。

快到家了.

前面几个街溜子,领头的是拆二代,绰号黄狗的家伙—–黄晨,袒露半边肩膀,炫耀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刺青,正在纠缠一个前来卖西瓜的小贩儿:“你道歉,哥就让你过去,否则,老子今天让你做不成生意!报警?行啊,你报!老子怎么你了?是你先吓唬老子爱斯基摩犬的!”

那小贩儿又气又怕,瑟瑟发抖。

钟夔笑了:“喂,黄晨啊,人家不容易的,别惹事啊。”

黄晨赶紧过来,将猛犬隐藏到身后:“嘻嘻嘻,夔哥啊,行,别人咱可以不理睬,夔哥的面子一定给!那谁,咱们走。”

钟夔冷冷一笑:“黄狗,卖瓜的是我二大爷他家侄儿的外甥的邻居,多远也是咱亲戚,你欺负了咱亲戚,一句话就走了?下回你们家不干净,可别搬咱了,咱说话不响了!”

黄晨脸色大变,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赶紧赔笑,掏出二百元递给卖瓜的:“对不住,咱兄弟嘴贱,您多多原谅。”

钟夔笑眯眯的:“黄狗,你看这么热的天儿,容易口渴不是?咱二大爷他家侄儿的外甥的邻居车上的瓜还不错,要不,一块钱斤便宜你了?”

黄晨脸上一阵风云变幻,赶紧点头哈腰:“要得,要得!太便宜了!才一块钱一斤,其实两块钱也行!”

钟夔笑笑:“那就两块钱,咱要尊重买家的意见!”

黄晨脸上表情凝固了一下,赶紧询问商贩,将一车瓜全部买了。

对了,商贩不管送,黄晨得用自己的轿车来装运。

黄晨走了,商贩感激得想哭:“大哥,其实现在市面上的瓜才七毛钱。大哥,这多余的钱儿咱算给您!谢谢。”

钟夔狠狠揉了一下大鼻涕:“去去去,别叫大哥,人家面如冠玉小郎君,你说大哥,不是讥讽人家老吗?”

回到家里,钟夔将东西卸下来,纷乱的城中村残破院落里,已经被改造成一个纷乱的垃圾场,各种拆卸小型设备和大量分解的家具家电,拆解出的有用物件,分门别类存放。

一只毛茸茸的小狗摇着尾巴跑过来,叼住他的裤管撒欢儿,一只独耳,浑身脏兮兮的小猫从房檐上跳下来,露出诡异的笑容。

“嘿嘿嘿。”

槐树枝条浓阴里挂着的鸟笼里,一对鹦鹉对着钟夔作揖,讥讽道:“老板您好,老板您好,赶紧修炼功课,等您恢复了正常,就可以娶新媳妇了!”

钟夔抄起半截儿拍在鸟笼上,鸟笼上下翻飞,吓得两只鹦鹉拼命惨叫,等终于平息下来,气急败坏地威胁道:“你再欺负我们两只鸟,我们就报警了,说你虐待动物罪!”

一股异常阴凉的怪风突然吹起,大槐树上浓密琐碎难看到猥琐的叶子,哗啦啦摇晃,好像有人在说话:“该修炼了,该修炼了!呵呵。”

钟夔一脚踹在大槐树上,大槐树居然瞬间纹丝不动。

“你们这些王八羔子,吃饱了撑的,竟然敢跟老子耍心眼指戳老子的不是!活不耐烦了吧?”

小狗吓得赶紧倒退几步,跑回屋子里,很快就直立行走,穿着精致花哨的衣服,戴着女士花帽,腿上穿着黑丝,摇摇摆摆,婀娜多姿地走过来,眼神羞赧,爪子捂着脸,转着圈子,翩翩起舞。

残缺猫也从房檐上窜下来,跑到小狗身边,跟着动作。

一边跳舞,一边翻转身体,对着钟夔抛媚眼儿。

一边抛媚眼,还一边很阴险地偷偷用爪子踹小狗,好像和它争宠。

两只鹦鹉在笼子里也飞快蹦跳,发出人类才有的笑声,竟然唱起来:“老板,钟夔哥哥,人家好喜欢你吆!您的那张小脸儿呀,黑不溜秋,绿里吧唧,兰格盈盈地透着那个美!”

钟夔也高兴起来,打着节拍唱歌:“小白菜呀,泪汪汪呀,你们四个,小妖怪呀!天地玄黄呀,宇宙洪荒,鬼魅魍魉呀,晨昏阴阳……”

突然,大槐树一阵摇晃,发出了人类的咳嗽声。

钟夔挥手让猫狗鹦鹉都闭嘴,狐疑地看向院墙:“大白天谁来偷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美丽眼镜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