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黄员外 黄貔貅《风起蛮荒》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风起蛮荒

小说:扮猪吃虎

作者:用户20059348

角色:黄员外 黄貔貅

简介:山上枯燥乏味的清修让白云轩感到厌烦。
于是他偷偷带着小师妹跑下山去,一头撞入茫茫红尘之中。
原以为等待他们的是锄强扶弱,行侠仗义的逍遥仗剑的生活。
然而他们却不知,山下有的只是云波诡异的庙堂算计,冷血残酷的战场杀伐,阴谋算计的仙道争锋,以及蛊惑人心的神道操控。
在经过最初的一番茫然错愕之后,白云轩惊觉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风起蛮荒

《风起蛮荒》免费阅读

在南蛮十万大山中的一个偏远地区。

有一个常年云雾缭绕,竹楼林立的村寨,名唤竹园寨。

这里聚集了几十户人家,他们世世代代都在此耕种劳作,几辈人都没有出过远门,一辈子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朴素日子。

然而和这些守着几块薄田的普通老百姓相比,这其中有一户人家却是最有钱,那就是黄员外,黄貔貅家。

要知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其中貔貅是出了名的吝啬,只吃不拉,而农户的东西只要进了黄员外这貔貅的手中,那都是有进无出。

所以村民们给他起名黄貔貅。

靠着剥削兼并这些贫苦愚昧无知的农户,黄貔貅也确实攒下一份着实让人羡慕眼红的不菲家业。

这原本让他可以一辈子都不事劳作,也可以躺在家里高枕无忧的肆意享受着美人与佳肴。

然而最近一件事情却搞得黄貔貅心情烦躁,家宅不宁,无心再享受眼前的东西,看什么都恹恹不乐提不起兴趣来。

这一切都要从他看上一个猎户的妻子说起。

原本大家都住在一个村寨,他黄貔貅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除了钱财之外,这些农户也没有什么再次让他看得上眼的东西。

然而这个女人却不一样。

听说是那猎户打了这么多年的猎,攒了一辈子的钱才从城里一个地下黑市里头买来的这么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千金大小姐,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

那女人叫聂小倩,和这山野之中长期从事劳作,手能提水桶,肩能扛锄头,比男人还黝黑粗壮的村妇相比。

聂小倩确实长得叫做一个标致。

她没有经过烈日暴晒的皮肤白皙而细腻,杏眼桃腮,身材婀娜,尖尖的脸蛋带着几分大家闺秀的知书达理。

于是一时心痒难耐之间,黄貔貅做了那强买强卖的事情。

就在那猎户准备结婚的当天,他直接派人打伤了那让他嫉妒的男人,抢走的那猎户的妻子。

结果那女人果然不是乡下只会攀岩附会贪慕虚荣的庸脂俗粉可比的。

聂小倩十分注重贞洁宁死不屈,就在他想要得偿所愿洞房花烛的当天,居然就自己穿着大红嫁衣上吊自杀了。

而现在居然变成厉鬼来找他的麻烦。

于是黄貔貅决定出钱请一个法力高强的道长来降妖除魔。

这不,不知道在这穷乡僻壤之地从哪找来了一个年轻道士。

只见来人一身的青灰色的道袍,头发挽成道鬓,并以竹簪束缚起来。

他身上斜挎着一个绣着兰叶和奇异符文的黄色小布袋。

背束两把剑,一把是无锋无鞘的桃符木剑,还有一把朴素青冈剑遮在剑鞘之中让人无法一睹真容。

光看来人衣着确实平平无奇,但是胜在那道士面容俊秀,身材挺拔,棱角分明,行走之间犹如清风拂面,有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香味。

端是有清逸出尘,修仙求道之态。

“怪不得年纪轻轻,却被员外礼遇有加”。

旁边一群做下人打扮的丫鬟悄悄对着道士的背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听其语气,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就这幅容貌,就当得起得道高人这四个字,我要能嫁给他就好了。”其中一个衣着光鲜打扮暴露,略有几分姿色,似乎是小妾的女人满脸羡慕道。

“真是个骚.货,整日就知道勾上引下,”旁边一个略微年长,有些样貌普通略的中年妇人有些不满她的骚.浪之态暗自嘀咕。

“道长这边请”。

一个大圆脸,八字胡,身着锦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回头小心翼翼的招呼着。

“员外请!”

年轻道士虽然口头上这样说,但身体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马当先的步入庭院。

来到院子,道士肆意的打量着四周,这是一个三进的庭院,比起之前所见的小巷老屋的破败简陋,这里倒是装的典雅。

客厅里各种字画,佳词框表在墙上,古董玉石陈设在四周,倒是有着一股深门大宅的气度。

但是怎么看,这大胖子都不像个文化人呢!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一个人内心空虚什么,他才会在门面上摆放什么来彰显自己。

“来人,看茶。”

由于年轻道士脚步轻快,步伐稳健,大腹便便的员外跟在后面,脚步略显紊乱急促,才这会就忙得气喘吁吁,豆大的汗水不断的冒出。

听到老爷的招呼,旁边的下人连忙端来一壶香气缭绕热气腾腾的茶水,并小心翼翼的为道士斟了一杯。

道士闻着香味端起茶杯,轻轻吹拂着茶叶,细细的抿了一口,闭着眼睛仔细的品味着,接着他睁开眼睛,正了正神色说道。

“好茶!”

“道长客气了,茶叶虽好,但贵在道长您这样仙风道骨的人才喝的出味道。我们这样粗鄙之人只会糟蹋此妙物。”

听见道士的赞叹,黄员外肥胖的老脸上堆满了献媚笑容,他赶忙借此恭维道。

“员外谬赞了!在小道看来,这客厅可是书香四溢,想来员外才是以诗书传家,至圣人之学的人,又怎么是粗鄙之人。”

“在下这个山野闲人,才是真正不明礼法,粗鄙不堪,还望员外不要见怪才是”。

面对黄员外的赞叹,年轻的道士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打量了一下四周反而夸赞起黄员外来。

“怎会,怎会……”听见道士的夸赞,黄员外脸上露出讪讪笑容,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道士似乎看出了黄员外脸上尴尬的表情,并没有为难他,转移话题道。“不知员外此次请贫道来所为何事”。

“不知道长可看出些什么。”

一听这话,黄员外原本一团和气的笑脸陡然有些僵硬起来。想来涉及到心病,这弥勒佛也笑不起来了。

“那就容贫道算上一算。”

道士听出了黄员外的言外之意,知道这胖子要试探自己的深浅,他连忙装模作样的闭目掐指测算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然而还没一会儿,道士脸色变幻莫测,清秀的眉头微微皱起,突然他脸色大变,骤然张开双目。

“此地怨气甚重,导致阴长阳衰,如此肆意下去,可是有鬼怪阴魂在兴风作浪,必不得安宁,此乃大凶之像,不知小道说的是否。”

听到道士这样说,胖员外庞大的身躯立马抖三抖,他连忙疾声大叫道。

“正是,正是,道长果然法力高强”。

我观此地可能是冤魂在作祟,然鬼为怨气所化,由戾气滋长,不可能是无根之浮萍,万事都有其因,不知员外可知其缘由。

道士看了黄员外的脸色之后,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这在下不知”。黄员外一脸忐忑,不自然的说道。

“真的不知吗,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员外不说,在下又如何去解。”道士一脸严肃,眼神却悠然的瞟着胖子的脸。

听此一言,黄员外脸上露出仓皇之色,心有不安,他心想自己如果如实招来,那就是大罪,也不知道士是否还会帮助自己。

如果不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其中自有苦衷,涉及到在下的家事,恕在下不能直言,还望道长救我,在下必有重谢”。

说着黄员外索性不提事情的起因经过,而是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百两银票,俗话说,有钱好办事,现在他只能期望手中的银钱能够打动这个道士。

道士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银票,心下有些不爽,才一百两打发叫花子呢?

“嗨……也罢,贫道也不再逼问,恕在下才疏学浅,无能为力,员外另请高明吧!。

说着道士作势就要起身,做出一副无能为力,就要离去的样子。

“道长且慢,道长且慢,只要道长帮我,这一千两都是孝敬道长您的”。

眼看着道士就要离去,情急之下,胖子一脸肉痛,双手颤颤巍巍的赶忙再从袖子中再拿出一沓银票来。

这可了不得,张张面值一百,可得有好厚一沓呢。

胖员外虽然知道,这些个法力高强的道士都是黑心肝的,出手价钱必然不会太低,但他没想这委实也宰的太狠了。

此刻只见他一张圆脸涨的通红,不知是累的还是气的。

道士瞟了一眼胖子手中的银票重新坐下,他整理了一下衣衫,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一副不为钱财所动的样子。

就在黄员外以为事情没有转机之时,突然道士又有些犹犹豫豫的接过银票,他随手揣入怀里面露难色。

“既然如此,在下勉为其难收下了,我辈修道之人,就应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在下就是拼个身死道消也要还员外家宅安宁。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胖子员外铁青着一张老脸,眼看着银票被收入怀中,心中痛苦难耐,有些言不由衷地说道。

“那就劳烦员外为小道准备一下,香案、香炉、纸烛,黄纸、朱砂,贡品,待今夜子时我这就开坛做法,祛除这厉鬼还员外家宅安宁。”

“是……是,我这就去准备”。听了道士的话黄员外连声应是 ,说完后他就起身恭恭敬敬的离开了。

只是不知他离去之后,是否会在背地里跳脚骂娘?

看着胖员颤颤巍巍离开的背影,道士嘴角微抿,他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原创文章,作者:用户20059348,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