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凡 周围《重生之后依旧要平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后依旧要平凡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练的就是挨打

角色:周凡 周围

简介:上一世人到中年,甘于平淡的传媒圈老炮儿周凡,被神秘组织选中,策划了一项“生存游戏”真人秀。
没料到被迫害至家毁人亡。
重生回到16岁,老天爷没给系统,没给BUG,只留下了创伤性应激障碍不断折磨他的精神。
如不能新生,那只有复仇
为了再次让神秘组织选择自己,
周凡决定重走一遍自己的成长足迹。
同时疯狂猥琐发育,暗中培养地下势力…
再忍25年,忍到自己再到中年
他要逆风翻盘,他要击溃这个神秘,庞大,肆意将人的生命玩弄于股掌间的邪恶组织。

重生之后依旧要平凡

《重生之后依旧要平凡》免费阅读

黑暗之中,周凡双目什么也看不到,身体仿佛被巨石压住,使出浑身力量,却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他张开嘴大喊,却丝毫发不出声音。

黑暗中一个声音得意的说道:“你不是是想逃走吗?可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这个死人是谁啊?你的父亲。这个呢?是你母亲?是你害死他们的。这还有一个,你再看看她是谁?哈哈哈哈哈”

狂傲,冰冷的声音,在黑暗中肆意的大笑。

周凡听到这个声音,不可抑制的浑身发抖,牙呲欲裂。

因愤怒,不甘,悲愤,双眼充满血丝,红的仿佛随时会流出血泪。额头的青筋虬曲狰狞,浑身血液好像随时溅射而出。

但他无论如何挣扎,都动弹不了,想奋力大喊,又好像有一双如铁钳一样的手紧紧掐住他的喉咙,只能发出呜呜的不甘声。

突然,周凡用尽浑身气力,发出一声只有自己才可以听见的长吼。

戛然间,打断了那邪恶的笑声。

夜晚,一间十几平方的居家房间里,周凡猛然惊醒。

睁开了双眼的同时,身体仿佛不受控制的弹射而起,却因为身体被绑住,固定在床上,又被拽回躺下。

周凡满脸通红,浑身已经被大汗湿透,大口的喘着粗气,却因为口中绑着一条枕巾,呼吸声音就像一个吸不进气的破风箱。

在周围已经不是那漆黑的深渊,月光从窗口撒入房中,照进这个周凡熟悉的房间。

又做噩梦了。

这个情况自己已经持续一周了,几乎天天被噩梦惊醒。

梦境里有时像今天是漆黑的深渊,有时是父母血淋淋的尸体,有时是那个最爱的人,带着笑,流着泪,缓缓的消散。

周凡在床上平躺了三四分钟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右手从系在腰上的裤带中费力的抽出来,扒开嘴里的枕巾。贪婪的深呼吸几下后,将系在床头的左手解开,翻身起来又将固定在床尾的双脚解放出来。

一套熟练的动作将自己从床上解放出来后,翻身坐在床边。

看着这个曾经记忆中熟悉的小屋,那书柜里有各类漫画和练习册,还有流行歌手的磁带,墙上公牛队整齐阵容和篮球之神的海报PK着贴在另一边铜锣湾扛把子和他的兄弟们。

刚刚因噩梦不平静的心里泛起一丝小小的欣慰。

周凡知道自己有PTSD,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所以这一周以来睡前都会用枕巾绑在自己嘴上,再把自己牢牢的固定在床上。

用这种方式来不惊扰睡在隔壁屋的父母。

周凡看了看桌上的闹钟,显示是5:30。起身用尽量轻的动作,走向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洗脸,擦干了身上湿透了黏在身上已经冰凉的汗水。

看着镜中久违的年轻身体,和年轻的脸庞,惨惨一笑。

回到里屋换上了一身运动服,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离开了家。

12月的北方,黎明总是来得晚一些,周凡出门的时候天空还是繁星密布,气温还是有些冷的。

周凡搓了搓手,活动了一下身体,开始了慢跑。

一边跑一边还在脑海中回忆着这一周以来发生的一切。

之前自己明明已经死了。

周凡原本是一位四十岁的平凡无奇的大叔,传媒行业的自由编导。

凭借从业近十几年来积攒的人脉,工作经验,经常在各大平台的综艺节目和真人秀中担任临时外聘的主力导演。圈里熟悉他的都知道这个三观正,工作能力强,但情商低的”老炮儿”。

大型综艺节目节目都是一整个导演组,各有分工。有一次,有个年轻新人导演因为工作时候缺乏经验犯错,明明不是周凡负责,却被他发现并指出问题。

甲方身份的小年轻顿时觉得自己丢了脸,项目告一段落后找了两个同伴想要收拾一下这个外聘人员。

得知有人想找自己麻烦的周凡也是孩子心态,不仅不害怕还有点小兴奋。好在这事被项目负责人听到风声之后扼杀在萌芽中,及时制止了小年轻的不成熟行为。

原因有二:一是现在法制社会,闹大了不好收场,对节目有负面影响。二是就这几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去找周凡麻烦,还真不一定能讨着便宜。

项目负责人是圈中老人,稍微了解一点周凡。

别看周凡人到中年,只有一米七出头的身高,身形状态却不是很多人印象中油腻中年人的大腹便便。他身材体重和入行时候基本没什么变化,外人见了只会以为他30出头。

这是因为他从小的运动员出身养成的运动习惯,听说他大学时代还是校武术队主力。

虽然现在人到中年,从前的一身肌肉已经隐退不显,但老而弥坚是为贼,都是看《古惑仔》度过的青春期的80后,谁没年少轻狂过。普通人两三个想和他动手,还真不一定可以讨到便宜。

所以以往被周凡得罪的人,大都只敢背后使绊子或以势压人,还真没有谁敢站出来正面硬刚的。

传媒圈也是半个娱乐圈,情商低是硬伤。

久而久之,只有几个了解他为人的制作人会在项目忙不过来的时候招呼他来一起参与制作,目的也是让他在制作节目的同时帮忙带带新人。像周凡这个岁数还在一线的节目导演,还真不吃香。

曾经周凡也是雄心勃勃,从大制作公司离职后想在影视媒体行业内打造自己的一席之地。但一向求稳的态度让离职之后的业务量一般,又随着岁月磨平了他的棱角,最后就只能成为一个单打独斗的自由导演。

四十岁至今未婚,收入一般,好在父母身体还算健康,个人开销不大。一般中年人该有的硬件,车子啊,房子啊,也都有了。

40岁到头来不算好不算坏,有活就干,没活就歇。曾经的雄心勃勃,也已经随着年纪的逐渐奔四消磨殆尽。

正当周凡步入四十岁这个年龄大关,闲得蛋疼的时候,很巧合被邀请参与了海外H国的一档直播综艺节目。

开始周凡本以为这是一场自己的崛起的开端,因为要和各国的同行一起协作,而自己是华夏唯一一名被邀请的导演,节目组财大气粗,从为每个外请人员都配备了贴身翻译就看得出来。

而且这是一档人性类真人秀,主题是极端状态下的人性抉择,类似之前爆火的影视剧作品《赌博默示录》,《鱿鱼的游戏》,漫画《诚如神之所说》那样。

绝对的大投资,大制作,制作完成后百分之百可以让周凡直接跃居华夏一线超级综艺节目大导之列。

直播节目的开始十分顺利,从策划到执行非常给力,可慢慢的周凡发现这只是打着综艺节目的幌子,给全球顶级财阀直播揭示人性的游戏。

周凡设计创意的环节根本没有安全保护,就是一场场生存挑战,当每个参赛者放弃,拒绝和淘汰时,等待他们的都是毁灭。

周凡这时想要退出和反抗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和所有参与工作的人员一样,都是从全球被层层挑选才来这里服务的。

从来到这里的一开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着,身边的翻译其实就是监督,监视他们的组织成员。

当所有人都发现是这是打着直播综艺名头,其实是场“死亡游戏”后,他们的人身自由就都被控制起来。

组织用同谋的借口和许下重利,威逼诱惑这些工作人员继续工作。

神秘组织没想到唯一一名华夏工作人员周凡却是个硬骨头,宁死不从。

邪恶的组织直接绑架了周凡的父母和他多年未婚,其实一直默默等待的心爱的人。并让已经明白阴谋始末的周凡不再做导演组工作,安排他也成为了这“游戏”中的一名参加选手。

周凡假意服从,参与到这场“游戏”中来,其实一直想要营救亲人和爱人。

可当他冲破层层关卡发现最后一切都是徒劳,神秘组织压根不会让周凡走到最后。

周凡的最后一关,是要佩戴着带有炸弹的跟踪定位脚环,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同样佩戴脚环的父母和爱人,如果规定时间内,双方距离没有在3米之内,脚环会同时爆炸,爆炸的威力足以摧毁一辆双层巴士。

在这一关周凡失败了。

带着仇恨,不甘,屈辱,悔恨的在爆炸中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凡听见有人叫自己,他以为自己没死,被人救了,但他感觉自己的眼皮非常沉,睁不开,还可以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的肩膀。

在这个声音和身边人不停摇晃下,周凡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时,他被眼前的景象给彻底惊呆了。

                           

原创文章,作者:练的就是挨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