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蓁蓁 卡诺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二铃贵族少爷》最新章节

小说:十二铃贵族少爷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闭兔

角色:竹蓁蓁 卡诺图

简介:被喻为神秘组织排名第一名的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车站会碰见自己被小孩抢钱的情况。
“……”好不容易善良一回,你却让我输的这么彻底。
身无分文,颠沛流离,漂泊好几天,才去到了那个传闻中的学院。还结识了一帮帅哥朋友,所谓不打不相识。OMG!

本文所含元素【贵族学院+青春+发小+马甲+团宠+歌星男团+成长+遗憾】

十二铃贵族少爷

《十二铃贵族少爷》免费阅读

在卡诺图鲸学院,流传着一个传说。

相传,二十年前,520宿舍住着一对非常相爱的情侣,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奇死亡。

这期间,有工人去拆过,可还没等施工,莫名其妙高空坠楼。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住那间宿舍,总觉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算是再喜欢对方,也没有出现过男女同居的现象了。

……

卡诺图鲸学院,位于亚欧大陆最富饶的沿海地带,开创时间已两百年有余。

创校多年,何等鬼神盗妙未曾发生。

时隔二十年,迎来了新一轮的鬼神传说。

……

公元二零二五年,十一月份,繁华迷人的城市,迎来了寒风刺骨的暴雪天气,公路拥堵,积雪堆积。

连同北极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冰层加厚现象,北极熊濒临灭绝,对此,专门负责北极熊的研究专家也无能为力。

同时,中央新闻频道插播一条紧急通知。

【气象台发布橙色预警,这是近年来寒潮最严重也是最猛烈的一次攻击。】

【请各位市民不要随意外出,气象台专家表示,本次暴风雪季会持续五到六个月时间,请各位市民不要随意外出,以避免引起感冒发烧等流感病毒,感谢您的配合!】

尤其是沿海城市,遭了大殃,海啸冲击到陆地各座城市,加上覆盖的厚雪,给人民的生活和经济带来不小的损失。

两个月后。

某地,杂戏团驯兽场,马棚,马儿们在吃枯草。

同时,夹杂着几声痛苦的呻吟声,一个采光极差的茅草垫上,一名哇哇大哭的婴儿慢慢落地。

刚生产完的妇人喘着大气,气血虚弱,嘴唇也泛白,脸色也比较差。

妇人缓缓拿起一旁的红色剪子,一刀下去。

——咔嚓。

婴儿与脐带分离,而这一切,都被一旁默默注视这场面的男人看在眼里。

男人脱下自己的黑色羊绒外套,给婴儿裹严实,不留一丝透风的地方,目光,直勾勾盯着婴儿,仿佛在做最后的分别。

半响,男人才犹豫着开口:“这个孩子留不得。”

“是啊。”妇人自嘲一声。辛辛苦苦怀胎十个月的孩子,扔了任由其自生自灭,真的好残忍。

可,孩子不扔,迟早是个祸患。

他们夫妻二人好不容易才征得那个人的同意结婚,但前提是十年之内不能有孩子,否则处以万蛇噬心的惩罚。

为了他们得之不易的爱情,只能牺牲这可怜的孩子了。

“孩子,对不起,是妈妈不好,下辈子,你去找个好人家吧。”妇人痛哭流涕,脸上掩饰不住的憔悴,惹人心疼。

最终,男人在附近找了个黑色铁皮垃圾桶,里面还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令人作呕。把孩子放了进去,然后盖上了垃圾盖子,决绝离去。

碰巧的是,有位三四十的大叔从医院拿着化验单失魂落魄的走出来,上面的诊断结果是‘终生不孕不育’。

大叔揉把揉把成一团纸球,看到垃圾桶身影,叹息一声又一声,走去,刚打开盖子,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无以言表。

竟然是个孩子!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转眼间,十六年过去了,曾经被亲生父母抛弃在雪地的女孩,已经长成洒脱不羁的大姑娘了。

午时,明艳光照,树荫通过忽明忽暗的缝隙透射出影子。

蝉鸣声此起彼伏,伴随着徐徐微风拂过,惬意舒适。

卡诺图鲸学院大门口,一个吊儿郎当的身影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

竹蓁蓁嘴里叼着根从路边薅的狗尾巴草,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

灰白衬衫黑色九分裤,搭配着亮眼的人字拖鞋,利索的狼尾造型,额前散着几缕碎发,唇红齿白。

她层次分明的双眼皮炯炯有神,眉宇间透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魄,不改往日的潇洒痞气,雌雄难辨。

前脚刚迈进去,看门犬德牧凶猛的扑过来,势必赶走不熟悉的气味。

竹蓁蓁不悦的“啧”了一声,偏头,一记冷眼甩过去,吓的德牧立马怂了,夹着尾巴不敢动弹,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大叔,高一十班在哪?”她推开保安室的门,扑面而来的凉意袭来,十分舒服。

保安躺在沙发上睡觉,被突如其来的人惊醒了,打了个哈欠,一看是个小伙子,一拍大腿,来了精神。

“哟,新鲜血液呀,初中毕业了?”

“嗯。”竹蓁蓁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右手摸了摸鼻子,表情很不自然。

保安起身,去桌上拿出一张四开素描纸大的学院地图,铺在大理石台面的桌子上,指了指写着的门口旁的保安室,又指了指写着高一教学楼的地方,“从这里直走,有个喷泉湖,喷泉湖的东南方向就是。”

“哦。”竹蓁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嘿嘿笑了两声,语气犹豫着问道:“那个……叔,咱这学校有没有不花钱就能住的宿舍啊?”

保安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就是吧,我家里挺穷的,好不容易能考上个高中,但是只能够交学费,住宿费这……”竹蓁蓁意识到‘穷’这个字在顶级学院是个很危险的词,可没办法,她现在真的很穷。

竹蓁蓁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种事情太难说出口了。

保安似乎感受到竹蓁蓁有难处的样子,“有倒是有,不过那个宿舍曾经闹鬼,一直到现在也没人敢搬进去。”

竹蓁蓁喜出望外的差点蹦起来,“没事没事!有地方住就行,我不怕鬼的。”

笑死,鬼能有她可怕?

保安认真回忆,学院里这些年没有颁布住宿舍不收费的恶习。

慢着,貌似有一个。

“不如这样,你先跟我去瞅瞅,要是能接受,我把钥匙给你,你自己去跟校长说一声,出了什么意外可别赖我。”

“好!”

520宿舍,在卡诺图鲸的历史长河源远流长,传闻中阴森恐怖,血流不止,万恶之源,人骨不腐。

停足在十米开外,保安把唯一的一把生锈了的钥匙递给了竹蓁蓁,便仓皇而逃。

远远在风声中听到保安一句:“小伙子,祝你好运!”

竹蓁蓁嫌弃的看了一眼手中保安大叔给她的钥匙,多少年没换过了,这么旧。

“有那么可怕吗?身为DSDY的A神,乱葬岗我都住过三个月,鬼见了我都得叫一声前辈。”她对于鬼神之说从不在意。

只是,那个可恶的小孩,千万别让她逮住。否则,天灵感她都给拧下来,喂狗吃。

本来来的路上吃吃乐乐的很开心,看到火车站有个小女孩在乞讨,她好心捐了五块钱,毫无防备之心,却没成想是个小偷,把她钱包偷了。

黑卡没了,金卡没了,连现金也没了。

作为一个世界级顶级组织杀手,遇到这种事情简直丢人丢到家了,总不能给组织说她堂堂DSDY的顶级杀手,被一个四五小孩抢了吧?这传出去名声全毁了。

忍啊忍,身无分文,历经千辛万苦才到了这座城市。

父亲交好了学费,现在只愁住的和吃的了。

杀手混成她这样,也没得前途了。

竹蓁蓁耳边传来一个很欠的男声:“前面那个,好狗不挡道。”

听到声音是身后传来的,竹蓁蓁回过头看了看,接着转过身来,匪夷所思的看着一群屌里屌气的男人。

他们一群人,统一乱糟糟的鸡窝发型,脸上脏兮兮的,灰色长袖黑色裤子上面千疮百孔的全是大小不一的补丁,简直像乞丐们结伴刚回大本营似的。

竹蓁蓁呆愣片刻,随机不可思议地问道:“这里是丐帮窝点?”

这群男人相互对视,交头接耳的嗡嗡说了几句话。

为首的一个男人主动站了出来,傲气的说:“你踏马的骂谁呢?你见过我们这么帅气逼人的乞丐吗?”

竹蓁蓁反问,表情尽是疑惑:“不是吗?”

为首男子不耐烦的催促道:“废话真多,还不快把门打开,哥几个要休息了。”

“一群傻逼。”竹蓁蓁对着他们翻了个大白眼,不想理会了,转身用钥匙插在门孔里,简单几下,便轻松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成片成片的蜘蛛网和灰尘,仿佛进了盘丝洞一样,同样有股浓浓的腐臭味。

因为520宿舍是出了名的鬼宅,校方工作人员并没有在意打扫过这个宿舍,因此结了不少蛛网,沉淀了不少灰烬。

好呛。竹蓁蓁用右手捂着口鼻,连续咳嗽了好几声,“咳咳咳……咳咳……”日特奈奈的,多少年没打扫过卫生了,脏成这熊样。

经纪人跟他们说好的免费宽敞呢?感情这就是所谓的为了躲避粉丝而临时找到的VIP宿舍?男人们看到此等场景,纷纷面面相觑。

“你,去打扫卫生。”其中一个男生指着竹蓁蓁,理直气壮的命令道。

“凭什么,你没长手吗?”竹蓁蓁一听,暴脾气蹭蹭往上涨,从来没有敢命令她做什么事,包括父亲也没有逼她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这男的就是个鞭子,欠抽!

个子偏矮的单眼皮男生问道:“你很有钱?”

竹蓁蓁懒散的瞥了单眼皮男生一眼,双臂抱枕,一脸嘲讽,语气奚落道:“你这不废话啊,有钱我还要住这脏不拉几的地方?”

说是宿舍,还不如说是贫民窟呢,空间又小又脏,要不是姑奶奶我没钱,会来这种地方?简直可笑至极!

“那行吧。”单眼皮男生蹲下身子,脱下黑色的布鞋,掏出鞋前跟臭烘烘皱巴巴的五块钱,重新穿好鞋子,伸出右手递给竹蓁蓁,“给你五块钱,房子你由来打扫。”

“就这么点?”她态度略为嫌弃,可身体却很诚实,手不自觉的接过这张又皱又臭的紫色钞票。

面对现实吧少女,没钱你饭都吃不起了,还要什么清高。竹蓁蓁看着手里的钱,心里五味杂陈。

“老大,咱们去吃饭吧。”其他男生有些饿了,纷纷附议道。

为首男生点点头,“好。”

“那个……”竹蓁蓁经历这几天吃不饱的苦难生活,现在已经适应了流浪奔波的日子,吃别人剩下的,最起码比垃圾桶扒的过期食物要好的多。

作为女孩子,世人皆说女生要脸皮薄,必须矜持,可试问,矜持能当饭吃么?

竹蓁蓁没心没肺的笑了笑,窘迫感随着肚子咕噜咕噜的饿叫声而越发强烈,“如果你们有剩菜剩饭的话,可以打包回来给我吃吗?”

                           

原创文章,作者:闭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