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救了棵成精的树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我救了棵成精的树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爱吃馄饨不爱包

角色:

简介:我救了棵古树,竟然被树精寄体,想要”我本平凡“,难了!那就热血沸腾,睥睨人世间,谁有不平事?活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当然,还有身边的人。

我救了棵成精的树

《我救了棵成精的树》免费阅读

“家里一定出什么大事了!”听到姐姐打来的手机,说父亲病了,让我回家看看.我下意识感到有祸事发生。

姐姐一再叮嘱我不用着急,没有多么严重。但我却敏锐感受到她的语气存在故作镇定的嫌疑。

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我慌忙借了同事的摩托,油门加到最大,六十多里路程几乎没有松开过,路旁的景物高铁一样迅速向后飞逝,不到半个小时就冲到村里。

姐姐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回家,在她一脸惊愕的表情中,我看到父亲躺在炕上,鼻青脸肿,额头凝着血斑……

我当时就炸毛了,咆哮发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父亲已经五十六岁了,我母亲早逝,他单身干了半辈子庄稼活,抚育姐姐跟我成人。他对我俩要求很严,一直扮演严父的角色,在家中说一不二。看到我的样子,立刻眼光犀利,没有好气训斥,让我别管闲事,赶紧吃点饭回城上班去……

还是姐姐悄悄告诉了我事情真相。

原来,我家在村西头有一亩二分水浇地,还是八二年联产承包时候集体划分的。那地块土质好,肥力足,一年两季粮食,小麦、玉米,产量都很高,足够父亲跟姐姐家的主粮供应,两家都很看重。

哪知前几天,村里突然以发展集体经济为名,硬要把土地收回,每年仅给二百元钱的补偿。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实际上是村委主任家自己要在那里建冷库。

我父亲当然不认可。然而对方仗着家族势大和权力在手,完全不管父亲的态度,断然施工。

父亲气不过,现场阻拦,遭到对方一家群殴,遍体鳞伤,一条腿也给打折了……

我心中邪火忍不住腾腾直冒,感觉头发都要竖起来,面部肌肉极度抽搐,杀人的心都有……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自从母亲去后,父亲养育姐姐跟我,在我俩面前,很少有笑脸,动不动就发火,呵斥打骂,我对他更多的是敬畏,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儿亲情。但这次不知为什么,见到父亲如此境况,我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也许年龄增大,我终于开始体会到父亲的不易。

姐姐看到我的样子吓坏了,一再祈求我不要冲动。

我咬着牙问姐姐,为什么不报警?

姐姐苦涩解释,他家侄子就在镇派出所当警务,报也没用……

我听了姐姐的话,闷着头吃了午饭,在父亲的一再坚持下,决定回去上班。

父亲严厉警告我不许去惹是生非,否则会打断我的腿。

在他眼里,我永远是个孩子!

我唯唯诺诺,告别姐姐,发动摩托走上回城的路。

我们村是个典型的山村,三面环山,仅在西边有一条进出的通道。

回城路过旁边我家那一亩二分地,来的时候匆忙,没有在意,如今经过这里,我着意观察了一下。

只见周围耕地的庄稼都被破坏,即将吐穗的小麦被连根翻起,堆在四周,两辆大型推土机发出刺耳的噪音正在工作……

我把摩托车停好,慢步走过去。小时候山村落后,连县城都没去过,没少在这里拉犁、割麦、掰玉米……风吹日晒的岁月十分深刻。

“喂——干什么的?”有人老远大声吆喝,“哟——陈老二啊!你来干什么?”

我眯着眼睛看去,一个矮墩墩的家伙急步向我走来。这人我认识,真名忘了,外号“四瞎子”,是我们村村委主任的侄子。村委主任姓司,兄弟五人,子侄众多。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动不动惹是生非,欺男霸女,并且借此获取好处,是村里的恶霸,大半个村子的人家给欺侮过。

“陈老二,你过来干什么?是不是承包地给征了不服气啊?”四瞎子走到我跟前停下来,斜眼看着我,满脸不屑。

“不服气怎么地?”我忍不住呛道。

“不服就收拾你!你麻的!”四瞎子一言不合,破口大骂,抬脚就踹。

我迅速一退。四瞎子踢了个空,摔倒在地,恼羞成怒骂道:“哟,你他麻敢动手打我!”翻身起来,挥舞着一根拖把棍粗细的钢筋向我扑来。

这狠戾的家伙,原来早就准备好凶器,要给我好看。一言不合,就动用如此极端手段,看来别人的性命在他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那铁棍化动空气,带着十分凌厉的风势,这是不要我命也要我残废的举动啊!

如果放在以前,我早就歇菜了。因为我的体质确实有限,虽然不能说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终究很一般。父亲当初就说过,这孩子要是走不出农村,这辈子得饿死。

不过现在不同了,我体内有个神奇的东西,她改造了我的体质,让我的身体强壮,而且灵活、敏捷。

我连连闪过对方要命的动作,瞅准机会,一脚将他踹倒。

这小子反咬一口,杀猪一般大声喊叫:“陈老二打人啦!陈老二打人啦!”

随即我就听到远处村口传来许多凶狠的呼喝声,抬头一看,至少四五个人各自拿着铁锨、锄头、镰刀等工具从村里飞跑过来,他们都是司家的子侄辈。这么快就有行动,显然早就监视着我,等发现行踪,他们就互通声气赶了过来。

人多势众,还都拿着凶器,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我的瞳孔迅速收缩,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

他们根本不容我说话,上来就是围殴,丝毫不管手里的凶器对准的是我身体的哪个部位。

我知道像这种情况,千万不能给他们围住,否则施展不开。双拳难敌四手,猛虎还怕群狼。我一边闪躲,一边乱跑,躲避他们的包围,闪躲中先后踹倒一人,晃倒一人。

司家人越发疯狂,就像尝到鲜血的饿狼,红着眼追赶我,那疯狂劲儿令人不寒而栗。若非体内宝贝的加持,换做平时的我,一准吓瘫在地。

很显然,村里听到了这里打架的消息,不住有人赶来。有人大声劝阻,但司家人哪里肯听。

我知道今天的事儿不能善了,对方六个人,都拿着凶器,我赤手空拳,只要不打死人,怎么也算正当防卫吧!

我正要下恶手,一阵急促的三轮发动机声音传来,随即伴随尖锐的刹车声,可见车速多么高。接着我就听到父亲急切嘶哑的声音,让司家人住手,但没人听他的。

突然间,我听到姐姐尖利之极的惊叫和围观人群无比惊骇的呼喊。抬头一看,不禁魂飞魄散。只见父亲一柄菜刀横在脖子上,刀刃闪着白亮的寒芒,十分凄厉地喊道:“司村长,你让他们住手,不然我陈久义今天就死在这里,让全国人来评评这个理!”

村委主任早就来到这里,一见这种情形,估计也怕事情闹大了,一连几声喝止司家人的行凶。不过他不依不饶,问我父亲他们司家人受伤了怎么办?

我父亲咬牙答应,包赔医药费和一切损失。

父亲弓着腰歪歪斜斜站在三轮车上,由我姐夫扶着。我站在旁边,巨大的耻辱犹如潮水一般汹涌。

“凭什么?凭什么?”我感到自己的眼角都要裂开了。

啪啪——

父亲弯下身,狠狠扇了我两个耳光。“老二,你想气死我吗?”他弯着腰剧烈咳嗽,眼泪混着血水。

“爸,你干什么?打老二干什么?”姐姐哭喊着。

父亲虽然打了我,但我理解他的苦心,眼泪不由自主掉了下来。我咽了口唾沫,下定了决心,用少有的乖巧语气对父亲说:“爸,你别生气了,我这就走!”

父亲狠狠看着我,“走,赶紧走!”

我揩了一把眼泪,抬头看着村委主任。他站在离我们大约二十来米的地方,六个刚才动手的子侄辈手拿凶器,挑衅地看着我。

我缓缓摇头,轻轻对自己体内的小东西说:“善恶有报,因果自择。小枣儿,出手吧!”

在我的内视下,丹田内一株小小的枣树枝叶一阵颤动,我立刻感到一种玄妙的体验,大地的磅礴,生命的旺盛,生物的繁多……

“一群人渣,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我在心中淡淡道。

随即我就感到小枣儿沟通了司家人所在位置那方土地上的花草,而这些花草又与无数生物沟通,后者迅速行动,不知不觉进入司家人的体内。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馄饨不爱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