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私藏的秘密》徐父 徐团团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私藏的秘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林小闹

角色:徐父 徐团团

简介:「安静内向小透明」X「开朗外向风云学霸」
开学那日,江昂在操场上,大声呼喊徐团团的名字,喊进了她心里。
俩人小心翼翼揣测彼此的心思,“勾心斗角”的迈入了成年。
徐团团画了好多「秘密」,江昂也藏了好多「秘密」。
多年再见…
她变成『冷静淡漠的画家』,他变成『强忍爱意的教授』
她一层层的剥开他的秘密……
他一遍遍揣摩着她的画作……
江昂,你带我走出深渊见到光明。
其实,我一直都知,那不是光明,而是足矣焚尽的烈火…

私藏的秘密

《私藏的秘密》免费阅读

二〇一〇年,夏末,盛国。

闷热的天气,难得吹过一阵清风,徐团团穿着淡紫色的裙装,裙摆处浮起些褶皱,一头乌黑的长发,也随着微微撩动。

16岁的年纪,脸颊上还挂着孩童时的标配,婴儿肥,白皙中泛着淡淡的粉晕。

她站在院中,抬头望去一棵不知名的树,树上开满了深粉色的花,有些艳俗。

被风一吹,几朵娇艳的花,似有些松动,摇摇欲坠。

院中响起了欢快的音乐,泳池四周站满了着装讲究的外国人。

徐父从屋内款款走来,身边挽着一个女人,一身明黄色长款连衣裙,搭配着夸张的黄金饰品,猛的看去,到与房子上的金色柱子融为一体。

随着佣人敲击酒杯的声音,徐团团的目光也从树上转了过去。

她对颜色有种与生俱来的灵敏,喜欢淡色,正如她的性格,清淡如水。

看到继母这一身鲜艳的装扮,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徐父拿起麦克风,用流利的英文,说着谢词,招待着今天的宾客。

热闹的场面,让徐团团一贯内向的性格,很不自在,手不自觉的在身体两侧轻轻晃动,最终还是放在身前,紧紧的勾住。

因为她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

徐父放下麦克风,与身边的继母当着众人面,轻吻了一下。

在场的宾客鼓掌,欢呼,庆贺道:“结婚十周年快乐。”

徐团团背脊一阵阵的发凉,起了些生理反应,她有些想走,离开这种场合,可徐父的眼神递了过来,对她招了招手。

这种场面,自从6岁来到盛国就有,她本应该习惯的,可依然觉得别扭。

众目睽睽之下,仿佛被人扒光了衣服一般,穿过金发碧眼的人群,面露尴尬,走到徐父身边。

继母不像平日里那样对她冷眼,反而一把拉过她冰凉的手,强硬的摊在了自己手心中。

在闪光灯中,又一次的完成了假意摆拍的全家福。

这张全家福将会同以往一样,摆在家里最明显的地方,供来往宾客参观。

徐父是个生意人,自从徐团团的母亲在江北过世后,就来到盛国发展,把还在襁褓中的徐团团扔给了姥姥。

要不是6岁那年姥姥过世,由于法律因素,未成年人需要有个监护人。

恐怕,她这辈子也很难见到徐父。

全家福刚拍完,迪恩就扯过徐团团的手,把她拉到一边,救她于水火。在场众人早已见怪不怪了。

本就是世交,又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早就是别人眼中的一对。

但迪恩的父亲,从不这么认为。

他的家族是盛国贵族,要不是因为生意上的往来,恐怕不会主动去跟一个黄种人扯上关系。

继母主动找到迪恩的母亲去攀亲,拿着重礼,左右逢缘,才有了现下徐家在盛国的一番事业。

迪恩与他们不同,至少在16岁徐团团的眼中是这样的。

他单纯温柔善良,深邃的眼窝中有着一副墨蓝色的瞳仁,忽闪着浅色的眼睫毛,如同一轮日照,照在四周人身上,暖洋洋的,让人生出了一丝依赖。

在盛国学校中,迪恩更是不同别的男孩。虽有着显赫的家世,但从不炫耀。在徐团团被他人孤立、无助时,他还会保护她。

“团,你要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咱们就去画画吧。”

徐团团笑着点了点头,兴许是他身上的光太暖,使她的脸色有些泛红。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

可竟连徐父都没想到,迪恩的父亲主动找到了他。

“迪恩将在两年后,成年时,与另一个贵族家庭的女孩订婚。希望你的女儿不要影响迪恩的成长。更不要因此被人说闲话,免的降了我们贵族的身份,给你带来生意上的不便。”

这是来自权势的警告,徐父知道自己要想在盛国发展,免不了倚攀这棵大树,不敢得罪。

夜晚,徐团团坐在画框前,脑中的灵感涌来,刚要下笔,就被敲门声打断。

“团团,睡了吗?”

徐团团放下笔,这个时间段,徐父过来找她,多半是大事。

不一会,徐父就推门而进,坐在了她身边。

冷眼看了看她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去往「华夏江北」的机票。

“你要高中了,假如喜欢画画,回国发展是对你有利的。”

事发突然,她看了看上面日期,竟然就在后天。

徐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是说道:“江北的学校已经帮你联系好了。”

徐团团楞了一下,她向来不敢质疑父亲的决定,可这次实在不解,犹豫了半晌,还是开了口:“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念书?”

徐父看着她,眼中似有一丝不舍的神情,徐团团心里一惊,长这么大,徐父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看过她。

16年来的冷言冷语,哪怕是她过生日,都只是命家里的佣人随意做份蛋糕,不会送她生日礼物,甚至吝啬到,连句“生日快乐!”都不会说。

徐父没有过多的回答,只是一只手缓缓抬起,随后在她的脑顶上定了定,就收回了。

转身道:“明日我会让人帮你收拾行李,早些休息吧。”

她的头顶,终是没等来那期盼已久的温热,看着徐父的背影出了门,一种莫名的心酸,直涌鼻尖。

她不明白,明明是亲生父亲,为何要这样对她。

16年来,没有一丝温暖给她。哪怕是家里来了宾客的孩子,父亲都会与他们亲昵的抱一抱,可她呢…

徐团团躺在床上,那张飞往江北的机票,就那样平静的躺在画框边,旁人看来,那张纸不具有任何力量。

可对她来说,那是一个16年来未解的心结,无形的力量,撕扯着她的每根神经。

这晚,她做了个梦,回到了6岁那年,第一次踏入家门。

欣喜的拿起自己宝贝的画册给继母看时,却被她当场撕碎,扬在空中。

只因在牌桌上输了钱喝了些酒,嘴上不停骂道:“你个小克星怎么不去死!克死你那个短命的妈和姥姥,还想来克死我?去死!去死!克星克星!”

奈何当时只有6岁的年纪,哭的喘不上来气,拼劲了全身的力量,用拳头抗议着。

恰巧父亲刚进家门,不分青红皂白,就将她重重推倒在地:“团团,怎么可以打你阿姨!?你姥姥是怎么管你的!简直没有家教!”

那段时间,她不愿承认,每日冷言冷语的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于是,把零用钱攒起来,偷偷的做了亲子鉴定,可结果却是亲生父亲无疑。

她总在想为什么没了妈妈,也同没了爸爸一样,从那以后,她在家如同隐形人一样,不受父亲重视,遭受继母白眼。

童年,原本瞳仁中都映着彩虹的年纪,却填满了灰色。

索性这样的日子,到养出她安静的性子,安静的上学、安静的画画,成为了她生活的一切,只有在甄别色彩时,瞳仁中才会有光。

……

临走那天,她还是同以往一样安静,在家里,只充当一个幽灵的角色。尽可能不去“吓”到任何一个人。

继母依旧画着浓妆,穿着艳丽,挽着徐父的手臂,上了车。

徐团团看着她的脸,甚至都能想象出,她回来后,开香槟庆祝的场景。

庆祝,家里的“幽灵”终于被驱逐出去。

而徐父,只是轻声:“一路平安。”随后头也不回的让司机开了车。

在家里的佣人帮助下,把行李抬到了出租车上,去往机场。

在机场,她看着行李被传送带送走。

仿佛那就是她自己,一直任人摆布,逐水飘零。却不能说什么,安静是她对不满的唯一宣泄。

她苍白脸色,拿起手机,想要给迪恩编辑一条离别的信息,毕竟那是她在盛国十年来,最好的朋友。

可想了想,还是关掉了手机,挪动着沉重的步伐,去往了安检口。

可她不知道,几分钟后,迪恩大闹机场,就为了找到徐团团。

随着广播播放,「飞往华夏江北的飞机,已起飞。」

他瘫坐在地,16岁的男孩,第一次尝到离别的滋味。

……

飞机落地时,恰巧是9月1日,开学的日子。

徐团团看了看表,已经7点半了,赶忙打了辆出租车,赶往「江北一中」。

“师傅,麻烦快一点,我开学要迟到了。”

“呦,小姑娘够拼的,刚落地就上学?”

随着油门加大,她终被堵在早高峰中。

望着车外高楼林立,十年未归,竟没想到江北发展的这般好。

车停在「江北一中」门口时,已经8点50了。距离9点的开学典礼,只有10分钟。

校园很大,大的她有些转向。

看着通知短信中说的「礼堂」,询问了几名穿着校服的同学,来到了操场旁一个长满了爬山虎的楼前。

只听老旧的铁门发出“吱扭”的声音,一个男生的背影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他个子高高,有些偏瘦,穿着一身白色T桖和深色运动裤,匆忙的往操场方向跑去,嘴中喊道:“徐团团?同学在吗?”

这是她回到江北的第一天,第一次有人喊出她的名字。

她安静的站在男生身后,没有出声,任由男生在操场上的奔跑,呼喊着名字。

那一声声的急切的呼喊,是16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错觉间,竟然觉得,自己的透明体质,也会被别人需要着。

一个男生,一个还不认识的江北男生,就这么在操场上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

听了十年外文的她,在这一刻不得不承认,还是中文名字最顺耳。

可不一会,就见男生,有些丧气的向「礼堂」方向跑回。

一时间,徐团团有些心虚,下意识的想躲藏起来,慌乱中,随手拉开礼堂门,躲了进去。

门外,男生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吞咽了一下口水,仿佛犯错的孩子,硬着头皮,推开了门。

门再次发出了“吱扭”的声音,从里面打开,随后发出了男生痛苦的声音“呃…”

“对不起,同学。”徐团团愧疚的抬头看去。

男生的个子高,用徐团团画画的“职业习惯”来看,估摸出足有186。

对于她这种处于中等身高的人来说,抬头看他都觉得有些费力。

他揉着微红的额头,一声:“没关系。”随后望去徐团团羞愧的脸。

徐团团错了错眼珠,动了动微长的睫毛,轻声道:“同学,请问,这里是开学的礼堂吗?”

男生这才把手放下,露出略微青涩的面容,他的脸型很小,高挺的鼻梁下长了一张偏红的唇,显的皮肤泛白,浓眉下一双狭长的眼角下,有一颗不太明显的痣。

徐团团,微微张口,不自知的脸颊泛了红。

“你是徐团团吗?”这是男生第一次当着面喊她的名字。

她点了点头:“徐团团,高一一班的。”

男生微微皱起眉头:“怎么才来?找了你半个操场。我叫江昂,也是高一一班的。”

“江昂…”她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对不起,路上堵车,又不太熟悉学校…”

“没关系,快点吧。”

开学典礼,在二层。

徐团团侧开身,示意让江昂带路。她拎着沉重的行李箱,上楼梯时有些吃力。

江昂看着她,回身一把便把行李箱拎起。

本想说些客气的话,可江昂脚下飞快,根本来不及说话,一连迈了几节台阶。

她只好紧紧跟上,生怕跟丢。

江昂把行李箱放在不碍事的地方,指了指自己班级所在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金霞是他们的班主任,在旁道:“江昂不错啊,找到了徐团团,还知道帮她搬行李。”随后又看了看徐团团,在手中的签到名单上打了个对勾。

徐团团跑的有些气喘,坐在一个梳着马尾辫女生旁边,女生生了一张古典美人的脸型,美中不足的是,颊旁冒出了一颗青春痘,对她笑了笑说道:“你好,我叫何岁瑜。”

她笑着回道:“你好,我叫徐团团。”

“噗,团团?大熊猫吗?”

徐团团见怪不怪了,从小到大,但凡见到华夏人,听到这个名字,多半都是这种反应。

她腼腆的笑了笑。

忽然,礼堂舞台上,传来一阵麦克风骚动的声音,几个校领导已经站在了台上。

江昂也落座,坐在徐团团的侧后方。

一旁的李伦,黑呦着圆脸,贱笑道:“行啊,昂哥,第一天上学,就帮女生拎箱子,美名传扬。”

江昂用胳膊肘戳了戳,随后喘匀着气息,偷偷瞄了瞄徐团团的侧影。

即便是在侧后方也可以看见她细挺的鼻梁,和圆圆的眼睛,丸子头上绑了个深蓝色的发带,可能是因为刚才上楼的影响,乱了几丝。

江昂心中暗笑:“徐团团,不光名字是圆的,就连头发都是圆的。有意思。”

当天晚上,徐团团拎着箱子,住进了姥姥的老宅子。

老式小区,一室一厅,深色中式装修,显得有些古朴,她摸过带有灰土的桌边,看着墙上还刻有小时候用刻刀划过的身高线,一时暖意涌心。

虽然在盛国呆了十年,但始终不觉得那是家。

而这间老房子,虽然地板翘起,屋内充斥着霉气,白色的墙壁早有裂缝脱落的痕迹。但却能让她莫名的安心。

简单打扫过后,蒙上的灰土,立刻不见,深色的家具上,又恢复了油亮。

拿过擦布,擦了擦姥姥和妈妈的挂在墙上的老照片,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夜晚,有些闷热,她的睡眠向来不好,再加上有些认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索性起来,坐在窗前的书桌上,打开窗户,阵阵凉风吹过,身上的薄汗渐渐褪去。

随手,拿出一张白纸,凭着印象,画了有关江昂第一幅小像。

个子高高的男生,穿着白色T桖,在操场上奋力的奔跑着,嘴中不停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而她,却一直在他的身后,没有回应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画到这里,她用指尖涂抹了些许灰色的颜料,在画中抹了道自己影子。

命名《开学》-团子 2010年.初秋

这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个名叫江昂的男生,会把她拉出深渊,望见光明。那光明如烈火,焚烧殆尽,寸草不生…

                           

原创文章,作者:林小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