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宁 廖先生《圣道开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圣道开天

小说:传统玄幻

作者:编空匠

角色:陈宁 廖先生

简介:重生在这个圣人如林的时代,他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
可上天既然给他重活一次的机会,
他定然不会辜负这一世!

圣道开天

《圣道开天》免费阅读

圣道初开,万族争鸣。

洪荒古蛮由六族大圣执掌。

妖圣,蛮圣,龙圣,狐圣,巫圣,鬼圣。

正所谓,妖有妖丹,蛮有蛮纹,龙有龙台,狐有九尾,巫有巫术,鬼有鬼路。

一族有了自己的圣道,便能顺势修行,成就大圣之位。

而那时,人族尚未开化,不通世礼,未得其道。

被六族视为贱种,奴役数千年。

人族先贤们不忍族人被奴役,于是游四海,平五山。

历经千年沧桑,终悟人族之圣道。

后篆书:《论语》《大学》《中庸》《孟子》,《易经》《尚书》《诗经》《礼记》《乐经》《春秋》,教化世人。

此十部经典被奉为,人族圣书。又被称作:四书六经。

就开创了人族圣道。简称:儒道。

只可惜,十部经典是种子,虽有照耀万世之潜力,可尚未枝繁叶茂。

想要立足与洪荒古蛮,人族还缺气运。

洪荒17695年,妖族大圣拓跋坤不满人族反抗,率百万妖众,大举入侵。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周文王,孔子,孟子,荀子,韩非子等,十余位人族大能及时赶到。

只可惜,诸位大能仅是半圣,又怎能与大圣一战。

危难关头,只见孔丘手持文宝《春秋》书,脚踏文宝战车飞入空中,高声诵读。

以半圣才气,诛杀妖族。

后又为人族借来了872年的气运。

自此人族大兴。

大圣拓跋坤见人族气运未灭,苦笑摇头,摔百万妖众离去。

但在离去之前,它对天立誓,872年后要将人族连根拔起。

经此一遇,半圣孔丘为人族立下大功,文胆大成,至此封圣。

被后世尊为:孔圣。

而后的三百年,孔圣定文位,开科举。

以读书人为基石,发展人族圣道。

开创了才气时代。

……

869年后,距离人族气运衰退仅剩3年。

梁国,庄州,陇县,余家村。

私塾里,朗朗读书声传来。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声音高亢而洪亮。

只见十来个少年,手捧《木兰诗》高声诵读。

正堂高悬孔圣画像,一排排破旧的桌椅摆放整齐。

诵读间,一位老先生缓缓走进学堂。

先生两鬓斑白,一袭书生长袍,双目浑浊。

此人名叫廖树根,是余家村唯一的教书先生。

据说当年,他只差一点就考上童生,成就文位,获得才气。

文位,是读书人的境界。

分别是: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学士,大儒,半圣,亚圣,圣人。

代表着才气的十种境界。

在这个世界,文人不在手无缚鸡之力,他们甚至能‘出口杀人’。

据说仅是秀才文位者,便能凝聚才气使用‘唇枪舌剑’杀人与百步之外。

若达到大儒文位,更是‘字字如山’开口便能决定千万的人生死。

而踏入圣境者,焚山煮海,举手投足间便能毁灭一国。

望着自己的弟子们,先生厉声说道。

“三日后,便是县里一年一度的童生试。”

“若谁能高中,就有资格入圣庙,拜众圣,获才气,得文位。”

“汝等千万要记住,是否做官不重要,重要的才气和文位。”

“官位只不过功名利禄,而文位和才气,才是你们立足的根本。”

“谢先生教诲!”

孩子们拱手答到。

下一秒,廖先生扫视教学堂一眼。

直到看见学堂最后一张课桌前,空无一人,这才冷声笑道。

“那个废物又逃学了?”

众人沉默不语。

“丧门星,就算是圣人经典也难以教化,真乃废人一个。”

“汝等需远离此人,勿要与之交善。”

“你们前途远大,千万不可被他耽误了。”

众人齐齐点头。

可就在此时,学堂墙角传来一声冷哼。

只见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正在角落罚站。

他叫:余四方。

是余家村本地人,为人憨厚。

听到这话,余四方十分气愤,心里暗道。

就算陈宁来上学,也只会被你赶出去,还到不如不来。

这老匹夫酸腐得紧。

三年前,陈宁生了一场大病,变得痴痴呆呆。

老匹夫怕被别人笑话,不愿以再教陈宁,但碍于梁国法律,不敢让他退学。

可那之后,他千方百计打压陈宁。

只要陈宁一来上学,就以各种理由将他赶出教室。

甚至唆使村里子的大人,孤立陈宁。

就连自己跟他走的近些,都要被罚站。

可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

他最近发现,陈宁有了很大的变化。

不仅不再痴傻,甚至才学大有长进,其见识更是远超这老匹夫。

本次童生试,他必定高中。

所以余四方不仅不会疏远陈宁,还要和他交朋友。

只要抱紧了陈宁的大腿,说不定真有机会出人头地。

想到这,余四方有些小得意的笑了。

时至傍晚十分,私塾放学。

余四方从书篓拿出一个红薯朝门外跑去。

走出村子,来到后山。

远远的就见一少年正在挖野山药。

少年一身的粗麻衣衫,其上打满无数的补丁。

虽然面目清秀,可身材却十分消瘦,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

“陈宁,我就知道你在这!”

“饿了吧?给,这是俺娘给俺做的午饭!”

说完,笑眯眯的递过红薯。

见状,陈宁微微一楞。

“我吃了,你吃什么?”

“没事,俺不怕饿!”

陈宁微微一笑。

将红薯分为两半,递给余四方一半。

余四方一边吃着红薯,一边问道。

“三日后的童生试,你准备的咋样了?”

陈宁思索片刻。

“嗯……”

“童生试,只考两门。”

“其一,诗词。其二,经义。”

“诗词主要以战诗词为主,近百年来人族与妖族战事连连,朝廷需要大量的战诗词诛杀妖族,所以必考。”

“而经义以天地人和为主要考点。”

“去年考的是人和,那今年就考天地。”

“天地也就是天文和地理。其实咱们脚下的大地是圆的……嗯,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球。”

话说到这,陈宁马上意识到,有些说多了,于是闭口不谈。

“啊!这怎么可能?如果地是圆的话,咱们不就站不稳了么?”

余四方惊骇的看着陈宁。

陈宁神秘的一笑。

“有些事,解释起来太复杂,说了你也不明白!”

“你只要记住,地是圆的就可以了。”

“哦!”余四方眨巴着眼睛,点点头。

“那诗词方面呢?你也知道我没什么诗才,可否提点一二。”

听到这话,陈宁把最后一块红薯放进嘴里。

起身在地上草草写了几个字,便转身继续挖野山药去了。

余四方满脸疑问看向陈宁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随后,又不甘心的看向地上。

只见地上浅浅的写着一首,他从未见过的诗文。

《凉州歌》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原创文章,作者:编空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