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包办婚姻也可以天下第一甜最新章节,沈瑶 苏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七零,包办婚姻也可以天下第一甜

小说:年代

作者:尺书

角色:沈瑶 苏珍

简介:(大概是,娇气包嫁残疾大佬,最后都骂她是被宠坏的小妖精)
娇气的小桃花精桃夭夭被天雷打中到了七零年代,再睁眼发现自己已经嫁人,更是被婆家磋磨不成样,前有嫂子挑破婆媳关系,后又换亲堂妹来炫耀婚后生活,时不时还有人嘲笑她黑丑,刚好配残疾丈夫,可后来,笑话她的人忙着下地割草讨生活,桃夭夭却是穿着最新的裙子蹦跶去上学,小皮鞋不沾泥,衣服不重样,容貌渐渐变得丰姿冶丽,背地里人都说严海川娶了个狐狸精,把他迷的半夜去挑山泉水,就是给那狐狸精洗脸!

七零,包办婚姻也可以天下第一甜

《七零,包办婚姻也可以天下第一甜》免费阅读

“娘!你不是把她打死了吧?!”有个年轻女人害怕说道,

“她那是装死,想躲过偷罐头的事!”

“那是,娘,谁都骗不过你,沈瑶她还敢在你面前耍小聪明!”

一阵霹雳砰啷摔门,期间夹杂着尖锐又沙哑老太太怒骂声,

伴随着天旋地转的难受,桃夭夭被迫接收了一段陌生的记忆。

她原本在现世纪修炼百年的小桃花精,磕磕绊绊积攒了灵气,终于有所感悟渡劫,

没想到最后出了变故,最后一道天雷打散了她全部修为,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这里,

这具身体叫沈瑶,跟她名字很相似,可从接收的记忆来看,她跟沈瑶完全不像,

她虽然是刚能修成人形的小桃花精,但也是不是软包子让人随意拿捏呀!

偏偏沈瑶是傻的厉害,先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被亲父母哄骗两句回去定亲,聘金则是给哥哥留下娶大嫂!

后被堂妹换亲,因为当兵的男方腿受伤可能站不来,堂妹哭闹不肯嫁,没人问过原主,直接换亲!

原主嫁到严家,没男人撑腰,她在婆家也完全被当成牲口在用,被蹉跎的不成样子,

还被婆婆嫌弃干活偷懒吃得多,伸手敢夹一筷子菜就要被骂好几天。

就在不久前原主砍柴回来又累又饿,是看到婆婆站在门口,耷拉眼角,眼里都是凶狠,

本以为只是跟以前一样挨骂,没想到这次婆婆拿起撑篱笆的棍子就打了过来!

原主被打的头出血,晕了过去,让她这个没有渡过天劫的桃花精,魂魄占据了身体。

刚缓过头痛好受些的桃夭夭站起来,老太太还在外面骂不绝口,原主被欺负的放弃了活下去的念头,让她活了下来,那欺负原主的人,她一一都不会放过。

有血从桃夭夭眼角到下巴,三嫂苏珍听到响回头看,吓得原地惊叫,

桃夭夭不看她一眼,冷笑跟婆婆张桂英说:“我没死,你打我满头血是铁证,婆婆要取儿媳妇的命,只能让民兵过来评理了,”

“你敢!小贱人,老娘打你就是天老爷来了,我也是应该的!”看平时任打任骂的沈瑶敢还嘴,气的嘴抽抽,拿起靠在门边的棍子就对着桃夭夭打,

张桂英年轻的时候头受过伤,是神经有些问题,没人跟她说话,她也是头一直点,头发一把乱抓,用一根蓝色的线给捆着,她个子小,看人上挑眼角,有一股尖酸刻薄,

“也不看看你什么样,还天老爷来管你,多大的脸,”桃夭夭冷嘲道,

张桂英一愣,随后反应过来,

还敢骂她!

看她今天不打死沈瑶这贱蹄子!

张桂英拿起撑着门的棍子就打来,凶狠狠落在人身上骨头都要断,

桃夭夭可不是原主,棍子落下来她一把抓住张桂英的手腕,在张桂英要破口大骂时,手上用劲,张桂英没站稳直接倒在地,

“啊!!”不远处看热闹的苏珍捂着头大叫,她面前落着刚刚张桂英打桃夭夭的棍子。

桃夭夭看去,苏珍一脸惊恐的看着手的血,刚刚棍子也是打中她的头,也流血了,

“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要惩那些烂心肝的人啊,”桃夭夭呼吸有些急,原身有一天一夜没吃饭了,刚刚用的那点儿力都让她发虚,

“娘!你看沈瑶她偷罐头不认错还骂人打人!”苏珍高声喊道,装模作样的跑去扶老半天都没起来的婆婆,

张桂英被苏珍拉起来,她抬起头,苏珍一愣,桃夭夭则是噗呲笑出声,这老妖婆竟然门牙被磕断了半截,

“你!”张桂英看沈瑶还敢笑,可一开口她也发现不对,赶紧伸手摸牙,在确认真的缺一块了,顿时怒火中烧,利落起来飞舞着双手要朝沈瑶抓,“贱蹄子!当初就不应该买你!苏珍,过来抓着她!”

苏珍不敢不听,同样,她想看沈瑶被打的起不来,跪地求她救命的画面!

顿时双眼放光的,搂着衣袖就跑过来,伸手是要扯桃夭夭头发,

桃夭夭没在怕的, 看准了苏珍快一步到跟前,她立即一蹲,顿时,惊叫跟惨痛声响彻严家院子,

“娘、娘,我不是故意的,是是是沈瑶她躲了!”苏珍看着手里一大把黑白掺杂的头发,手都在哆嗦,都能想象到接下来苦日子了,

她要把责任推到沈瑶身上去!

不然她跟两个已经被婆婆嫌弃的女儿在这个家就活不下去了!

桃夭夭忍着喘粗气,在旁边看热闹道:“三嫂,我这样怎么躲,明明刚刚是你推了我一把,你上次还跟我说,婆婆怎么不死,这样家里就是你做主了啊,”

张桂英听着猛然抬头看向苏珍,那双已经浑浊拉耸眼皮的眼睛里满是毒狠,“小贱人,烂肚子的东西!吃的多干的少,肚子怀的尽是赔钱货!你死老娘我都不会死!”

苏珍连连摆手要解释,不敢还嘴,她嫁过来这些年,是看到婆婆跳脚跟人对骂,

那家婶子是被她骂的气晕,可也不敢找上门来,因为婆婆生了四个儿子,

在乡下儿子多就是本事,她生了两个姑娘,去年她男人摔了,过年都被撵回娘家去,婆婆的说法是过年家里阴气太重,影响气运,更别说平常让两个上桌吃饭。

把矛盾挑起来的桃夭夭,看着张桂英头顶秃的那一块,心里舒服一大截,不能就这么完了,原主挨打,现在痛的是她呀!

“婆婆,知人知面不知心,过两天就是八月十五,听说三嫂是要回趟娘家,她哥哥媳妇是有了。”

“沈瑶你臭嘴乱喷什么,家里柜子钥匙都是娘一直带着的,我怎么偷罐头!我这几年过节回家,带的都是老三在外头捡回来鸟吃剩下的野柿子!”苏珍眼里闪过慌乱,怒瞪桃夭夭,

桃夭夭被她凶狠的吓得一个哆嗦,缩着头很害怕这个三嫂的样子,

“婆婆,三嫂都知道钥匙你随身带着,我怎么拿罐头?”桃夭夭小声道,在看到苏珍越来越着急时,她再很贴心的建议:“那可是罐头呢,那么精贵的东西,我们找民兵过来吧!”

“沈瑶!”苏珍慌了,

以前任由她欺负的沈瑶,今天怎么就变了?这是要害死她啊!

                           

原创文章,作者:尺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