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诗 顾潜《疯狂迷恋,重生之再次心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疯狂迷恋,重生之再次心动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皮卡丘大人

角色:唐诗诗 顾潜

简介:【甜宠+重生+校园+追妻火葬场+娇妻】
什么惊心动魄的暗恋,不过是痴人的独自狂欢!
唐诗诗暗恋顾潜三年,到了分别之际,她不甘心就此别过。
她要得到顾潜的吻,为这三年的苦恋做个了结!
谁知酿成了错事….
不得已之下,他娶她为妻。
无可奈何中,她嫁他为夫。
……
他肯定恨死她了吧,害他的完美人生留下污点。
可是惨的不止他一人啊,她也因此断送了前程。
经年已过,唐诗诗已为人妻,为人母,终日困在屋子里,麻木的度日。
逝水年华,顾潜同样为人夫,为人父,可他呢莺莺燕燕围身!
……
一场车祸,要了她命。
可谁曾想–
唐诗诗重生了,老天保佑,重来一次她学乖啦,绝对要躲得远远的!
去他娘的顾潜,负心汉,大渣男!
……
她对重生后的一切都满意
可谁知,她丈夫也重生了。还当着全体师生的面喊他老婆……

疯狂迷恋,重生之再次心动

《疯狂迷恋,重生之再次心动》免费阅读

我和他就要分开啦。

就让我吻他一次吧。

当做告别……

高考结束了!

精神紧绷的高中三年,正式告一段落。

在一声声欢呼声中,‘青城一中’的优秀学子全部解放,迎来了一场临别前的狂欢!

青城西边的郊区内,有一栋漂亮的别墅。多数时间无人造访,荒凉得像是一间鬼屋。可此刻却截然相反,别墅闪射出炫彩的灯光,狂躁的音乐一阵接着一阵传出,夹杂在音乐而来的是放肆的嬉闹声。

漂亮的泳池里,挤满了穿着清凉的少男少女。平时包裹严实的女同学穿上了比基尼,纷纷展示傲人身材。热情满满的男孩子们全围着女生转悠,憨憨地大秀肌肉、滑稽的搞怪逗得女生们笑的前仰后翻。

桌面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花花绿绿的颜色,奇形怪状的酒瓶,宛如他们色彩缤纷却又光怪陆离的青春。

喝酒的人很多,酒水消失的速度很快,但尽职的管家先生都会及时添上,这样的无限畅饮使得每个人都很上头。

此刻他们通通都迈向了成年,一个向往已久的年岁!

这是由高中生向大学生转变的重要时刻,这是对高中三年时光的告别!从此再也没有这样关系亲密的同学了。他们只想把一切抛之脑后,不计后果不断狂欢!

总得一句话,全在酒里啦!

暧昧的音乐,火热的气氛。

就连全班公认最乖的学生,唐诗诗,她也躲在角落里,端着晶莹剔透的酒杯小心翼翼的舔着。

唐诗诗蜷缩在柔软的沙发内,她特别容易害羞,同学一两句调笑她便面红耳赤。她自然不敢大胆穿上比基尼,开放的展现自己。但也特地换上了新买的裙子,是她妈妈送给她的毕业礼物。

同以往的穿着的宽松不同,裙子动了点小小的心机,运用了大人衣服的裁剪方式,更加注重表现玲珑的身体曲线。这身裙子衬得她肤若凝脂,腰肢纤细柔软,身体曲线诱人,徘徊在四周的男生频频朝她看去。

但唐诗诗专注于手中的酒,对火热的视线视若无睹,完全没有开窍的模样。

试探性喝完第一杯,眨巴嘴巴感觉味道不错,唐诗诗屁颠屁颠的跑去端来第二杯。她回到原地继续团成一团,胆子大了直接猛灌一口酒,“斯~,好辣!”她小脸儿皱成一团,苦着脸苦恼得要死。

过了今天他们应该很难见面了吧,唐诗诗伤心的想。她和顾潜是不是就到这儿了?本来也没有多大的交集,缺少同班同学这个身份,以后一定连见都见不上了。唐诗诗的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

她最好的朋友张晓筱说过‘你不跟顾潜告白,他一辈子都不知道你喜欢了他三年!’

是啊…..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顾潜眼中的自己,是不是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高中同学?只是这样的话,她好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唐诗诗抬头看向远处,选择这个位置是有目的的,从这儿可以清楚的看到顾潜。

顾潜和陈齐天在说话,地上一地的酒瓶。顾潜性子冷淡,自律克制。从满地的酒瓶来看他今天兴致也很高,到了毕业连冰块都会不舍么?他不舍得的东西又是些什么呢?教室里的桌椅,讲课的老师,或者是某个女同学?一想到这儿唐诗诗就醋得受不了。

没等唐诗诗从自己气自己中缓过神来。一个身材高挑,留着头短发的女生朝顾潜走去。她温柔的拍了拍顾潜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后两人朝角落中走去。有过暗恋史的人都知道,暗恋过程中你会自动收获一双火眼金睛,任何觊觎暗恋对象的妖魔鬼怪都能一眼识破。从她出现唐诗诗就知道,她喜欢顾潜,她比自己有勇气,她要跟顾潜告白。

两分钟后——

短发女生从黑暗中跑出来,意味着告白失败,唐诗诗稍稍放下心。但是情况并未好转,有了这个出头鸟,跟过来的女生更多了。

一个,

两个,

三个……

越来越多的女生走向顾潜,看着她们一个个被拒绝,唐诗诗被揪起来的心脏起起伏伏,心中五味交杂。为她们告白失败而高兴,同样非常的忧心。如果她也去告白的话,也是她们其中之一吧,被顾潜拒绝,宛若扑火的飞蛾,最终只会灰飞烟灭罢了。

愁,愁死人了……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唐诗诗搜刮来一地酒水。顾潜在外面拒绝排着队告白的女生,唐诗诗在里面同酸酸甜甜的酒作斗争,甚至学起了怎么帅气的吹瓶。等终于把酒全部干完时,眼中开始出现重影。敲了敲昏昏沉沉的脑袋,空间全部扭曲起来。除此之外,

热….

好热…

头好晕,好难受…唐诗诗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朝泳池走去。

“诗诗你醉了?”

… …

“放开,别碰我。”

她已经热的快要失去理智了。拒绝想要搀扶她的男生,唐诗诗踉跄的穿过人群,经过剧烈震动的音响,踢倒地上的酒杯,抵达泳池之前。

“哈找到了,就是这里。”唐诗诗停下脚步,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尖叫声和惊呼声里纵身跳入水中。

下沉、下沉,凉快了…..

声音也消失了,好安静….

就这样吧,像乌龟一样藏在水里。她不过是个胆小鬼而已,只敢躲在暗处的胆小鬼。

下一秒——

不知谁跳进水中将她捞了上来,那人的臂弯孔武有力,十分充满安全感。他抱着她冲上楼去。此起彼此的惊呼声,以及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响起。

唐诗诗面色桃红,迷茫的睁开眼,湿濡的衣服透出肌肤。

眼前的人是….

\”顾,顾潜?你怎么…\”

“你的行为非常危险。”顾潜的脸黑着,眼中全是责备。

唐诗诗脑子发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啥,只下意识的道歉:“对,对不起。”

顾潜沉静的看了她会儿,薄唇微启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只说了句“我先出去,你自己处理一下。”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凌乱的步伐像在逃跑。

“顾,顾潜!”唐诗诗叫住他,“请等一等!”

顾潜回头冷冰冰的问:“怎么了?”

脸色好可怕。

唐诗诗攥着手,紧张的喘不过气,但最终鼓起勇气喊道:“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空气安静了一秒,没有人说话。

“我知道了。”他说。

唐诗诗眨了眨眼睛,十分不解。

我知道了,然后呢?

眼见他又要走。

“你!”唐诗诗再次叫住他。

“干嘛?”顾潜的表情带上了愠怒。

唐诗诗心口一窒,这算什么?她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吗?明明放在心底小心呵护很久了的,他就连停下脚步一秒都不乐意吗?虽然这是她自己的感情,顾潜未免太绝情了,实在太欺负人了点!

已经喝晕头的唐诗诗难得的任性起来。

只见她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顾潜,一步步朝他走去。

不管结果怎么样,她今天豁出去了!

这三年牵肠挂肚的喜欢,这三年来对顾潜的心心念念,实在是太苦了。她总要讨点什么东西,就当为这份感情做结。

在酒精的催化,以及这份苦闷心情的折磨之下,唐诗诗的心脏锣鼓喧天。

胆子前所未有的大了起来。

“我说我喜欢你,唐诗诗喜欢顾潜!”唐诗诗大声的吼道,“非常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到快要死了!”

“喂,你…”

顾潜迟疑的后退两步,显然被她淑女向悍女转换的前后差别吓到。

唐诗诗没给他逃跑的机会,跨步上前一把拽住顾潜领口,醉醺醺的她走不了道儿,几乎是扑在顾潜身上,两人狼狈地抱作一团。

“唔……好高,没事干嘛长这么高!”唐诗诗不满的低喃。

不仅无情得气人,连身高都高的气人。

“乖乖给我低头!”

唐诗诗把顾潜的脖子往下拉,强迫他俯下身来。

“唐诗诗,你想干嘛?”

顾潜一脸煞气,虽然能轻松挣脱醉鬼但还是顺着她,两人几乎离得极近,几乎是脸贴着脸。

“长得真好看,就是讨厌死了,我都说喜欢你了,居然还这么凶。”唐诗诗大姐大似的拍了拍顾潜脸颊。

顾潜无奈:“我哪儿有…”

下一秒,唐诗诗踮起脚袭上了他的唇。

“唔–唐….你…”

即使她的动作生涩万分,但她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吻了上去,充满挑衅意味。

顾潜双眸微睁,浑身僵硬得像块木头。

唐诗诗狡猾地笑了笑,这声说不清是挑衅还是什么的笑声让顾潜的呼吸重了一分。

唐诗诗小心翼翼的吻着,心中大骇!

这绝对是她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了。

她在亲顾潜!

这绝对是他经历过最荒唐的事情。

他被人强吻!

淡淡的酒味,不知道从谁的嘴里来的。味道尝起来有点涩,有点苦,还有丝丝回甜。

好奇怪的感觉。

一场新奇体验。

唐诗诗心想就是这样,只要这个吻就好,只要顾潜的一个吻。

她将会就此告别单恋的三年,彻彻底底的从喜欢他这件事抽身而出。

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只要再亲一下下。

每天偷偷摸摸的观察顾潜,他走来时无视他可他走后又忍不住偷看,和他说上一句话连做梦都是美的….太多了,三年来的日日夜夜关于顾潜的太多了。

他轻描淡写的一眼,都能让她胸膛地动山摇。

顾潜从来都不喜欢她,她知道。

他不喜欢自己是意料之中的呀,那她就这样告别吧,对高中生涯,对…对顾潜。

用一个亲吻。

若是好运,顾潜会记住她也不一定——第一个强吻她的女生。虽然丑态尽显但她不后悔。

哪怕经年之后,顾潜的脑海中她变成了一团模糊的黑影,但至少,她曾短暂的在他生命中出现过。

唐诗诗对于顾潜至少有一秒钟是特殊的。这就够了啊。

不知不觉中唐诗诗的眼角划出一滴眼泪。

顾潜:“…. …”

她凭什么先哭。

也许是错觉,唐诗诗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

下一刻–

她感觉到顾潜搂住了她的腰,掌心灼热的温度贴着后背。

他竟然主动了!

这个发现让唐诗诗有些亢奋,心中阴霾一扫而过。

她将顾潜推到躺椅上,下一秒无法无天的欺身而上。

顾潜:“… …”

这家伙不能宠着。

“你好像喜欢这个?”唐诗诗在他嘴巴上啄了两下,没等顾潜说话或者说不敢听他说话,她立马低头再次低下头去,小声的低语,“…..我也喜欢”

这是她辈子做过最过火的事,简直狂到没边儿了。

顾潜一声暗哑的低叹:“你看着纯真,但最是狡猾。”

唐诗诗:“… … ”

他说什么,我听不见,我可是醉鬼,醉鬼只挑顺耳的听。

在一个人的放纵,另一个人的放任中。慢慢的,事态变得危险起来。

唐诗诗的鼻腔中充满了顾潜的味道,唐诗诗只是短暂的勇猛了一小会儿,顾潜便轻而易举的掌控主动权。

她实在太美了,顾潜心想。

她是他的,只能属于他的。

最后陷入黑暗。

….此处省略3031字….请体谅….

                           

原创文章,作者:皮卡丘大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