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勉 血奴《你是我的宠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是我的宠奴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林间牧笛

角色:秦勉 血奴

简介:秦勉,世间少有的S级奴。
京城第一豪门秦家三少爷贴身宠奴。
秦家三少爷有多宠她,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却背叛了主人,桩桩件件证据确凿。
秦家三少把她打得血肉模糊,亲自把她拖进奴监。
七年后,她带着一个小奴孩出了狱……

你是我的宠奴

《你是我的宠奴》免费阅读

京城奴监。

一道血红拖痕触目惊心。

从狱门一直延伸到监狱广场中央。

秦勉,世间少有的S级血奴。

却被主家打个半死,亲自拖进了奴监。

这不算是个大事。

送进奴监的血奴能自个儿囫囵走进来的,从建监以来,还从没有过。

豪门养奴,普通奴犯了事直接打死省事。

能被主家选中定立血契的奴,一般都有些天赋傍身,级别很高。

豪门对级别高的奴还是有些包容力的,没有主家会轻易把血奴送监。

高级血奴既然犯了主家忌讳的大事,被主家打得血肉模糊,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这个世道,再厉害的奴,也不过是豪门玩物。

秦勉,曾是秦家三少爷身边宠溺至极的奴。

此时却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趴在血泊里,心口不断涌出猩红的血液。

秦家三少爷秦故。

少年模样,美人骨相。

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血奴。

少年挺拔如松,身形却微微颤抖。

眉宇紧皱,眼眸蕴着化不开的暴戾。

他手中紧紧握着一把枪,白色衬衣上血迹斑斑。

被一路拖行的秦勉意识模糊,缓和了一会儿,有了些许生气。

她挣扎着微微抬起头,深深望向主人,顾不上心口的伤,满心想要留在他身边。

秦勉颤抖着伸出双手拽着主人的裤脚,沙哑哽咽。

“阿故,别丢下我,我错了……”

少年似乎有些动摇,蹲下身深深看着她,不自觉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脸。

眼睑一垂却扫到她白皙脖子上那个梅花标记……

少年眼底的温柔顷刻间化作冰川雪山,把心底澎湃汹涌的情绪生生压了下去。

他狠狠甩开秦勉的手。

“你就在这奴监里待一辈子吧!”

少年下定决心,站起身,抬脚大步走了出去。

秦勉趴在血泊里,一声声嘶喊。

“阿故……阿故……我错了……你回来……带我走,不要丢下我……”

秦勉的嘶喊一句句重重砸在心间。

少年脚步灌铅,眉头紧锁不开,却最终没有回头。

狱门重重关上,大雨倾盆而下。

秦勉八岁被秦家从奴校带走。

整整十年作为贴身血奴陪伴在秦家小少爷身边,朝夕相处形影不离。

秦勉从跟少爷签订血契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要离开。

更没想到会是这么惨烈的方式。

主人秦故温润如玉,这些年对她多温柔啊。

连秦勉这个名字都是他取的。

“阿勉,你是我见过最勤奋努力的奴,最优秀厉害的奴,也是我最喜欢的奴。”

她是全城最受宠的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最后这一年,发生了太多事。

起初还在自己的控制之中,慢慢一发不可收拾。

最终彻底爆发,直到秦故亲自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秦勉空寂无力的躺着,任由雨滴拍打在脸上。

一帧一帧画面闪过脑海,每一个画面都与秦故有关。

没有了秦故,秦勉恍惚觉得就这样死了也挺好……

反正从一出生她就背负着重重的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再思考不再挣扎。

很长时间后,秦勉意识慢慢归拢,不自觉把手放在小腹上。

感受到小腹微微隆起的温热,秦勉瞬间清醒。

她得活着!

奴监没有什么温情可言,都是犯了事的各家血奴,四面八方冷漠的看着她。

秦故终于等来的,是一名警官。

虽然视线模糊不清,但她如同抓到一棵救命稻草般死死抓住面前的警官,口齿尽量清晰的说道:

“请救我……我是京城第一豪门秦家S级奴,救我后我可以承诺为你做三件事。”

“三十五分钟前胸口中了枪,9mm卢格弹。子弹从前胸射入,预计卡在肋骨上,流血时间过长,我需要补血消毒取弹。”

“另外……我有孕在身,需要保住孩子。”

秦勉拼尽力气说完这一切,确保那名警官至少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救下自己的性命,才彻底昏死过去。

秦家,S级奴,她到最后也只能用这两样砝码去搏一次活下去的机会。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住进了奴狱最深处的监舍。

是谁救了她不得而知,但需要她的时候那人自然会出现。

秦勉从来没有什么好奇心。

五个月后。

潮湿阴暗,一个小小的天窗洒下奢侈的光。

奴监里的血奴戾气很重。

狱警对于奴的管理方式极其简单,只要按时完成任务,其它生死不论。

秦勉是唯一一个S级血奴,还是个女人,自然成了诱惑力巨大的活靶子。

秦勉已经不知道这是多少次被围在了广场中央那个诺大的“奴”字上。

血奴大都从出生开始受训,没有什么怜香惜玉,几乎都是按照杀人机器来培养。

所以,秦勉置身在这个几乎全是无人监管的监狱里,每天都要疲于奔命的应付没有什么人情味的血奴。

秦勉把手中的餐盒递给旁边的一名警官。

“楚警官,帮我拿一下,谢谢。”

那警官永远叼着一根烟,无所事事在监狱各处游荡,很是喜欢看血奴打架。

在秦勉看来,只有他颇为正常。

楚昭接过饭盒,笑着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秦勉轻咳了两声,这段时间她经常会咳嗽。

应该是中枪后又住在那阴暗潮湿处产生的后遗症。

她看向周围的一圈血奴,冷冷道:“动作快点,我今天想吃上热的饭菜。”

楚昭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就像非洲大草原上一群难缠的斑鬣狗,挑衅着一头落单的草原霸主。

秦勉话刚说完,不等斑鬣狗们发起进攻,原地一个飞踢,踹飞了最近处的一个血奴。

那血奴只觉得太阳穴骤疼,眼前冒着白亮的刺光,久久缓不过来。

秦勉的功夫都是悍斗中的狠辣招式,直击要害,完全没有虚招,配合凌波微步般的瞬移巧劲。

一众血奴全部躺下的时候,秦勉也觉得微微有些眩晕,怀孕六个月,体力大不如前。

秦勉刚准备转身,一个血奴爬了起来,阴狠的眼光一闪落在秦勉腹部,飞身就是一踹!

秦勉头晕目眩,身形却依然敏捷,一个侧身顺利避开那脚飞踢!

一记手刀劈向那血奴的喉咙,却没下死手!

那血奴几乎窒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几个月来,秦勉的分寸把握得都很好,伤人但不杀人。

不过正是因为她不杀人,血奴有些有恃无恐。

个个都敢迎头挑衅,秦勉几乎打遍了整个监狱。

楚昭把饭盒递了过来,扫了一眼她明显凸起的肚子。

“阿勉,你这样不是个事,难道要一直打到孩子出生?”

“这帮血奴没长心不计恩的,你不如杀鸡敬猴。”

她接过饭盒,三五两下扒完了饭菜,还好没有凉。

秦勉吃完看着楚昭。

“血奴不是没长心,不过是从小受讯,迟钝一些罢了。血奴认主,视别人如草芥,对主子是极为衷心的。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

楚昭从善如流,笑了笑。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至少你就是个长了心,有很多可取之处的血奴。”

秦勉把饭盒盖子盖上,离开了广场:“我跟他们,没什么区别。”

楚昭追了上来,面对秦勉倒退着走。

“我有点好奇,你这样的血奴,还怀着孩子,怎么会被主家扔到这里来?”

秦勉心沉了一下。

这几个月不断跟血奴缠斗,还有一个原因……

她想让自己每天在精疲力竭中耗尽心力,不去想秦故。

她已经离开他五个月了。

脑袋一空下来,就是他举着枪对着自己扣动扳机的样子。

冷漠又无情。

血奴忠主,是真的。

血契如蛊毒,定立血契的奴,身体里流淌的血与血契蛊毒相融,右手手心会凝成一个奴徽。

一旦成契,终生不可销。

                           

原创文章,作者:林间牧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