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沈桃 王嬷嬷《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风吹树叶绿

角色:沈桃 王嬷嬷

简介:我穿越了。
还穿越到了清朝。
一个四阿哥胤禛后院名叫沈桃的侍妾身上。
父亲和心爱之人为了利益亲手把她送到了四阿哥胤禛的床上。
而四阿哥胤禛的后院也不是好待的,和善知礼的福晋那拉氏,温柔纤弱的年氏,张扬跋扈的李氏,和一大堆的侍妾格格,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为了能在他的后院吃得饱,穿得暖,不被算计,我只能大力抱紧他的大腿。
他也待我极好,我该怎么报答呢?
给爷生个孩子吧,他是这样说的。
本文《清穿》+《甜宠》+《宅斗》+《宫斗》

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

《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免费阅读

疼,一种无法忍受的疼痛感袭来。

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冷冽的眼眸。

他五官轮廓有种清冷的美感,高挺鼻梁下呼出的温热气息直接拍打在沈桃的鼻尖儿上,痒痒的。

睫毛微微颤动,眼前的人影逐渐清晰。

男人,一个男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没穿衣服的陌生男人。

“啊!”

惊恐两个字,从沈桃水波潋滟的眼眸中喷射而出。直直投向了她面前的男人脸上。

“嚷什么,府上的嬷嬷没教你规矩?”

他哑着低沉的嗓音,眼中透出些不屑,握着她手腕的力度加重,沈桃拼了全身力量也挣脱不开。

“你,你,你谁啊?你不许看我,也不许动!”

对于沈桃的话,他似乎觉得滑稽,嘴角扬了一下,看不出喜怒。

“你这是什么把戏,欲擒故纵?可惜了,我不吃这一套。”

他非但没有停,反而愈发激烈。

平日里也算是懂得怜香惜玉,只是瞧着眼前这丫头脸蛋儿漂亮的没个边儿了,他有些忍不住。

再者说才刚还怕的发抖,像要晕厥了似的,怎么这会儿又泼辣起来了。

他不懂,也没理那在他看来等同于勾引的反抗。

听了他的话,沈桃大脑一片空白。

什么?难道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太过分,太过分了,即便他长得帅,但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什么欲擒故纵,我听不懂,你放开我,放开。”

“不懂?”

“对,不懂,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报警了!”

他依旧疑惑,俊眉微蹙,定然望着沈桃的双眸。

那是一双少见的美目,因为被惊吓而泛了红,娇嗔着嗫喏着。

似乎不像是说谎。

“什么警?”

“报警,把你这个流氓抓起来坐牢,怎么,怕了吧。”

他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上下打量着沈桃害怕与愤怒的情绪混杂在一起的小脸。

“流氓?”

他跟着重复了一声,没错,报警他听不懂,可是流氓这两个字四爷他听得可明白了。

“没错,你这样不是流氓是什么?你放开我,放开。”

他盯着沈桃一张透着粉嫩颜色的唇瓣,有些怔住了。

巴掌大的小脸,微微上挑的眉眼,灵动娇嚣的模样儿活活像是一只蛊惑人心的小狐狸。

府上女人不少,或是端庄,或是清丽,再不然是妖艳。

眼前的女人,却和那些形容词都不太沾边儿。

怎么说呢?

媚。

是那种刚刚好的娇憨俏丽,声音融合着小女人的媚态,眼睛里好像有钩子一样勾人。

“放开?既然这么不情愿的伺候,何苦爬上这床,又做媚态勾了我,不是欲擒故纵?拿副铜镜照照你现在全身的模样儿,还嚷着放开,恐怕真的放开你,你才要恼了不是吗?”

他嘴角噙着些笑意,却是令人胆寒的冷笑,他极为复杂的打量着身下的女人。

“真不讲道理啊你,是你逼我的!”

沈桃依旧挣扎着,既羞愤,又惊恐的朝着他宽厚的肩膀狠狠的咬下了一口。

这一口,她是使足了吃奶力气的。

“呃。”

他发出了一声闷哼,震惊之余,疼的一把放开了眼前的女人。

“你这丫头,放肆。”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沈桃,这样一个被家人送来给他做侍妾格格的女人,不对自己百般献媚也就算了,居然敢咬他。

被他神色中所传达出来的寒意惊到了。

沈桃害怕的向身后蜷缩着,无意间,手指碰到了床头上纹路精美的瓷瓶子。

哐啷一声,瓶身从床头滚落到了地面上,巨大的声响后,瓷瓶子四分五裂的碎了一地。

沈桃还没来得及为自己逃出他的魔掌而高兴呢,就被他一床厚厚的被子甩到了身上。

“你,最好裹紧了。”

密集而剧烈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啪嗒。”

门被从外面一把推开,一名身着青色长褂,腰间别着佩刀的高大男子神色紧张的跑了进来。

他身后密密麻麻跟了两队人,只是他身后之人全都安静的站在门外,垂着头听候调令。

只他一人走了进来。

“爷,奴才听到房内有响动,恐有贼人潜入府邸,担心爷安危,才擅自闯入。”

沈桃此时已经用棉被紧紧裹着自己的身子,只露出来个脑袋,眼前的情景着实令她吓的不轻。

攥着他扔过来的被子角儿,沈桃一瞬间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没那么可恶了。

被自己冒出来的奇怪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收了神。

心中暗自嘀咕道:“什么情况?拍电影吗?怎么全都穿着清朝的衣服?”

“我脸上有贼人?”

他起身将素色内衬穿到身上。语气冷冽的望向了进门的男人,男人见状连忙收回了看向他肩膀的目光。

那么红的一个牙印,咬的不轻啊。

觉察到他语气中的不快后。

进门的男子立马吓得垂下了脑袋,可他肩膀的咬痕太过瞩目,使他没法不一进门就直勾勾的盯过去。

“勒里明白,呃….勒里这就退下,退下。”

那男子有些结巴了,连忙用袖口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汗珠儿。

退着想要走出房间。

“回来。”

走到一半的男子连忙又绕了回来,只是全程低着头,等待着坐在沈桃身边的男人回话。

“亥时了吧,你叫苏培盛吩咐人把她抬出去,锁秋阁空着呢,叫她迁到那,扫兴。”

“呃,是,奴才明白。”勒里以为是自己扫了四爷的兴,吓得磕磕巴巴的。

此时的沈桃并不知道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时空。

直到沈桃被裹着被子抬到了锁秋阁,她头脑里的思路才慢慢清晰起来。

一路上她听到跟着的嬷嬷似乎都在说着,什么晦气之类的话。

只是声音很小,她半个脸都埋到了被子里,听得不大真切。

路途颠簸,全身被癫的快要散架了。

到了地方,直接把沈桃扔到了锁秋阁破旧的架子床上,吱吱呀呀的晃悠声,一度令沈桃怀疑自己要把床板压塌了。

“王嬷嬷,我们格格,还能回碧春院了吗?”

一个怯懦的女声响起,语气极为恭敬,又有些小心翼翼。

                           

原创文章,作者:风吹树叶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