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 秦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秦:麻了,祖龙非要我造反》最新章节

小说:大秦:麻了,祖龙非要我造反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秦草

角色:秦始皇 秦震

简介:【爆笑+种田+吐槽+轻松+考究党速进】
  始皇二十八年,秦草穿越而来。
  他有个素未谋面的渣爹。
  每每来信,除开要钱就是抨击秦国暴虐。
  嘶!渣爹该不是想造反吧?!
  ……
  这天,秦始皇出巡而归。
  阴差阳错下,被秦草误认为渣爹。
  秦草:老头,可不能造反啊!
  秦始皇:不行,必须得造反!
  不造反,朕怎么抓这票反贼?
  满朝文武+六国余孽:麻了,毁灭吧!谁能想到,最大的反贼就是始皇帝?

大秦:麻了,祖龙非要我造反

《大秦:麻了,祖龙非要我造反》免费阅读

始皇二十八年。

武功县。

正是隆冬时节,放眼望去白雪皑皑。

秦始皇着常服,吐出些许雾气。

环视四周,刚毅的面庞透着满意。

“举秦各地,也就关内还算富饶。寒冬腊月,依旧是炊烟袅袅。想来,武功县必是不缺吃穿。”

“天下初定,国泰民安,皆赖陛下之功!”蒙毅笑着作揖,“陛下微行多日,也该回去。现在天冷,若是染上风寒,臣纵百死难赎其罪!”

蒙氏三代仕秦,在秦国地位极高。蒙毅官职上卿,备受秦始皇重视。此次出巡,蒙毅更是能与秦始皇同乘。

如此待遇,举秦都找不出几人。

秦始皇笑而不语,继续前行。

没走多久,秦始皇突兀停下脚步。目光遥望远处奢华的府宅,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意。

“这是何人府宅?”

“似乎是昔日燕国秦氏后人。”

“秦开后人?”

此刻,秦始皇眸中已有杀意。

燕国上将军秦开,北却东胡千里。征战无数,为燕国开疆辟土。其后人秦舞阳则是与荆轲共同刺杀秦始皇,只是太过胆小,看到秦始皇就吓得瑟瑟发抖,差点穿帮。

蒙毅摇了摇头。

“其大父为秦开庶弟,乃是庶出一脉。秦灭燕后,迁其三族至武功县定居。秦氏宗长名为秦禾,曾参与伐楚战事。立下军功后负伤归乡,现在是当地里长。”

作为朝中上卿,蒙毅对这些是如数家珍。

“区区里长,怎能有如此奢华府宅?!”

秦始皇重重的哼了声。

里长说白点连官都算不上,只是区区斗食小吏。每年给五十石粟米,自己还得种地过活。这座府宅如此奢华,哪个里长能建的起来?

“朕倒要瞧瞧这府宅主人是谁!”

“蒙卿,随朕试他一试!”

“唯!”

……

房门敲响。

片刻后,房门就被人打开。

站在面前的是位翩翩少年,着貂绒长衫。扎着发髻,应当有十七八岁。长得是俊美不凡,皮肤呈古铜色透着股刚毅。灵动的双眸显得贼兮兮的,上下打量着他们。

“舍得回来了?”

“嗯?”

“先进屋,外面冷。”

“???”

秦始皇满脸疑惑。

这少年郎怎的好像还认识他?

不对,认识他怎会这般态度?

秦草走在前面,神色怅然。

是的,他是穿越者。

他本来是农大学生,因为救落水者而溺死。等醒来后,就来到了战国末年。先前是燕国人,后来举族被迁至武功县。

他还多了个不靠谱的爹——秦震!

自他出生后,就从未见过面。说是在外奔走做买卖,可这买卖却是年年亏损。每隔几个月都会来封信,说是盘缠用尽,让他送些钱帛。

除开要钱外,就是和他说秦国多暴虐无道,说各地老百姓的生活有多不容易。总是告诉他,终有一日秦国会覆灭。

这样的渣爹,秦草是真的不想过问。

母亲病逝,渣爹愣是都没回来!

即便如此,母亲临终前也让他不要嫉恨渣爹。还说渣爹所作所为都是有苦衷的,在外奔波多年也是为了谋取大事。

所以,秦草时常在想件事。

渣爹该不是想造反吧?

半个月前,渣爹又来了封信。说是在外头混不下去咧,准备先回武功县。纵使在外面,也想回家看看,见见宗族的亲朋好友。

这不,渣爹就回来了?

秦草从未亲眼见过渣爹,只是亡母留下了副画像。十八年过去,渣爹的模样与画像也有诸多不同。现在是留着络腮胡须,而且变得更胖了些。穿着身价值不菲的黑色锦衣长袍,脚踩鹿皮靴。

明明在外面混的不咋地,还这么臭显摆。

呸!!!

……

“你先在这歇会儿,我去去就来。”

望着秦草离开,秦始皇好奇的打量四周。此处为厅堂,有火炉正在烧着木柴,所以还算是暖和。主要是里面的家具摆设很古怪,很多他都未曾见过。

“汝是府上的侍女?”

“禀家长,是的。”

家长家长,一家之长。

秦朝可没老爷这种称呼。

“这些是何物?”

“都是少君做的,这叫椅子。”

“椅子?”

“就如坐塌,可直接坐在上面。”

侍女名为穗苗,说着还演示了下。

这时期可没椅子,正常那都是跪坐。像是些穷苦人家直接铺张草席或者是铺些稻草,就能入座。富裕点的,都会用兽皮坐垫。

“倒是新鲜有趣的很。”

秦始皇试了后顿时笑了。就像老百姓偶尔会坐石墩木桩上,并不会选择跪坐,道理其实都是相同的。

经过询问后,秦始皇大概也都摸清了情况。方才的少年郎名为秦草,是其亡母给取的名字,希望他能如野草富有生命力。

秦草是误打误撞,将他错认为父亲秦震。因为他与秦震的模样极其神似,而且今天恰好是秦震回来的日子。

趁侍女穗苗离去后,秦始皇看向了蒙毅。

“蒙卿,汝以为如何?”

“此人很古怪,可以先看看。”

“朕正有此意。”秦始皇淡漠道:“先不急表明身份,朕倒是觉得这秦草很有趣。待会吩咐玄鸟卫追查秦震,朕要知道他的下落!”

“唯!”

蒙毅当即作揖。

很明显,秦始皇没着急回去。

此次出巡已有半年之久,于泰山之巅封禅,象征秦国代周而行乃是天意。而后并勃海以东,过黄、腄,穷成山,登之罘。南登琅琊,留三月。徙黔首三万户琅琊台下,复十二岁。

所以,再耽搁几天根本不算什么。

没等多久,秦草就端着陶盆走出。

“鸡汤来咯!”

“大冬天的,喝鸡汤可是件美事!”

“额?”

秦始皇诧异的望着秦草。

所以,秦草刚才是去准备饭食了?

虽然秦草不是他的子嗣,但这份孝心也属难得。毕竟秦震的确不是个玩意儿,他都瞧不上眼。身为人父,却没有肩负起责任。

妻子病逝,愣是没回来瞧过一眼。在外头做买卖多年,还得靠儿子给钱资助!

hetui!

秦始皇会这么想,只因他也有类似的经历!

                           

原创文章,作者:秦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