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 王老太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隐藏野心》最新章节

小说:隐藏野心

小说:马甲

作者:不二之

角色:姜南 王老太太

简介:文案1:
她是国际杀手,擅长用药。
将无色无味的液体注射进身体,让身体感知最后欢乐后寻求刺激而亡。
她称之为人间孟婆汤。
境外有人斥巨资聘请她杀景城著名财阀唐言唐先生。
不要横死不要意外死只要制造床蒂之间欢乐死。
这活她的搭档最是擅长,舞弄裙摆,摇曳生花。
只是,客户点名要求,非她不可,
本以为只是场S级任务,未曾想,这一程竟是有去无回。
文案2:
“白芨,我好像怎么也捂不热你的心。“
人设:人美心狠女杀手VS城府腹黑男财阀

隐藏野心

《隐藏野心》免费阅读

“女士,醒醒,飞机正在降落,我们即将抵达目的地。”

姜南微微睁眼,将压低的帽檐向上抬了抬,凝视空姐三秒后,看向窗外。

她并未熟睡,以至于空姐悄悄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塞进她口袋里的动作,她看的一清二楚,若不是空姐欲拒还休的表情,她恐怕早就将空姐敲晕拖进了洗手间。

保持高度警惕是她时刻该有的素养。

飞机逐渐下降,看着陌生的人群和建筑,姜南竟觉得有些熟悉。

这是她第一次来景城,印象中这里并不特别,可在接到组织下达命令时,内心却闪过一丝抵触。

这是多年来,唯一一次,她有些排斥。

托运的行李并不多,只有一个黑色20寸行李箱。

箱子里规整有序,翻开最下面夹层,是一套白色连衣裙。

腰身有些松,能看得出许久未穿。

将假发与黑色卫衣放进密封袋,转身走出洗手间。

许是凌晨的原因,万物都很疲倦,就连出租车司机都有些昏昏欲睡,唯独亮的,是眼镜下姜南的那双眼,四周打量着,这个城市的一切。

出租屋很简陋,13平左右的空间,放了一张床,一个挂墙电视,再无其他。

好在唯一通透的地方,是有个窗,远远望去,这5楼之下的路况,一览无余。

听司机说,这个地段恐怕算得上“贫民窟”,住在这里的大多都是老人,早年资本家想拆了这块地盖商圈,无奈家家都算的上狮子大开口的钉子户,一来二去,事就黄了,自然而然变成了城中村。

等空气中的霉味散去了些,姜南才走进房间。

不到一分钟,她便在这个狭小的空间找到了两个针孔摄像头,三个窃听器,外加一支粘在在床底板上的钢笔。

这支钢笔是她初加入组织,第一次完成任务,上级奖励给她的。

一用,便是三年。

将找出的所有东西销毁,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屏保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坦胸露乳的动作实在不雅,能看得出机主对美色格外看重。

当然,这话说的有些好听,若不是机主调戏空姐,姜南也不会将他锁定成目标。

大抵她只是需要个手机,谁的都可以。

只能怪他运气不好,总以为女人是弱者,这便让她不爽。

姜南闭眼回想了下密码,熟练地按下数字。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对方才接听,言语试探后,对方正式确认姜南身份。

带着摩斯密码的家常便通过电话传来,冗长的话语,简短的意思。

她的任务正式下达。

挂断电话,姜南起身走到窗前,将手机卡取出销毁,扔下楼层。

景城的夜看起来更冷清些,夜空中挂着三两颗星星,像是要下雪一样。

在窗户旁的镜子边站了许久,直到楼下传来老人不间断的咳嗽声,她才将目光移到一旁的开裂的墙,缓缓将食指放到镜面,那藏在里面小型又劣质的摄像头,发挥着最后的余热。

低头掏出裙下安全裤中的香烟,拇指与中指错落着把玩,良久,唇角微扬,点燃香烟,浓烈的气味横扫周身。

三天后,一声老人的惊呼打破这个沉闷又压抑的城中村。

破旧泛黄的楼道里站满了人,时不时张望着三楼最拐角的那一家。

邻里窃窃私语的声音,在这不隔音的楼道里传遍大街小巷。

“老张头没了!!!”

“听说是死的时候浑身光溜溜的,丢人啊。”

“要不是隔壁王老太太去给他送东西,现在还不知道人没了呢。”

“哎,这人啊,真是不禁念叨,你说他那么多房子,这下也没用了。”

楼道里三两个老人围成一团,对老张头的离世纷纷感怀。

姜南翻了个身,从枕下找出耳塞,闭上眼睛。

景城的冬天太冷了,她实在不喜欢冬天,本就孱弱多病的体质,稍微吹一点风,就会风寒。

“阿嚏~阿嚏~阿嚏!!!”

三个喷嚏打完,姜南晃了晃发热的脑袋,陷入睡眠。

警察来的时候老张头已经被好心的邻居拿布盖上了身子,老一辈的人没有什么保护现场的意识,忙里忙完一通折腾,无意中将茶几上的一个小小方形黑盒子踢到了沙发角落。

老张头的孩子是在中午赶过来的,不同意法医验尸,只想给老父亲留个全尸,既然家人不追究,再加上老张头本身有哮喘,初步断定也是用药不及时,导致缺氧致死,便尊重家属意愿。

但警察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检查了小区里的摄像头,这一查,竟查出老张头经常趁着租户不在家的时候潜去出租给别人的出租屋,再经查,便在老张头的书房里看到了电脑控制器,里面监视画面是租住在这栋楼里四个女孩在出租屋生活点滴的视频。

关于老张头是个偷窥狂的事,警察没有声张,但为了确保没有同样的事再发生,便借着老张头这件事,对整个城中村进行了安全排查。

“何队,这间是不是没人?”

“房东说有人,再敲敲。”

门外的敲门声已经响了好一会儿,姜南只装作听不见般,佯装入睡。

邻里间的情况,在这不隔音的楼层早已了如指掌,她能做的,就是扮演好,被风寒入体的虚弱女孩。

房门在三分钟后被人打开,她微红的脸颊,发烫的额头,让面前身穿制服的年轻男人红了脸。

无论在哪,漂亮又温柔的女孩总是有些优势。

在年轻男人出神的瞬间,姜南身子倾斜,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倒。

高个子的男人眼疾手快的将她抱起,未等她开口,额头便传来男人对身后警察的吩咐:“你继续检查,我送她去医院。”

姜南很少去医院,自身的医术算是精湛,虽没正儿八经学过,可中医的理论和药剂像是浑然天成般记在内心。

中医里有句话,“医难自医”,她的身体早已气血亏空,一点实质性的疾病,便足够要命。

不过好在,三天前,她便做好了准备。

景城名为中医之城,不是没有道理,

这里的医院以中医为主,西医为辅,古典传统的装潢,让整个医院显得格外特别。

就连空气中散发的汤药香,也格外让人静心。

年长的医生有一道英气的剑眉,唇角上发白的胡须彰显着他那半生的履历。

他反复为姜南把脉,欲言又止的话虽未出口,可姜南也懂何意。

索性,在他开口前询问前,便直言了当。

“请您为我开一剂治疗风寒的药就好。”

“如果方便的话,不要汤药,我没地方熬。”

“药包也没时间加热。”

她一句话堵死所有出路。

等药期间,身穿制服的两个男人走来,礼貌的出示证件后便向姜南简单扼要说了情况,许是怕姜南一个女生害怕,便没说老张头是个偷窥狂,叫她保护好自己。

姜南耐心回应,只说自己刚搬来,什么都不清楚,感谢他们对她如此关照,并送她来医院。

面前的警察自然不是送她来医院的那位,虽然路上一句话没说,可她知道,那人是他们的队长,姓何。

他一路上的打量,足够证明。

吃过药,头还是有些昏沉,中药最大的弊端可能就是药效慢,这种循序渐进的风格,实在让人提不起耐心,索性在路边买了西药塞进背包,走进小区。

楼道里的监控位置变了,斜对面的死角又添置了几个摄像头,如此破败的城中村,治安却如此严谨,有些出乎意料。

出租屋的窗子被人打开了,白色便签纸贴在窗子上,“注意通风”。

刚劲有力的笔迹一时倒看不出是谁,只觉得眼熟。

或许是便签纸的原因,姜南真的站在窗前吹了一会风。

楼下的街道错综复杂,四处弯绕的巷子摆满了地摊,远处主街拐角停着一辆城管的车子,没一会儿,敲敲打打的猫追老鼠游戏,便在这条街道声势浩荡的你追我赶。

在权力面前,弱小的人只能任人鱼肉,这世道,是不是真的注定强者为王?

起风了,姜南关上窗子,在房间“清扫”了一圈,看着面前的窃听器,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而后用力敲碎。

她远不如长的那么温婉,反而更薄情些,为此她的搭档总打趣她是漂亮皮囊下的吸血鬼,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张出獠牙。

姜南的风寒故意前前后后又拖了两天,水土不服的身子终于适应,难得有些胃口。

楼下有个面馆,看装潢年头已久,开店的是一对老夫妻,土生土长的景城人,人很和善,听说多年来,5块钱一碗面,从没涨过价。

老奶奶见姜南脸生,又是一个人,便生了亲切感。

给她的面里额外加了许多,面的味道很不错,浓浓的骨汤汁搭配着筋道的手工面,吃上一口竟然有种童年的错觉。

姜南淡淡地与老奶奶聊天,无意中看见桌上贴的海报,那是唐大商场在圣诞节的促销活动。

凑单满减的家具,疯狂打折的美妆,买一送一的饰品,仅仅一张纸,便能看出优惠力度十足,不得不佩服唐大集团的营销部。

“小姜啊,你想添置什么告诉七奶奶,七奶奶带你去买。”

“唐大商场那里太贵,街后面有个二手市场,好多东西都是新的,还便宜,别花冤枉钱。”

姜南放下手中海报,将右下角的咨询电话铭记于心,随后温婉地笑了笑,轻声答:“好的,七奶奶。”

圣诞节在国外来说算是个很重要的节日,甚至很多地方会用放长假来庆祝。

只是姜南从没赶上过,三年来,她除了封闭式训练,便是执行任务。

今年景城的圣诞节,难得一见。

圣诞节前夕,她收到了个国际快递,里面是一条高定的粉色连衣裙,配套的是小雏菊饰品。她并不喜欢粉色,这种粉嫩到掐出水的颜色,不知为何,她甚至有些讨厌。

拆开箱子夹层,拿出只言片语的信号。

唐言,男,30岁,唐氏资本总裁。

25岁隐婚,妻子不详。

快速扫完资料,姜南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火花缓缓上升,纸张燃烧的同时,唇边的香烟也被风吹起了温度。

“什么样的女孩会喜欢粉色?”姜南轻笑了一声,用力吸了一口香烟。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起身,去洗了澡,换上准备好的衣裙。

凌晨12点,景城飘起了雪花。

身为贫民窟的城中村早已万籁俱寂,可街道的对面却因圣诞节而变得人声鼎沸。

人人趋之若鹜的地方,或许有无数人想逃离。

漆黑的街道随着脚步,逐渐变得光亮,明明一路之隔,却像是天堂和地狱的分割。

雪势越来越大,没一会儿就落满了黑色的伞面,姜南将伞面倾斜,飞散的雪花洒在右肩,冰冷的寒意,让她清醒。

抬头看向对面会所,门口保安训练有素的检查着每一位入场来宾,明明一个普通会所而已,如此高调,注定不凡。

“5、4、3、2、”姜南唇角微动,数着倒计时,读到“1 ”时,会所门口停了一辆黑色保时捷,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清车里的人,一身高定西服,披着一件黑色大衣,保镖一米八的个子显然不太够用,不然那把黑伞,挡不住他的脸。

十分钟后,门口保镖换班,姜南走进大堂。

粉色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从雪地变成大理石地板,从清冷无情的杀手变成摇曳生姿的客人。

只一瞬,她再不是她。

她来景城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最不引人怀疑的方式,让唐氏集团总裁唐言,销声匿迹。

                           

原创文章,作者:不二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