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界一方最新章节,德馨 黄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一界一方

小说:玄幻

作者:学着很安静

角色:德馨 黄帝

简介:郑钱?艾蓝?亦或者是他…手术之后居然来到了这样一个神奇的世界,虽昼夜交替,却只见星辰无日月这个世界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武士,魔法师,异族…卡佩帝国究竟谁在掌控,人族领地为何千年纷争,疆界之森的大火从何而起,这一切究竟是旧神的愤怒还是弥天大谎。
一个魔不成,武不就的男爵养子如何一步步揭开神弃大陆的秘密。
谁说萤火之光不能与皓月争辉。
“是的是的,你是恶魔,你是旧神,你是规则,你是这个荒诞世界的秩序。那我是什么?”
By艾蓝·琼斯

一界一方

《一界一方》免费阅读

事事无头亦无尾,茫茫沧海一粟水。

白驹过隙刹那时,紫府仅存憾与悔。

事事有尾亦有头,因果道尽晓缘由。

剑断桎梏真我时,回首望亘古春秋。

嗒,嗒,嗒,嗒。。。。

郑钱闭着眼睛虚弱的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手脚都被牢牢的绑在床边的栏杆上,一台呼吸机正在为他忙碌着,一根笼头粗细的管子从那已经干裂的嘴巴插进了他那就要冒火的喉咙里,嘴里全是碘酒的味道,又辣又甜,可他却连吐出去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被呼吸管压住的舌头尽可能的把这些不让人愉快的液体混着唾液送到嘴边,任其顺着腮边流下,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

他睁开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艰难的转了一下头,只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好像消耗了他所有的力气。周围的昏暗让人怀疑这里是否开了灯,不时有穿着绿色衣服的医生和紫色衣服的护士走来走去,低声呢喃着什么,泡沫拖鞋踩在地板革上发出吱咯吱咯的声音,混杂着病人轻微的呻吟和仪器的滴滴声,让这个捍卫了生命神圣的地方又显得格外恐怖。

在这些并不大声但却如雷贯耳的嘈杂中,有一个声音格外醒目,那就是左胸里轻微的金属敲击声,那声音好像是机械表的声音,却又是那样的铿锵有力。而这声音对于郑钱来说,意味着新生。

“我还活着啊,真是庆幸。”郑钱这样想着随后又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术前医生的叮嘱,醒来以后要跟着呼吸机的节奏去呼吸,不然拔管就是遥遥无期了。郑钱努力的让自己的的呼吸跟着呼吸机的节奏去走,可是奈何气太短,总是会乱了节奏,心里不禁起急,可越是起急就越难跟的上,索性就眼睛一闭爱咋咋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紫衣护士走到了床头,郑钱睁眼想说什么,却全都被呼吸机的管子堵了回去只能无力的用手指敲敲床边的栏杆。

“你醒了啊,我问几个问题,你点头摇头就好。能听懂吗?”护士轻声说道

微微点头。

“你现在要跟着呼吸机的节奏慢慢呼吸,等你能做到了我就能拔掉你的管子了。能明白吗?”

微微点头

“现在我把你手脚松开,但是你不能翻身,手脚不能碰身上的任何地方。”

微微点头。

“病人已经清醒了,并且神智也清醒。可以正常沟通。”护士转头对医生说道。

医生点了点头待护士解开捆绑手脚的布绳之后拿起文件夹在仪器上抄录了一些数据后走开了。

“呼~~~”

“吸~~~”

“呼~~~”

。。。。。。

终于做到了,郑钱急切的想要提醒护士来为他拔掉呼吸机的管子,可能做的只有敲击床边的栏杆。

“嘘~ 不要敲这个~!”来到近前的护士小声嘱咐道,随后转过头似询问的看了医生一眼。医生轻轻点了点头。

郑钱如释重负,终于要拿掉这个该死的东西了,虽然他也知道,没有这个东西的话可能该死的就是他了。

“你不要乱动啊,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护士嘱咐着。手里就开始准备要拔管。

“能痛到哪去?还能有现在痛吗。嗓子现在像撕裂了一样,以往多严重的感冒发烧也没有像现在一样痛。”郑钱心里想着。

“哇槽!!!!!嗷呦!!!妈呀!!!!这是什么人间疾苦”随着管子一点点的被拽出,喉咙仿佛剥下了一层皮一样,之前有管子撑着都有点麻木了,这样一动反而所有的疼痛都涌了上来。我的痛如潮水,痛如潮水将我向你推,紧紧跟随,痛如潮水它将我包围。

终于管子被完全的抽出了喉咙,可如释重负的感觉却没有出现,接踵而至的是疼痛与血腥味,充满了嘴巴,鼻腔,那味道感觉要钻进脑子里一样。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护士轻声问道。

“。。。渴。。。”一个字却出口如此艰难,那声音好像沙尘天气小沙砾划过老旧房屋的玻璃,又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在薄薄的铁板上反复摩擦。这打击对于一向话痨的郑钱来说不比肉体上的来的小,因为从小性格古怪,鲜有朋友知己,所以他唯一排解和社交的方式就是一个字“唠”只要他觉得他跟你关系到位了,那就能从清明跟你聊到过年,您要说您听不进去?那没关系,他跟自己也能聊起来,不碍事儿的,但是这样子让他恐慌的不行,生怕自己那宛如天籁的嗓子就此成为历史,想到以后要带着这个声音和三两好友谈天说地,从叙利亚聊到华盛顿,从盘古开天辟地聊到殖民太空他就如同五雷轰顶。这也就罢了,难道要自己带着这个嗓子去和同事翠花谈情说爱,暗送秋波,那本来就不高的成功几率一下子又渺茫了不少。

就在郑钱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护士拿起一根沾了水的棉签,像涂唇膏一样均匀的涂在了他干裂的嘴唇上,虽然动作已经尽可能的轻柔了,但是郑钱还是疼的一哆嗦。

“舔舔嘴唇上的水吧,你现在还不能喝水,通过这样稍微缓解一下吧。”

郑钱的心理活动是复杂的。

嗒,嗒,嗒,嗒。。。。

郑钱静静的听着左胸口传来的声音,这声音让他又爱又恨,爱的是重获新生,不再被之前的病痛所困扰,恨得是从此这个声音就要伴随他一生,直至他心跳停止那一刻。这让他感觉自己有别于常人。脑子里胡思乱想术前准备的时候给他备皮的护士似笑非笑的提醒他千万不要乱动,他还这么年轻,很多事情还没有体验过,乱动的话容易遗憾终身。想到这里不禁心里感叹了一下,想我郑钱,说外貌,身材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说内在,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就能吟诗作对,那代表作,狗子一身毛,老往街上跑,逢人就要追,老能挨一脚。是何等的工整,何等的文采啊。简直是高大威猛,英明神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绝世美男。怎么到现在就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过呢,实乃人生一大憾事啊。

不知道是麻药的后劲儿上来了,还是上天都看不下去他臭不要脸的自嗨了。郑钱意识模糊了起来,渐渐的他开始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只有那嗒嗒嗒的声音还萦绕在耳边,周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光点,泛着五颜六色的光晕甚是好看,他感觉自己开始上升,速度越来越快,脚下的光点也渐渐变成了一条河流向着望不到的边际崩腾而去,突然上升停止了,一切声音和感觉重回意识并被无限放大,嘴里碘伏的刺激,呼吸时鼻腔的刺痛,以及那从微不可闻到如雷灌耳的嗒嗒声。

嗒!

当这个声音到达巅峰之时的一瞬间,郑钱仿佛感受到了宇宙尽头开天辟地时的发散,感受到了遥远星系的坍缩,感受到了被抛出轨道的碎片撞击了星体,感受到了太平洋巨鲸那如诉如泣的鸣叫,感受到了蚊虫翅膀的振动,感受到了微观世界的轰鸣。

“妈的,我还以为治好了,原来是要死了!”

随后世界彻底的寂静了下来,再无任何景象,满目黑暗,除了胸口的嗒嗒之外再无声音。

良久,良久。

“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唯一。”

混沌之中徐徐传来声音,那声音乍一听无喜无悲,沧桑无比,好似远在混沌初开之时祖神盘古的一声呢喃。细一品,又充满了无尽的情绪,对新生的欣喜,对得失的执念,对伤病的抗拒,对死亡的恐惧,好似千百年来无数开灵生物的嘶吼,呻吟,呐喊。

“地府人也说汉语?”郑钱心里小声嘀咕着。

四周依旧漆黑,声音也再没出现过。

“这就完了?我不会就像个植物人一样意识活着永远在这黑暗中飘着吧?那可太草了。”毕竟比起鬼门关,黄泉路,三生石,望乡台,忘川河这些,这样活死人一样的日子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孤独,是人类最大的敌人,这句话郑钱此刻是领悟颇深。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没有声音和光线的空间里。。。嗯。。。姑且称它为空间吧。不会疲倦,不会饥饿,只有无尽的孤独。

郑钱只能不断的回想一些事情让自己尽量免受这种孤独的侵扰。好在作为资深宅男,贫穷又相貌平平的他杂七杂八的书籍却是没少看,在这些时间里从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到斯是陋室为吾德馨,从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到炉香乍爇。法界蒙熏。从阿宾的初中成绩并不理想到嘉三年,瘟疫大作。什么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只要他读过的能想起来的全都一股脑的拿出来对抗这该死的孤独。最让人难受的是不会疲倦没有感觉,连睡一会儿都做不到。自己像是一团有意识的空气口不能言。

“难道这就是死后世界吗?就这样一直下去了吗?我ooxx的怪不得人都怕死呢。”

此处无光,不能阅江山妖娆,此地无音,不能听众生喧闹。此地无食,不能品百味佳肴。此地无风,不能感冷暖痛痒。此地却又偏偏留下他的神识,能思可想。

此人无眼,不能览山河风华。此人无耳,不能闻余音袅袅。此人无口,不能尝百味千娇。此人无体,不能受信马由缰。此人却又偏偏留存他的意识,有意有念。

                           

原创文章,作者:学着很安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