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道:这个道士不太正经许久屋 许久叉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恃道:这个道士不太正经

小说:玄幻

作者:归去来兮fs

角色:许久屋 许久叉

简介:[玄幻+脑洞+无敌+对抗+剧情]
一个没有下限的小道士却是身负逆天气运的大道之主!
  对抗数载,历经磨难,最后发现敌人竟是他自己?一切都是无尽岁月以来自己挖的坑!
  不仅如此,他还创造了道祖、提拔了仙尊、点化了佛祖!又在无尽岁月里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形态游历诸天。
  而这一世,他成了一个没有灵觉的浪道人。
  ……
  “万物依道而生,而道恃于我也。”
  “算尽天下生死事,乐天知命故不忧。贫道三浪,从天上而来,要往人间去,特来讨个善缘。”

恃道:这个道士不太正经

《恃道:这个道士不太正经》免费阅读

独立于万界之外的某处空间,一个男子缓缓睁开双眼,随手抓出了诸天的缩略图。

“一万年又过了啊,下一个该去哪呢?嗯?这个世界怎么大道缺损?不会是我干的吧。”

男子拿出一支笔,随手在一个小世界勾勒了几笔。

霎时间,小世界连狗都飞升到仙界了。

“就决定是你了!启元大陆!”

若干年后,启元大陆的某处……

“徒儿,师父问你,何为道啊?”

“道者,天之至理也!三纲五常,天地伦理皆恃道而生,而……”

“停!天地伦理皆恃道而生的上一句是什么。”

“三纲五常?”

“没错,那你可知三纲五常是什么?”

“徒儿熟记于心,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五常是…”

“停!”

“怎么又停?”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我算不算你父亲?”

“emm…”

“为师在你两岁的时候就将你捡来,难…难不成还不能当你的父亲了吗?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徒儿一个两个的都不要我…”

“行了!您别装了,算是了行了吧!”

“好!为师有你这句话就安心了。”

“不过师父,咱这时候不应该说这些吧,而且就咱们干的这些事似乎不太符合五常吧?”

月色之下,一年轻男子挽起道袍的袖子将下摆扎在了腰间,踮着脚蹲在了房顶上,不时的往下张望着。

而同样穿道袍的华发长胡子老者站在房檐尖角处,衣袍随风而动,颇有些仙风道骨绝世高人的韵味。

“唉,这一切还要向几百万年前的万法时代和几千年前的佛道之争说起,不过为师现在不能说,反正你要明白此乃无奈之举就行了。”

“可是逮着一家偷是不是不太好啊?”

“诶,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是借不是偷,等我们门派发展起来的时候都要还给别人的,再说了我们也不是经常来。”

华发老头目光往下扫视着,似乎在挑选猎物。

突然,他眼睛一亮,一跃而下从鸡圈中抓了一只最肥的母鸡,随后脚尖连点越过栅栏消失在了草丛中,动作连贯至极毫不拖泥带水。

“不愧是师傅啊,动作就是潇洒。”

京恒探头望着师父离去的背影频频啧嘴,完全忘记了自己正踮着脚蹲在房顶上,一个重心不稳便坐倒在了瓦片上。

房间内瞬间灯火通明,人还没出来就已经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叫骂声,那叫一个脏啊,狗听了都摇头。

京恒暗叫一声。

“坏了,被发现了!”

他顺势趴在了房顶上,一点点的往屋檐边缘爬,想逃走。

“怎么这么高啊!这个臭老头!走的时候都不知道把我也带走。”

屋内的人打开门四下张望了许久,叉着腰对着空气又是一阵嘴炮,还是熟悉的语言和语气,只不过动作看得更清楚了。

骂了许久,屋主可能是觉得口干舌燥骂累了,终于朝着鸡窝走去开始清点。

“我最肥最大最能生蛋的鸡啊!哪个挨千刀的啊!”

又是长达十几分钟的国粹。

“看来今晚是一时半会是没办法下去了。”

京恒叹了口气躺在了房顶上望着星空,眼泪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下来。

“那老头子肯定又自己一个人偷偷把鸡烤了。”

京恒一想到用荷叶包裹起来塞上香料埋进土里的烤鸡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我也好想吃啊。”

冷风萧萧,京恒熟练的裹紧了自己这缝缝补补好几年的道袍。

直到深夜,屋内的灯火再次熄灭,京恒才从跌跌撞撞的从房顶上摔了下来。

……

“梆梆梆--”

京恒杵着一根树枝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墙皮都掉了的道观门前,用力的敲了敲门。

“谁啊?我的门都要被你敲坏了!”

“我!”

“哦哟,原来是我的乖徒儿回来了啊,受苦了受苦了,腿怎么还瘸了呢?”

京恒师父胡子翘起,看着京恒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你还好意思笑,要不是你把我丢下,我能从房顶上自己跳下来吗?鸡呢?你不会自己一个人吃了吧?”

京恒丢下拐杖拉起师父的袖子看了又看、闻了又闻。

“袖子没有油渍,嘴也没有,鸡呢?你藏哪了?”

“我发誓,这次我绝对没有自己偷吃。”

京恒师父呵呵一笑,扶着京恒往里走。

“其实吧,我刚偷回来…借回来的时候,这个鸡就下了个蛋,等你回来的时候又下了个蛋,然后我就决定先把它养着了,哪天要是不下蛋了,我们再把它吃掉。”

“师父,你还真是会卸磨杀驴啊。”

“生不了蛋养着不就浪费粮食?我们自己都没得吃的。”

“那鸡蛋呢?”

京恒盯着师父。

“嘿嘿,你太久没回来,我就自己吃掉了。”

“什么?!两个鸡蛋你都吃了?连我的那份都吃了?怎么不噎死你啊!”

京恒表情连续变化,从不可思议变成了习以为常。

“我的乖徒弟,鸡会有的,鸡蛋也会有的。”

“那你下次的鸡蛋要归我,我现在还在长身体!”

“好好好,归你归你,作为补偿我回去给你上上药,保证你这脚第二天就好了。”

……

第二天,京恒由于在屋顶待了半夜稍微起晚了一点,走出门时发现师父已经在做早课了。

“师父,你做早课怎么不喊我啊。”

京恒师父嘘了一声,示意他安静坐下来。

“早课之前,先念清心咒。”

京恒先上了柱香,盘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将道袍整理好,然后闭上了眼睛。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静坐一个时辰后,京恒的师傅睁开了眼睛。

“今日早课可有静下心来?”

“回师父,徒儿还是静不下心。明明什么都没想但还是悟不到师父你说的本心空明那一境界。”

京恒叹了口气,盘着的腿随意的交叉在了一起。

“师父,我是不是没有修道的天赋啊,我都十二了,还是连一品筑基都达不到。”

“修道切不可操之过急,缘到了,法自然就成了。”

京恒师傅站起身足站八字,左手叠于右手之上掌心向下,成十字形,头与脊背同时向下伏,形似青蛙卧状。

“三清尊者在上,门下不肖弟子烂柯道人在此向祖师请安,望祖师保佑我门发扬光大!”

“师父,咱们天天拜,也没见有什么好转啊。”

“少废话,赶紧拜。”

京恒站起身同样按照礼制行了个大礼。

“三清尊者在上,门下不肖玄孙在此向祖师爷请安,望祖师爷保佑我能天天吃鸡,不饿肚子。”

烂柯道人用手指轻弹京恒的后脑勺,眼神里却是少有的宠溺。

“师父,我什么时候能有我自己的道号啊?”

“等你什么时候看完藏经阁里的书,什么时候就能拥有自己的道号。”

“啊?那么多啊!”

“多读书,有好处的。快去抄写经文,抄完来吃饭。”

京恒叹了口气,拖沓着步子朝藏经楼走去。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京恒活动了下手朝厨房走去。

“师父,今天能有白面馒头吗?”

京恒背着手无意中眼神撇向了某个角落。

角落里有一个鸡蛋壳!

“老头!你是不是把我的鸡蛋吃了?!”

京恒气冲冲的跑进了厨房。

“哎呦哎呦!别挠了,今天就一个鸡蛋,真没了!诶呦!”

                           

原创文章,作者:归去来兮f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