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利波特世界里重生最新章节,叶曦 严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在哈利波特世界里重生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公子亦白

角色:叶曦 严厉

简介:重病复发我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醒来我竟穿越到了哈利波特的世界里….
我一定成为最强大的巫师!

在哈利波特世界里重生

《在哈利波特世界里重生》免费阅读

无法鼓起勇气从病床上爬起来,眼泪开始从我的眼眶里流下来。

当我的眼睛在无菌室里游荡时,我心想;我的运气一定是最糟糕的,我到底惹了谁,他为什么要把尽可能多地搞砸我的生活作为自己的人生使命?

当我躺在那里时,我开始回顾过去 15 年来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悲剧,首先是我的父母在我 2 岁时死于一场车祸,让我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这还不够糟糕,我在 4 岁时患上了白血病。

如果普通孩子很难被收养,他们对生病的孩子没有任何帮助。没有人愿意带走一个可能很快就会死去的孩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医院的时间比在孤儿院的时间还要多;还不错;许多医生和护士成了我的代孕家庭。

当我七岁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医生告诉我的看护人,我只剩下不到一年的生命了。

然而,我一直是个顽固的孩子,我勉强维持了八年的生命,但到了 15 岁,我放弃了。我筋疲力尽;我还活着的每一天似乎都是一场战斗。

我得了白血病,还有脑瘤,我的身体似乎有天生缺陷。

我迷失在奇幻书籍中,经常想象如果我只能参观这些神奇的世界,我会做什么。

我读的最后一本书是罗琳写的《凤凰社》,我希望能活到足够长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系列。向那里的每一位神祈祷,我恳求重新开始

当这不起作用时,我开始绝望。

这就是我的生活是不公平的;我想生活,去探索。

筋疲力尽,我睡着了。

在另一个世界 1977 年 9 月 2 日,正值下午 4 点,在中心深处,魔法医院。

陪产室里,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生下了一个儿子。

奇怪的是,宝宝刚出生就沉默了,不肯出声。医者将孩子裹好后交给母亲,母亲问孩子叫什么名字。当年轻的母亲给她的儿子取名后,治疗师离开了,一个年轻人走进房间,要求见婴儿。

医者把婴儿递给年轻人,他兴奋地把孩子转了一圈。

作为回应,婴儿开始哭泣,,附近窗户的玻璃突然破碎了。

数百英里外,一座魔法城堡的高处,在一个游客不多的房间里,一本巨大的皮装书放在一个基座上,旁边是一根长满羽毛的羽毛笔。

在圣芒戈医院的产科病房玻璃破碎后片刻,羽毛升起,浸入墨水瓶中。

之后,这本书打开了,羽毛笔上写下了名字,叶曦。

羽毛笔写完后,书啪的一声合上,羽毛飘回了基座,房间又恢复了平静。

五年后。

今天是我重生五年后的日子,我很高兴能活着。

我仍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我甚至不记得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前世似乎更像是一个我几乎不记得的梦。

我想这是一种祝福。

尽管如此,如果有人要转世,在一个充满魔法的世界中转世为巫师让我相信我中了大奖。

我前世的运气太差了,以至于老天爷决定补偿我。

在思考这些深刻的哲学问题时,一个轰隆隆的声音把我从我的思绪中惊醒,“叶曦……下楼,现在!!”

我跳了起来,感觉胃里有一种下沉的感觉,只有当孩子听到妈妈用那种语气说话时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从我们三层楼顶楼的房间出来后,我开始走下走廊尽头的台阶。

下楼梯的时候,挂在墙上的画开始窃笑和叫喊,说我现在有麻烦了。

当我接近一楼时,一个声音从墙上的最后一幅画中响起,

“我的孩子。”

我转向这幅画,看到一个秃顶的老巫师露出令人鼓舞的微笑。

我捏着指关节,自信地笑着回答:“不用担心,我相信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做好了迎接即将发生的事情的心理准备。”

到达一楼后,我特意穿过家庭活动室走向餐厅,在那里我将与被称为母亲的怪物战斗。

在我进入餐厅之前,我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确信胜利。

当我进入餐厅时,我在门口停下来仔细看看等待我的东西。

我看到妈妈围坐在圆形餐桌旁,金色的长发垂在肩上。

在她旁边坐着我父亲,他的脸被一本杂志宣传的飞天扫帚遮住了。

当我进入用餐区时,母亲的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并与我接触。

她用一种出乎意料的甜美声音说:“请坐,叶曦。”

不是第一次,我试图将妈妈当前轻声细语的声音与早些时候呼唤我的蓬勃发展的声音进行比较。

我很难调和她说话的两种方式。

后者说话小心翼翼,说话时带着轻微的法口音。

另一个人没有说话,而是尖叫,当她的声音上升到那个程度时,她的法口音变得更加严厉。

我拉出沉重的木椅,爬上座位后,拂开眼睛上那长长的脏兮兮的金发,尽可能地笑着露出我的酒窝。

我知道他们是她的弱点。

“是的,妈妈,”我像一个五岁的孩子一样天真地说。

但其实我的内心非常成熟。

妈妈眯起眼睛告诉我,我表现得可爱的策略虽然通常很有效,但不会阻止即将到来的训话。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她问我。

我心想,哈,不要落入那个陷阱。

在没有压倒性证据的情况下,永远不要承认任何罪行。

当我想到几个反应时,我选择了一个我希望能分散她注意力的反应。

我用明亮的声音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今天就五岁了。”

我似乎开始转移话题。

妈妈点点头承认了我的开场白,然而,当我仔细研究她脸上的浅笑后,我感到胃里有一种下沉的感觉。

在看似异常漫长的沉默之后,妈妈拿出了一个半满的玻璃罐,上面贴着一个标签,上面写着里面的东西是曼德拉草叶子。

她问:“你确定?”

我承认我母亲对我的开场冲刺的招架。

虽然大多数孩子在这一点上不可避免地会崩溃,但对于撒谎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当面对关于你所谓的罪行的模糊证据时,加倍否认。

我反击道:“礼物!” 伸手穿过桌子去拿证据。

妈妈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想到我会有这种特别的反应。

妈妈和我对视了片刻后,掏出一个白色的小水晶放在桌子上,喃喃道 念出咒语后,饭厅似乎消失了,出现了一个我非常清楚自己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不允许进入的地方。

片刻之后,木门缓缓打开,我发现自己拿着一本破烂的旧书偷偷溜进了房间。关上身后的门后,我环顾圆形房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房间里摆满了架子,架子环绕着这个地方,一直延伸到天花板,里面装满了食材。

房间的中央,是一张月牙形的桌子,中间放着一口坚固的大鼎。我把书放在桌子上,书似乎自动打开了。

这本书打开了一个页面,其中包含有关如何酿造胡椒药水的说明。它是最容易制造的药水之一,旨在治愈流感和其他常见疾病。

记住清单后,我去货架上收集魔药所需的材料。我爬上了看起来像双面滚动梯子的第一步。在说出我需要的组件的名字后,梯子开始在架子上滚动,直到它到达一个特定的位置。

我站立的台阶开始上升,梯子后半部分的台阶开始下沉。在上升到特定点后,我找到了我正在寻找的成分。拿起所有的原料,我回到桌子上开始酿造魔药。

突然,场景消失了,我重新聚焦在妈妈的脸上,发现她的脸上出现了鲨鱼般的笑容。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妈妈问。

我不禁将这些话与法官询问被告是否有任何最后的话并即将宣布囚犯有罪以及严厉的判决时进行比较。

在激烈地思考了片刻之后,我看着我父亲想,对不起,父亲,当面对你犯罪的压倒性证据时,下一步就是推卸责任。

当我看着我妈妈的眼睛时,她的眼睛闪烁着她拥有我的知识,并且无法逃避她的正义。

我回答说:“这是爸爸的主意。”

当这个词离开我的嘴并在整个房间引起共鸣时,我父亲猛烈地吐出他正在喝的咖啡并放下杂志。

“什么!!!,”妈妈尖叫着,愤怒的目光转向她的丈夫,他现在患有严重的床头病。

对上妻子怒目而视后,他乌黑的眸子转向我,眼底闪过灼热的问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是一个好爸爸吗?

看到爸爸责备的眼神后,我心里闪过一丝愧疚,但用常识来安慰自己,遇到一只生气的熊妈妈,你不必跑得比她快,你只要揍旁边的人就行了。

挥舞着双臂,试图说服妈妈不要急于做出判断,“我说过没有这样的话,卡米尔,”爸爸迅速辩护道。

知道妈妈需要最后一击,我用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钉子封住了爸爸的命运。我用我能做到的最天真的声音问道:“可是爸爸,你不是说胡椒药水很容易制作,一个五岁的孩子就能煮出来吗?”

听完这话,妈妈的眼睛像激光一样眯了起来,说道:“有意思。”

“那只是一种表情,”爸爸结结巴巴地说。

很满意妈妈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目标,我心想甩锅成功。

我悄悄地溜出餐厅,但在最后一次逃跑之前,我给了被判死刑的人最后一眼,以纪念他勇敢的牺牲。

当我看到爸爸的目光时,我注意到他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这是真的,亲爱的,我确实说过,”爸爸对妈妈说,“我告诉叶曦一个五岁的孩子可以酿造那种药水。但是在所谓的酿造时他还不到五岁,因为他刚满五岁今天。”

妈妈听了这话,喃喃道:“原来如此。”

我忍不住想,爸爸演得好。

当妈妈的脸转向我时,我看到她的脸后脸色苍白,我想,如果你注意到妈妈做了那张脸,跑!!!我跑过客厅试图逃跑。

妈妈喊道:“哦,不,你不会。” 她抽出一根魔杖,朝覆盖着窗户的厚窗帘挥去。

当我跑的时候,窗帘突然活了过来,开始向我伸出来。当他们无法接近我时,他们开始神奇地伸展并能够抓住我。将我包裹起来让我无法逃脱后,窗帘将我举到空中,将我像银盘上的礼物一样呈现在我母亲面前。

“被定罪的人有什么遗言吗?” 妈妈脸上带着鲨鱼般的笑容说道。

如果惩罚是不可避免的,那就以可爱到不能严厉惩罚来回应。

“但是妈咪,你病了,我知道胡椒粉能让人感觉好点。我只是想让你感觉好点,”我小声说。

妈妈脸色缓和了下来,道:“你爸那天给我的药水,就是你熬的。”

我缓缓点头,心想逃过一劫。

妈妈的心微微一软,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说:“叶曦,魔药非常危险,如果冲泡不当,可能会伤到自己,你觉得到时候我会有什么感觉?”

听完这些话,我的眼珠内疚地往下移,无法对上妈妈的目光。她继续说道:“至于你的惩罚,我们明天再说。好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上楼去换衣服吧,你的阿姨和叔叔很快就会到,还有你的祖父母。”

拉开窗帘坐下后,我踉踉跄跄地走上楼梯,朝我的房间走去。墙上所有的画都清楚地表明他们同意我母亲的观点,我所做的确实是愚蠢的。

回到我的房间后,我扑倒在我的四柱床上。

我深思熟虑地认为,最终成为对这种情况我的狡辩最终成为了事实。老实说,我确实希望我妈妈感觉好些,所以我做了药水。

                           

原创文章,作者:公子亦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