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反派大佬心尖宠》苏余白 张盛世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反派大佬心尖宠

小说:科幻

作者:鹤舞啊花

角色:苏余白 张盛世

简介:为了复活,张盛世绑定了快穿系统,为此她不得不为在各个小世界里穿梭,只为获得反派芳心。不过谁来告诉她,为何偏执反派总是先下手为强,让她猝不及防啊!
反派一:嗯~师尊这是打算不负责?
反派二:对你,我蓄谋已久。

系统:宿主果然是个有福气的,我看好你哟!
张盛世: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快穿之反派大佬心尖宠

《快穿之反派大佬心尖宠》免费阅读

肆意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嘴里吐得都是些不入耳的脏话,脸上满是扭曲的神情,这一系列的动作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张盛世就是维持着这样的姿势逐渐找回神智,下一秒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血…人!!!

昏暗的屋里,摆满了各种刑具,不远处跪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少年。

本就衣衫褴褛不说,裸露出来的地方,满是淤青和鲜红的痕迹。

放眼望去,浑身上下竟然找不到一块好的地方,全都是伤口,鲜血染红了整件衣服。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再加上眩晕的大脑被眼前的这些景象持续刺激着,张盛世都忍不住开始干呕。

这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场面,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人权了。

思绪混乱间,她对上了一道充满恨意的视线,可惜这眼神一闪而过,等她再看过去的时候,只见少年垂首跪在那里。

张盛世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到机械声从自己的脑海中响起。

【恭喜宿主激活系统,开启任务之旅。】

张盛世:“什么鬼?”

【人物绑定成功,角色:张盛世,身份:天衍宗四大护宗长老之一,紫冰阁之主。】

张盛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系统吧!”

【由于宿主常年熬夜看小说,所以导致猝死,现在可以给你重生的机会,不过你得在小世界里攻略反派,成功活到大结局。】

天呐…救命啊!

这年头熬夜看个小说也有错嘛!!!

【第一位面《江城修仙传》,目标人物:苏余白,任务要求:攻略反派苏余白,避免被其杀害,记忆接收请准备。】

《江城修仙传》讲述天道之子江城的修仙问道成长之路,在这期间他需要经受爱恨情仇,担负起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最终修成大道走向仙途。

这并不是她看过的第一本小说,但却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本,原因无他,疯批反派苏余白,前期中期被虐的太惨了,导致后期黑化严重,要不是主角拦着差点就直接毁天灭地了。

苏余白,本是弃婴,便注定了悲剧的一生。

自幼被收养,每天饥一顿饱一顿勉强度日,平日里打骂挨饿便是常事,后来更因云游修士的一句戏言,此子天生带煞,日后必将克尽所有亲友,便被毫不留情赶了出去。

不曾想,这一举动反倒是让苏余白侥幸逃过一劫,因为就在他被赶走没多久,全村被魔族屠杀殆尽。这件事震惊整个修仙界,原主张盛世带领一众弟子探查,却没发现任何线索,只得将唯一的活口苏余白带回去交差。

路上发现对方心存死志,三两下套话便得知了那个所谓的预言,顿时嗤之以鼻,随口来了句“命由己定。”

原主向来冷心冷情,之所以会那么说,主要还是因为她喜欢逍遥剑派掌门,可对方自幼有天定的良缘一个凡人姑娘,向来是天子骄子的原主第一次尝到了被拒了滋味,恼羞成怒便恨上了对方。

可从那时起,苏余白把这句话刻在了心里,连同张盛世也成了他活在世间唯一的光。后来更是历经磨难才终于拜在了张盛世门下,可哪知等待他的将是地狱般水深火热的生活。

张盛世作为师尊,却并没有细心教导,只因她爱而不得生出心魔,平日里对苏余白非打即骂,将一腔怒火发全都泄在他身上。

不仅如此,还要求他事事和逍遥派掌门之子江城争第一,只要失败都会羞辱他一番,甚至有一间牢房就是专门为折磨苏余白准备的。

为了满足师尊的各种要求,苏余白一直在默默努力,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棋差半招败在江城手下,沦为万年老二。

每次一输,迎接他的都是非人的折磨,久而久之苏余白心性大变,又遭蛊惑慢慢黑化入魔,愣生生从一个纯良的少年变成了三观扭曲的大魔头。

魔化后的苏余白,对师尊张盛世和江城恨之入骨,蛰伏在天衍宗也只为找准时机报仇。

某次趁张盛世被心魔所困时,吸干了对方的法力,又折磨了整整三个月,最后把一切嫁祸给了来天衍宗做客的江城。

本来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可惜被江城识破,还暴露了魔族身份,自此开始了两人不死不休的战斗。

最后一役,便是苏余白想要拉着整个修仙界毁灭,被江城力挽狂澜,打败苏余白拯救了天下苍生,修成了大功德最后飞升仙界。

……

脑海中充斥着大量的信息,大部分的记忆都是对苏余白打骂的,张盛世脸色苍白的反应了一会儿,原主这个师尊当得可真是一言难尽,怪不得会被徒弟虐杀。

不过,为啥让她穿到这么变态的人身上啊!!!

一想到整本小说为了凸显反派的变态,花了不少笔墨在虐待苏余白的场面和原主那被折磨的凄惨死状上,张盛世就怵得慌,不自觉脊背发凉。

这会儿放眼望去,昏暗的密室四周挂满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张盛世默默打了个寒颤,这些就像是悬在她脑袋上的利剑一般,让她心里直颤抖,强忍着将目光从墙上那些兵器转到少年身上。

少年浑身是血,伤口触目惊心,昏暗的环境下,张盛世看不清他的神态,许是打量的目光太过明显,苏余白虚弱的开口道:“弟子…无能,请师…师尊…责罚。”

张盛世压下心头的恐惧,刚想上前将人扶起,耳边就想起了系统之前的话,为了维持原主的人设,她轻咳了几声,学着记忆中原主的样子冷冷道:“罢了,今日便饶你一回,等伤口好了再来见我。”

闻言,苏余白猛地抬头,似是没想到师尊这次会轻易饶过他,可眼神触及对方手里的长鞭,只得把心中的疑惑咽下,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规规矩矩的行礼后,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看着对方浑身伤口缓慢挪动的身影,张盛世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他的右脚上。原文中就是这次由于治疗不及时,苏余白落下了残疾,成了一个宗门里人人嘲笑的小跛子。

身体上的残疾,加之外界的恶意嘲讽,让眼前这人开始产生了恨意,也成为其入魔的导火索。看来得先赶紧想办法帮对方把脚伤治好,她可不想任务刚开始就被对方厌恶。

等苏余白出了屋子,张盛世顿时绷不住了,立刻把沾满血迹的长鞭扔掉,随后头也不回的快速逃离了这个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密室。

                           

原创文章,作者:鹤舞啊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