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桥,归》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遇桥,归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蒲苏尔

角色:

简介:大学时期,苏桥和陈遇是人人眼里羡慕的校园情侣
陈遇张扬,骄傲,耀眼,却唯独将苏桥捧在手心里
甘愿为她俯首臣称……
大四那年,陈遇突然消失了………
苏桥找了他七年,等了他七年
终于就在她决心放弃
接受了陪在她身边的周时漾的时候
时薇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平衡

遇桥,归

《遇桥,归》免费阅读

苏桥站在西宁大学的校门口,周遭来来往往的都是一张张青春靓丽的脸庞,十月的天,阳光炙热刺眼,苏桥伸出手挡在头顶上方,阳光透过指缝照在脸上,苏桥很久没有这么温暖舒服的感觉,她满足的闭上眼睛享受着阳光洒在身上每一寸的舒畅感

“苏桥!”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干净爽朗的男声

苏桥闻声转身回头,身后的少年穿着白色T恤加浅蓝色衬衫下身是一条水洗蓝的牛仔裤,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朝她挥了挥手

苏桥嘴角漾开一抹温柔的笑意,隔着人群一步一步朝着他缓缓走过去,少年站在树荫下,错落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给他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突然苏桥周遭景物一点一点向后倒退,几步之遥的少年突然离她越来越远,逐渐变成模糊的光影……

“阿遇……”苏桥赶紧朝着少年跑过去,伸手企图抓住他,可苏桥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突然,她整个人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好冷,苏桥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冰窖当中

昏暗的房间,空调的冷风不停的送往房间每个角落,房间正中央的床上女人眉头紧蹙微微蜷缩着身子,手指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薄被,口里不停的喃喃自语:“阿遇……阿遇你别走”

铃————

刺耳的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突然响起,苏桥浑身一抖惊的从床上突然坐起来,苏桥惊魂未定,嘴里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手机铃声还在持续的响,苏桥缓了缓伸手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拿过床头柜的手机

电话是苏母孟文书打过来的,她伸手按了接听靠在床头喂了一声,嗓子还有些久未开口的喑哑

“这么早就睡了?”电话那头有些讶异

“刚出差回来,补个觉”苏桥抬手捏了捏酸胀的眼睛解释

电话那头不出苏桥意外的又是孟文书絮絮叨叨让她辞职的唠叨

孟文书向来不喜欢苏桥这份工作,总是天南地北的出差,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跑,也没时间找男朋友,都二十七马上奔三的人了还是单身

在她们老家苏桥已经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风言风语很多。

苏桥拿着手机打开免提,起身穿鞋走到客厅打开灯给自己倒了杯水蜷缩到沙发上静静的听着孟文书絮叨,时不时的敷衍回应两声

“苏桥,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孟文书的声音突然变大,显然有些不满意她敷衍的态度

“我在听,妈”苏桥有些无奈

“那你说,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孟文书语气逐渐有些咄咄逼人

苏桥没有办法回答孟文书,只能无言的选择保持沉默

大约是苏桥的沉默激怒了孟文书,亦或是在家听了太多的风言风语继而心疼苏桥,孟文书带着哭腔质问她“桥桥,你难道要等那个杳无音信的人一辈子吗”

孟文书的话让苏桥的心一紧,又想起来刚才做的那个梦,真实的让她醒来整个心脏都在抽疼,她看了看手里握着的水杯,在灯光下泛着好看的波纹

其实,苏桥已经很久没有梦到他了,她内心充满了无助和惶恐,因为她知道,关于那个人的记忆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妈……我会认真考虑的”苏桥的声音有点哽咽,她没有办法不妥协了,她可以不顾及别人的眼光,但没有办法不顾及父母的感受

孟文书也不忍心逼得太紧,只旁敲侧击的暗示她“我觉得小周那孩子就挺不错的,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明天你生日请……”

“我知道了,妈”苏桥不想再讨论下去,打断了孟文书的话

“你心里有数就行”孟文书顿了顿又继续说“桥桥,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妈”苏桥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意

孟文书又叮嘱了两句日常,才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苏桥看了眼时间才十点,她拿着水杯走到阳台双手撑在栏杆上眺望远处的万家灯火

十月的天,夜晚已经不如酷暑时空气里都带着燥人的热意,苏桥虽然眺望着远方,眼睛却并没有聚焦,只呆呆的看着对面,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苏桥放在客厅茶几的手机亮了起来,接二连三的新消息涌进来

手机屏幕上,整齐划一的显示着生日快乐,有同事,有闺蜜,置顶的一条来自周时漾

此时,手机显示北京时间十月五日零点整

今天,是苏桥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十八个年头。

灯光明亮的卧室里,床头柜上静静的摆放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一身少年气的少年搂着身穿白色连衣裙明显稚嫩青涩的苏桥,两个人笑的一脸幸福

而这少年,正是刚刚苏桥梦里出现的人

第二天,苏桥照常上班,最近在跟的案子比较棘手,苏桥已经往返宜宁好几趟,昨天被孟文书的电话吵醒以后差不多两点才睡,这才上午十一点苏桥的咖啡已经续了第三杯了

茶水间,苏桥半靠在茶水间的台子上捂住嘴打了个呵欠,眼底的乌青明显的不得了,正接着咖啡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是闺蜜姜晨发来的消息

姜晨:“桥桥,晚上九点绿岛酒吧,记得穿漂亮点,有惊喜”后面带着个勾引坏笑的表情

苏桥笑着摇摇头,放下咖啡杯打字回复:“最好别是惊吓”惊恐emoji

姜晨是苏桥到西宁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从校园到出身社会,两人已经不知不觉走过了十一个年头

“臭桥,怎么可以这样想我,伤心”心碎ing

“错了,晨晨宝贝求原谅”后面跟着个乖巧小狗表情包

姜晨:“晚上九点不准迟到,晚到一分钟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桥嘴角上扬,拿过咖啡杯走出茶水间,另外一只手在手机按了两下后点击发送

“遵命,大小姐”

下午下班,苏桥婉拒了同事要给她庆祝生日的邀约,匆匆回家洗漱换衣服,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姜晨要开会,苏桥自己解决了晚餐这才驱车前往绿岛酒吧

九点,苏桥准时出现在绿岛酒吧门口,一出现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苏桥身着修身白色长裙搭配红色高跟鞋,不盈一握的细腰如弱柳扶风,微卷的长发听话的搭在肩上,精致的脸上一袭红唇顾盼生姿,举手投足尽显风情

绿岛酒吧是西宁市有名的富二专门为女朋友开来玩的,作为西宁最大的酒吧,同时也是隐私性最好的酒吧,采用的都是会员制

姜晨刚刚打电话说堵车,还要大约十分钟才到,让她到了先进去,苏桥有些无奈,让她不准迟到的人自己却迟到了

苏桥抬头看了看,富丽堂皇到招摇的招牌,从容的迈着步子走到门口对着门口的侍者道:“麻烦带我到姜小姐订的台”

侍者跟内场核对了信息,带着苏桥七绕八绕终于进了酒吧内场

绿岛酒吧和一般夜店不同,这里面没有蹦迪的舞池,没有摇头晃脑的男男女女,只有一个舞台定期会请小有名气的乐团到酒吧驻唱

所以,严格意义来讲,绿岛酒吧只是一个清吧。

时间还早,酒吧里并没有什么人,侍者带着乔意坐在了正对舞台中央的卡座,酒吧灯光昏暗,舞台上已经有歌手在低沉婉转的唱着情歌,苏桥居然觉得意外的好听

苏桥点了一杯度数低的鸡尾酒坐下静静地欣赏着台上的男生沉醉的表演

苏桥渐渐的听的入了迷,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苏桥下意识回头

姜晨笑眯眯的一把扑上来抱住苏桥,苏桥没有防备,两人差点因为惯性倒下去,还好身后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住了苏桥的腰

“宝贝,生日快乐”姜晨的声音透着愉悦,松开苏桥后一脸笑意的递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礼物

苏桥稳住身形,无奈的瞪了姜晨一眼才接过礼物,回头看着大手的主人眼神有些疑惑

“你怎么回来了?”

大手的主人正是是孟文书口中的小周,也是苏桥的大学同学,周时漾

“你的生日,我什么时候缺席过”周时漾笑意清浅的反问

一身浅蓝色西装衬得他整个人尤为挺拔,他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将礼物递给苏桥

“生日快乐”

苏桥笑笑,低声道了谢,接过周时漾的礼物

“在咱们周大少爷的心里苏桥桥的事永远排在第一位”一旁的姜晨坐到苏桥身边手肘碰了碰苏桥的胳膊一脸坏笑

苏桥胳膊拐了拐姜晨眼含警告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乱开玩笑

周时漾,姜晨,苏桥三人大学本来就是同班同学,姜晨和周时漾都是本地人,毕业后周时漾和苏桥又进入了同一家公司,如今,周时漾早就调任总部任职市场经理,苏桥也成为了分公司的执行总监

姜晨是个富二代,家里开了一家娱乐公司,旗下还有许多珠宝服饰公司,一毕业就被她哥提溜回家帮忙,如今也是商界小有名气的女魔头

这几年,姜晨总是热衷于把周时漾往她身边推,苏桥很是无奈,三人落座,侍者适时的递上菜单

姜晨点了一打啤酒,三人都忙,已经很久没有一起聚过

姜晨给自己倒了杯酒开始吐槽:“你们两个现在真是大忙人呐”

说着睨了周时漾一眼:“周大少爷你说今天要不是赶上桥桥生日,我这见您一面是不是还得先打电话跟你秘书预约”

周时漾抬手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酒,故意略做思考后缓缓开口:“你的话,勉强可以打个私人电话”

姜晨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顾及外人面前的女魔头形象,转头跟苏桥告状:“桥桥,你看周时漾这只狗现在区别对待都这么明显了”

周时漾抬眼瞥了姜晨一眼:“好好说话”

姜晨细白的手指立刻指向周时漾一脸委屈的对苏桥说:“桥桥,他还瞪我”

苏桥扶额,两个人只要一见面,姜晨总是会单方面挑衅周时漾,这么多年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苏桥按下姜晨的手赶紧转移话题

“明川那边大概还有多久结束”明川分公司市场运营出现了很大问题,营业额直线下降,周时漾被董事会派到明川亲自坐镇,月初总部调任了新的分公司经理到任

苏桥估摸着快结束了

“大概中旬”说话间周时漾将苏桥手边的空瓶子自然的挪到自己这边

苏桥想了想:“正好乔意婚礼也在中旬,到时候可以一起回来”

姜晨叉了一块水果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问:“乔意都要结婚了?没听说她有男朋友啊”

苏桥带乔意出来玩儿过几次,姜晨印象挺深的,挺漂亮一小姑娘

“相亲对象”

姜晨咂舌:“闪婚啊”

苏桥点点头,周时漾用夹子夹起一颗小网站放进苏桥的酒杯里,这是苏桥喝酒的小习惯

周时漾挑眉:“她请了你当伴娘?”

“嗯,你没收到请柬?”苏桥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周时漾点点头微笑“前两天刚收到”

作为乔意曾经的直属上司,除了苏桥,对乔意帮助最多的就属周时漾,两人一直是亦师亦友的状态,乔意结婚自然会邀请他

“苏桥桥,乔意都结婚了哎,你还准备寡到什么时候”姜晨双手撑在桌子上挑挑眉看了看周时漾对着苏桥笑的一脸玩味

苏桥屈指弹了弹她的额头:“你自己还是个单身狗,谁给你的勇气催我”

姜晨妩媚的撩了撩头发,冲着苏桥眨了眨眼睛暧昧的说:“姐姐身边可不缺男人”

苏桥被电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身子小幅度的抖了抖,周时漾双手交叉身子微微向前倾漫不经心的开口警告“你别把桥桥给我带坏了”

姜晨不服,一把搂过苏桥的脖子一脸挑衅的宣示主权:“我们家桥桥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又来了,苏桥不想在中间当炮灰,借口上厕所逃离了现场,绿岛酒吧很大,苏桥绕了好久才找到洗手间

等苏桥回来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姜晨已经被驻唱的歌手吸引,正在跟台上的歌手眉目传情,苏桥走近四处看了看发现周时漾不见了

苏桥问:“周时漾呢”

姜晨注意力在台上,有些敷衍“不知道啊,可能去厕所了吧”

苏桥看她一脸认真的跟着台上互动,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正准备喝,舞台上的灯光一暗

片刻后,灯光再次亮起,突然亮起的灯光让苏桥的眼睛有些不适,她眨了眨眼睛再定睛看,台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成了周时漾

他长身玉立的站在立麦前,一身浅蓝色西装周身散发着矜贵的气息,他伸手拍了拍话筒,然后抬眸眼神温柔的望向苏桥所在的位置,苏桥毫无预兆的撞进他黑亮的眸子里,拿着酒杯的手无意识的收紧

周时漾清了清嗓子,低沉磁性的嗓音通过话筒传到酒吧每个角落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孩的生日,所以我想借今天把接下来这首《心动》送给她”

噢……霎时间,酒吧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口哨声,苏桥出神的看着他站起来

前奏响起,聚光灯打在周时漾身上,让他周身都散发着温柔的光泽,他轻轻勾起嘴角薄唇轻启,眼底是化不开的深情……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陪伴着我呼吸

有多远的距离以为闻不到你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这麽长回头就看到你

过去让它过去来不及

从头喜欢你白云缠绕着蓝天

啊~~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

也至少给我们

怀念的勇气拥抱的权利

好让你明白我心动的痕迹

………………

苏桥楞在原地,周时漾站在台上两人四目相对,苏桥的眼神却并没有聚焦,透过周时漾苏桥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少年干净的白色T恤,英气俊朗的五官,脸上永远扬着苏桥最爱的张扬又嚣张的笑容

苏桥嘴角溢出一抹酸涩的笑意,眼睛里泛着点点水光

间奏间隙,有服务生抱了一束玫瑰花递给周时漾,周时漾接过玫瑰朝着苏桥一步一步缓缓走过来

啊~~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

也至少给我们

怀念的勇气拥抱的权利

好让你明白我心动的痕迹

…………

曲毕,周遭安静的连掉下一根针都可以听见,不少酒吧的客人自主的围到他们身边

周时漾抱着玫瑰花递到苏桥面前微笑着缓缓开口:“桥桥,七年了,我们都装傻七年了,现在我不想再继续装下去了,让我换一种身份光明正大的照顾你好吗”

周时漾带着悲悯的口气直直的看着苏桥,苏桥心口一紧,周时漾的话直白的将两人这么多年的平衡打破

自从那个人不告而别以后,是周时漾一直陪在她身边,陪她大海捞针的找寻那个人的消息,周时漾的心意直白到她身边的每个人都看出来了

她又不是没有心,怎么会没有感觉。

只是年复一年,她还在期待着那个人有一天能回来。

可是,换来的终究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苏桥楞在原地,周时漾的玫瑰花就在苏桥的眼前,周遭的人见女主角没有反应,强势助攻有节奏的喊着“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苏桥回头看了眼姜晨,姜晨已经双眼含泪,她鼓励的笑着对苏桥点了点头

苏桥深吸一口气,人总要往前看不是吗

抬眼看向周时漾,苏桥终于缓缓伸出双手接过了那捧玫瑰

周时漾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桥接过了玫瑰,反应过来一把拉过苏桥抱在怀里,手温柔的放在苏桥的头发上

“谢谢你,桥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颤音

苏桥被周时漾拥在怀里,眼睛里的那滴泪终于掉了下来,很快就隐没在周时漾的西服里,消失无踪

周遭响起热烈又激动的掌声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远处,服务生推着蛋糕一边向他们走过来一边唱着生日歌

周时漾长步一跨,接过服务员手里的推车,唱着生日歌将推车推到苏桥面前

姜晨已经快哭出来,她伸手拍了拍周时漾的肩膀撇嘴道:“怎么还有惊喜啊”

苏桥上前挽住姜晨笑着替她擦了擦眼泪好笑的哄她:“我都没哭,你在哭什么啊,大小姐”

姜晨吸了吸鼻子“我高兴不行吗”

周时漾捧起蛋糕放到苏桥面前,温声道:“桥桥许个愿吧”

苏桥看了眼周时漾,低头看着面前的慕斯蛋糕,轻轻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阿遇,我就不等你了。”苏桥在内心悄悄的说给自己听,是愿望,也是告诫。

睁眼,苏桥低头脖子微倾,吹掉了蛋糕上燃烧的蜡烛。

                           

原创文章,作者:蒲苏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