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初一 顾廷玉《替病娇封总破灾后,他以身相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病娇封总破灾后,他以身相许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温酒和尚

角色:娄初一 顾廷玉

简介:她背着他,身后雪地上的脚印紧跟着消失,他说,“娄初一,如果能从这冰天雪地出去,我就娶你。”
娄初一脚下一个踉跄,皮笑肉不笑,“以身相许多没诚意,换一个呗。”
他问,“你想换什么?或者,你娶我也行。”
“……滚。”

替病娇封总破灾后,他以身相许

《替病娇封总破灾后,他以身相许》免费阅读

深兴港中心医院出了件很邪门的事,闹鬼。

这还得从两个星期前说起。

医院送来一个因先天性心脏病引起的晕厥咳血的小病患,是个五岁的小姑娘,精致的像个洋娃娃。

经过一周全方位的检查,院方决定在一星期后进行手术。

手术的前一晚,她爸爸说钱已经凑够了要回去拿,结果就再也没回来。

当天夜里这小姑娘病情突然恶化,死在了手术台上,因为联系不到家属,尸体到现在还躺在太平间。

实在是这小姑娘格外的招人稀罕,没能救了她,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觉得很可惜。

就在小姑娘死的第三天晚上,给她主刀的医生就在手术室门口看见她,眼泪汪汪的说想爸爸了,都这么久了爸爸怎么还没来接她。

把这医生吓得面无人色,天一亮就匆匆跑去买了纸钱和纸玩具烧了,并且承诺一定会帮她找爸爸。

烧完纸之后就立刻动用关系去找,三天的时间也仅仅查到,这父女俩是外地来的,为了给小姑娘治病,家里的房子卖掉了,媳妇也跑了。

头七这晚,他再次看到这个小姑娘扭头就跑,也不知怎么的,跑着跑着就到了顶楼的天台。

还是保卫科的人看他不对劲一路跟着,把身子悬空的他救回来,才没闹出人命。

这件事很快就惊动了院长顾廷玉,了解情况之后,先是安抚了这名医生,给他放了三天假,并告诉他别害怕,等他来上班那天,这件事情就会得到解决。

随后,顾廷玉又马不停蹄的去了警察局,登记了这对父女的信息,拜托他们快些帮忙找找,出来后才拨了一通电话。

他根本没注意天已经晚了,接通后,他笑眯眯的开口道,“初一啊,你还在医院吗?有点事得需要你来处理一下……”

娄初一接到院长顾廷玉的电话,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刚从手术室里出来。

昨天上午十点左右,送过来一个车祸重伤的病患,除了头部看上去完好,其他部位都不同程度的遭到撞击,左边肋骨全断,多处骨头粉碎性骨折,基本上已经出气多过进气了。

也不知道是这人求生意志太强,还是命不该绝,这场手术持续了大约十六个小时后,总算是暂时保住性命,送进了ICU。

至于能不能度过危险期活下来,那就真的要看他命该不该绝了。

娄初一脖子发僵的进了电梯,脚底发虚的靠在扶手上,一边有气无力的接听着电话,“院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

顾廷玉把有关那小姑娘的事情说给娄初一,娄初一听的面无表情,并且很严肃的回到,“院长,我是医生不是神棍谢谢。”

说着就要挂断电话,顾廷玉啧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道,“唔,那也行,那我现在就给你师父那个神棍打电话……”

“…闭嘴,我知道了。”

娄初一听的直翻白眼,给她师父打电话的结果,还不是让她去解决?

怏怏的告诉顾廷玉去准备冥币,黄纸,朱砂和红线,就赶紧挂了电话,不想再听他罗里吧嗦,只想着赶紧回家蒙头睡觉。

一楼大厅没有了白日的喧嚣,显得格外的静寂。

咨询台的护士打着盹,迎面的LED巨大的屏幕上,循环播放着各科室专家的介绍。

娄初一看过去的时候,屏幕上那个专家正是她自己。

关于她的介绍,遣词造句明显是费了心思,每一个字都是在夸她就差没直接写她是医院的顶梁柱这几个字。

她扯了扯嘴角,若是这介绍要改成她擅长算命捉鬼看风水,不知道中心医院会不会因为封建迷信而被贴封条。

走到门口,正要掀起冬日里特有的厚门帘,就有几个人抬着病人匆匆冲了进来,睡得迷迷糊糊的护士瞬间惊醒,赶紧上前询问什么情况。

看到值班室有医生出来,娄初一紧了紧大衣就穿过门帘出去了。

嘶!

刺骨的冷风迎面而来,身上的大衣根本抵不住,冻得她直哆嗦。

开车门时候才发现,车钥匙和公寓的钥匙落在了办公室,吸了口凉气又转身往回走。

人都已经掀起门帘进去了,又猛地停在那里。

刚才,她眼角的余光似乎瞥见门口冷白的灯光下,站着个小孩子。

娄初一心中微动快速退出来,果然就看到那里站着个四五岁,长头发的小姑娘,正冲着她招手,似乎是想让她过去。

一眼就认出,正是那个死于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姑娘。

娄初一挑眉朝那小姑娘走过去,谁知刚走下台阶,那小姑娘却突然不见了,墙角的碎屑被阴风卷起,打着旋儿就冲着她砸了过来。

她急忙矮身躲过,只觉脊背被什么重物踩了下,随即重量消失,她马上跟着回头,就看到那小姑娘已经在门诊大楼的入口,正冲着她招手。

娄初一快步追过去,竟是一路追到了地下太平间。

那小姑娘在门口又冲她招了招手,然后转身穿过太平间厚重的大门,进去了。

太平间守尸的老头一看是她,脸色就变得有些意味不明,“我说你怎么又来了?”

老头姓于,在中心医院当守尸人已经有三十来年的光景,脾气不太好也不怎么喜欢说话,医院里也没人敢跟他大声说话。

这人唯独对娄初一还算比较优待,偶尔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跟她开开玩笑。

“于头,我进里面有点急事要办,等我弄完了给你买瓶二锅头,外加俩猪蹄怎么样?”

老于头之所以对娄初一刮目相看,还是她刚来医院上班,来太平间办事也不知怎么惹了他被刁难,不由得想起自家的酒鬼师父,想着这把年纪的通病可能都是好酒。

于是,她花了一百块钱买了两瓶二锅头和酱肘子,老于头一看到酒眼睛都开始放光。

不过,这人酒量很浅,两杯下肚就喝高了,酒品也差得出奇,非得拽着娄初一对着太平间拜把子,说这么多人人鬼鬼当见证才显得有诚意。

娄初一被老头惊着了,也不顾大半夜的就把顾廷玉给请来,跟老头结拜成了阴不阴阳不阳的把兄弟,结果老头酒醒后要死要活,听到娄初一说他是院长老大哥,这才闹得没那么凶。

每次看见顾廷玉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反倒是对娄初一态度好不少。

娄初一可没少因为这点跟老头谈条件。

                           

原创文章,作者:温酒和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