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夫人夜夜都想扒将军的衣裳最新章节,楚云绾 楚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娇软夫人夜夜都想扒将军的衣裳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唉呦

角色:楚云绾 楚云

简介:简介:(医术+空间+爽文+宠妻)听说,镇北大将军是天煞孤星,娶了八位夫人,都躺板板了!
楚云绾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唾弃的扫把星,成为了大将军的第九任夫人!
楚云绾表示:
狭路相逢,命硬者胜!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克死姓墨的,立志做大胤朝最有钱的小寡妇!
墨矜北冷哼:本将军天煞孤星,你是扫把星,难道不是天生一对!
楚云绾哭唧唧:将军大人什么时候死?
我只想做寡妇?

娇软夫人夜夜都想扒将军的衣裳

《娇软夫人夜夜都想扒将军的衣裳》免费阅读

大胤朝

邺都

七月十五·宜丧葬

大红的花轿,一路朝南,最终落在了镇北将军府。

将军府庄重巍峨,却显得有一些阴沉,诡异。

周围的百姓,将整条街道围得水泄不通。

窃窃私语,犹如潮水。

“这是大将军第九任夫人了,不知道这位相府嫡女,能坚持多久!”

“这镇北将军乃是天煞孤星,身上杀戮太重,所以,他身边的这些个女人,都不得善终!”

“可怜了这丞相府的嫡女,娇滴滴的人儿,花一般的年岁,却要入这虎狼窟!也不知道,这相府嫡女会不会被将军克死!”

“克死?只怕是谁克死谁,还不一定吧?”

“此话怎讲?”

那人声音一沉:“你们怕是不知道吧,这相府嫡女,也是个命硬的!”

“据说她出生那一日,生母难产,天降大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这两人在一起,只怕是比谁的命更硬!”

“不仅如此,我还听说,这相府嫡女,曾经有婚约于三殿下,是被皇室退婚的,然后又赐婚给了镇北将军!”

“真的假的?如此一来,这不是打了镇北将军的脸吗?”

“谁说不是呢?左右算来,这位相府嫡女,只怕是凶多吉少……”

众人低声议论,眼看着大红的花轿抬进了将军府。

将军府·易园

楚云绾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周遭陌生的环境,入眼,是满眼的红,大红的喜字,贴在了屋内。

她这是在哪儿?

二十四世纪,楚云绾是玄医阁披荆斩棘最后选拔的继承人,毒医双绝。

基地遭到帝国特种部队袭击,楚云绾连同着玄医阁的大批珍宝和医学研究,一同葬身火海。

脑海之中,涌入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

是关于原主的。

楚云绾,大胤朝相府嫡女,出生那一日,母亲难产,从此,她就成为了人人口中的灾星。

父亲嫌弃,继母苛待。

被当朝三殿下退婚,已经是让楚相爷颜面尽失。

如今赐婚镇北大将军,楚云绾自是不肯,相府恶毒的继室,竟然让人捂晕了原主,捆绑了塞进花轿。

就算是出了什么事,那也是大将军“克”死的!

与旁人有什么关系!

可怜的原主,不仅做了替罪羔羊,还被人失手捂死了!

楚云绾不由得感叹,这可怜的姑娘!

七月十五成亲的,只怕是那大将军,也把她当死人了吧。

周遭的气息,阴沉冷凝,楚云绾低头, 看见自己被捆绑的手脚,嘴唇上扬。

“就这点小伎俩,还想困住我?”

她可是玄医阁继承人,没有点金刚钻,在人吃人的玄医阁 ,哪能苟活?

想到穿越前的惨死,楚云绾还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将军府内高墙大院,阴森森的。

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夜猫子的叫声,更是令人脊背发凉。

听闻,这镇北大将军为人阴狠,生性多疑,杀伐血腥。

楚云绾又不是个傻的,像这种久经沙场,杀人如麻的人,自然是面目狰狞,横眉怒目。

为了保命,她是少招惹为妙!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反正她逃婚,背锅的就是相府那些人。

他们不仁,推了原主进狼窝,楚云绾又何必讲义气,在乎他们的死活?

漆黑的夜,楚云绾躲避着将军府的守卫,逃离了那间喜房,准备伺机逃跑。

没多久,楚云绾七绕八绕的就迷了路!

她这该死的方向感!

二十四世纪的时候,就是她的短板。

楚云绾:这镇北将军,是只猴子吗?

一个住处罢了,七拐八拐,搞的跟花果山似的,怎么绕都绕不出去!

楚云绾想爬墙,前提是她要先找到墙!

这园子,实在是太大了!

呜呜呜~

“别动……”

黑暗中,血腥味刺鼻,楚云绾嗅觉敏锐,在感受到了那强烈的血腥之气以后,紧接着脖子上,袭上一阵寒凉。

这尼玛——

原主是什么倒霉体质,就这么容易招黑吗?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楚云绾佯装弱小又可怜,声音都是娇怯怯的。

逃不出去,再被人封喉灭口!

不不不!

她才活过来!

不能这么轻易的就game over。

楚云绾想着该如何脱身。

远处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男人手里的刀子稍稍用力,威胁的话语,随即逸出:“别叫,否则我手上这把刀,不是吃素的!”

旋即侧身,直接带着楚云绾,进了某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若隐若现有一抹豆苗般微弱的烛火。

清晰可见这是一间灵堂,里面供奉着八个牌位。

想必,这就是楚云绾前面将军大人的八位夫人。

昏暗的视线,看的并不怎么真切,楚云绾能够清晰地嗅到男人身上的血腥气息,还有他逐渐粗重的喘息声。

“你伤的很重,再不及时止血,性命堪忧!”

楚云绾的喉咙,被冰凉的刀刃抵着,说话的声音,略带游离:“好汉,不如你我二人打个商量?你带我出去,我帮你疗伤如何?”

楚云绾的话,虽然虚弱,但是却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

他有伤在身,坚持不了多久。

在这将军府上,要是楚云绾豁出去了,鱼死网破,他也休想安然无恙,逃离这里。

这是软绵绵的威胁?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男子呼吸一沉,气息凝重的几分。

楚云绾察觉到了男人的动摇,声音更加软糯可欺:“好汉放心,我只是想着尽快逃离这虎狼窟!

至于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我根本都不想知道!”

“你是何人?”

男人的气息紊乱,声音略微的低沉,却很好听,如同山涧玉漱之声,令人沉醉。

借着冷戚戚的月光,他看见了女人身上大红的嫁衣。

“据我所,这将军府上,没有哪个女人敢在这易园里出现!”

楚云绾悲戚又可怜:“我是今日嫁入将军府中的相府嫡女,想必,好汉也听说了,那大将军墨矜北,是个狠毒暴戾之人,嫁给他的姑娘,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走出将军府……

小女子不想死……”

楚云绾的语气,楚楚可怜,可是却隐约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一窒。

气氛更冷了几分。

大将军战功无数,可为人心狠手辣,对待部下,更是严苛,死在他手底下人,白骨都能堆成山。

即便是当今圣上,对墨矜北,也是含着几分敬畏。

上至文官武将,下至商贾贵胄,在大胤朝,只要是得罪大将军,那便是没了活路。

这般跋扈狠戾之人,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又有多少人,等着取他狗命!

这个黑夜上门,被重伤的刺客,不就是其中之一吗!

楚云绾:在这种男人身边呆着,没得活路!

现在不走,难不成真的等着被那狗东西克死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男人的呼吸,越发沉重了。

                           

原创文章,作者:唉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