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新婚夜后,帝君带着我全家去逃荒》沈洛川 神仙界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后,帝君带着我全家去逃荒

小说:种田

作者:清蒸咸萝卜

角色:沈洛川 神仙界

简介:(幻想言情+种田+萌宝+空间+甜宠+基建+逃荒+甜宠)
宝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到天庭就因为喝了王母娘娘的蟠桃酒惹了一身情债。
醉酒醒来,发现自己睡了天庭高冷无比的洛川帝君,顺带的被罚一起在凡间度了个劫。
在战皇朝更迭的凡间,她不是蓬莱岛玄龟一族的公主,只是大河村接连克死三个夫君的扫把星。
他也不是高不可攀的洛川帝君,带一个拖油瓶逃避仇家的黑户。
宝珠一手举着板砖,一手将便宜儿子紧紧护在怀里,像被激怒的奶猫瞪着眼前的歹徒。
一旁的好友看着彪悍的宝珠,偏头跟自己的好兄弟忍不住吐槽:“嫂子……还真是……性情中人。”
洛川帝君风姿卓绝的微微一笑:“我家娘子最是温柔了,一般都不生气,若真生气了,那便是他们该死!”

新婚夜后,帝君带着我全家去逃荒

《新婚夜后,帝君带着我全家去逃荒》免费阅读

大燕朝。

清水县,岭北镇,大河村。

“不好了,钱宝珠又寻死了!”

一群孩童往村口跑,原因无它,就是钱家的闺女,又又又被退亲了。

这一次,刚送到新郎官家门口,新郎官就嗝屁了,于是她就又被送回了钱家。

钱宝珠不想连累父母,在她第三次被退婚的时候,选择在村口的歪脖子树上吊死,结束她即将十八岁的生命。

恰巧被路过的猎户沈洛川救了,钱家人一不做二不休,以报恩的名义,把钱宝珠直接送去了沈家。

还亲自操办了婚事。

迷迷糊糊中,钱宝珠觉得脑袋疼的厉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快速的涌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伸出手想要扶一下,却整个人往侧边倾斜,睁开眼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屋里的陈设十分的简陋。

只有门上贴着一个红的刺眼的大红喜字和红烛闪烁着。

模糊的视线中,一双深邃的眼眸,如同黑夜中的那点点星光,似乎有着恐怖吸力,在这一张满脸胡渣的脸逐渐靠近她的同时,声音却好听到出奇。

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我一定是酒喝多了在做梦”

没想到王母娘娘的酿的蟠桃酒,这么容易醉人,她不过是贪嘴多喝了几杯,居然让她这个九万岁的神仙做起了春梦。

“你没做梦,我们成亲了,不管你嫁给我出于什么目的,今后你都是我的娘子,我会好好履行丈夫的职责。”

低醇的声音再次在她头顶响起。

不等她的穿越后遗症反应过来,一张温热的嘴唇已经抵住了她的樱唇。

宝珠的双眸逐渐放大,温热的唇带着浓郁的酒气,本来脑子有些发胀的她,忽觉得自己全身发软。

一定是她当了万年单身狗,所以才会做这样奇奇怪怪的梦。

羞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

她茫然的睁大眼睛,在漆黑的夜里变得十分明亮,外面的一轮圆月照进屋里,恰巧光芒被男人的宽厚结实的背挡的一点都不剩。

她看不清眼前男人的脸,只觉得屋里春光一片,粗重的喘息声,还有身体真实的反应,让她确信自己好像在做梦,又好像不是。

慌张的抵住他的胸膛,结实的让她动弹不了半分。

“嗯?我,我也是初次。”沈洛川窘迫的说。

这好听的让人脑袋发晕的声音,再次响起,宝珠脑袋越来越浑浊,随着身上男人粗重的气息,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简陋的房间里,红烛熠熠生辉……

次日,钱宝珠被一缕骄阳照在脸上唤醒的。

“嗯哼?”

揉着太阳穴,像平时一样张开双手打算伸个懒腰,这才觉得纤细的腰肢酸软无比。

钱宝珠这才睁大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

屋里除了她睡着的这张床,就是面前摆着的一张简陋的桌子,桌子的一只腿下面还垫了一块板砖。

钱宝珠使劲的摇晃了几下脑袋,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昨晚她没做梦?

想她母胎单身九万余年,没想到栽倒在贪杯上面,别人喝酒误事,她醉酒失身。

好歹她也是修行了万载的神仙,结果被一个凡人给占了便宜。

简直是神仙界的耻辱啊!

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手指朝地上使出穿衣术法,衣服只是动了一下。

“什么情况,我的灵力怎么剩下只有这么一点点了?”

她彻底慌了!

这才想起昨晚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在脑海里生根发芽。

饶是她活了九万年,头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也手足无措。

别看她年纪大,其实就九万岁对于她玄龟一族来说,也就刚刚成年而已。

成年至今一直就没离开过蓬莱,头一次偷摸的跟着大哥出最远的门就是参加天庭的蟠桃宴。

结果……她一时贪嘴……造就了今天的祸事,从来没有仙告诉她,发生这种事该怎么处理。

就在她慌乱不已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一只大大的脚踏入房间里,钱宝珠全身紧绷,屏住呼吸,准备实施动作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人惊呆了。

“洛川帝君!”

满脸的胡须,一双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潭深不见的幽泉,似乎带着魔力,要将人吞噬进去,纵观天界,也就只有那一位帝君了!

参加蟠桃宴的时候,她还曾偷偷的躲在大哥后面,偷偷的瞄了一眼,就一眼她差点就迷失了心智。

现在想起,她足底的寒气还直窜脑门。

好在此时的他只是一具肉体凡胎,否则……她真不敢保证自己还有命活着。

咕噜噜的咽了咽口水,迟钝的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把洛川帝君给睡了!

沈洛川瞧着她从身上滑落到胸前的被子,一眼就看到了她身上细细的红点,眉头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

将手里的煮好的清粥放到桌上:“昨晚……”

“啊,昨晚我很好!”

钱宝珠惊慌失措的连忙喊了出声,一双大大的杏眼盯着他看,咕噜噜的再次咽了咽口水。

大哥说过,洛川帝君曾今有奇遇,获得太阴的一滴真血炼化成双眸,一只化作烛照,能灼烧世上一切黑暗的东西;一只化作幽萤,能粉碎山河,蛊惑人心。

墨色的眸子盯着她裸露的香肩,喉结滚动:“看来昨晚娘子很满意,为夫就放心了。”

“满意,满意,十分的满意!呵呵!”钱宝珠干巴巴的笑着。

没意会到他话中的意思,就捂着扑通扑通跳的心脏附和。

沈洛川嘴角微抿,瞧着她那呆萌的模样,驱步上前。

钱宝珠深吸一口气,全身紧绷,微抬着脑袋,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沈洛川。

黑色的眸子从她身上一扫而过,伸手猝不及防的拉起已经滑落香肩以下的被子,替她遮掩好。

“昨晚让娘子受累了,我待会出一趟门,你且先起来把早饭吃了吧”

指尖轻轻抚过她雪白的脖颈,上面清晰可见密集的红点:“已经入夏,蚊虫有些多,晚些我会割些驱虫草回来。”

在他灼热的目光下,饶是她活了九万岁,也还是忍不住满脸燥热。

沈洛川似乎察觉到她的羞涩和窘迫,弯腰在她耳旁轻轻说,道:“娘子乖乖在家,等为夫回来。”

没等她抬头,沈洛川就已经转身离开了房间,还很贴心的把门弄严实了。

她被高冷无比的洛川帝君给撩了?

不过此人一定不是那朵高冷不可直视的洛川帝君,只是一双眼睛长得像一点而已,洛川帝君一向风光清月,像一朵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

这人满脸扎须,看不清其全貌,只有一双黑色的眸子像极了。

但是身上的味道,又时刻提醒着她,这人就是洛川帝君。

凌乱的脑子,总算清醒了许多,属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也如同潮水般席卷而来。

她现在的身体并非她的本体,而是在一个和她同名的钱宝珠的农女身上。

根据钱宝珠的记忆,原身想不开想要吊死在村口的歪脖子树上,结果被路过打猎归来的沈洛川所救。

于是钱家人一做二不休,干脆直接赖上了沈洛川。

至于为什么赖上沈洛川,若是早几年,钱家是瞧不上沈洛川这个黑户,还带个娃的男人。

问题就在于,钱宝珠马上就要十八岁了,按照大燕朝的律法,凡是女子十八未能嫁人,全家都要被抓去坐牢,轻则罚款或是由官府配婚。

所以为了全家不受累,只能硬着头皮赖上了沈洛川。

至于沈洛川到底是不是洛川帝君这一件事,钱宝珠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醉酒这一件事……实在是离了个大谱。

搞清楚来龙去脉之后,钱宝珠连忙起身穿好衣服,小心翼翼的往门外挪动,趴在门上,想要看清外面的情况,眸光向下,却与一双懵懂烂漫的双眸对视,四目相对,两人同时趴在门上。

慌张之余,钱宝珠重心不稳,大门突然打开,整个人朝面前扑倒。

门外的小童连忙后退,低头看着她。

钱宝珠连忙爬起身,俏脸通红。

“阿……阿娘!小易能喊你阿娘吗?”怯怯的声音从小易嘴里喊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泥巴,脸也脏兮兮的,额头磕破了,鲜红血上面还有一些泥土。

记忆如同潮水般席卷而来,她不单单成亲了,还喜当娘了。

呜呜呜,她也还是个孩子啊!

似乎害怕她责备自己,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像受惊的小鹿。

钱宝珠看着小易百感交集,她从来不是那种母爱泛滥的人,看着小心翼翼试探的小易,她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她才九万岁,在玄龟一族,她也才是刚成年的孩子,第一次当长辈,而且还是直接越级当了便宜娘亲,她实在不知做些什么。

于是乎,一大一小的站在门口,干瞪着眼睛。

看着他惨兮兮的样子,一定是在外面被欺负了。

“杀千刀的,把我家旺财打了还敢跑,呸……哭什么哭,现在老娘带你去沈家讨个公道。”

隔着老远就听到了骂骂咧咧的声音,朝她们家走来。

(注:宋朝女子年方十五尚未出嫁,就要全家同罪。晋朝女子年方十七,官府就会强制婚配。此文:架空!所以作者定在十八岁。)

                           

原创文章,作者:清蒸咸萝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