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王爷 柔嫣小说《可爱王妃的宠妻王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可爱王妃的宠妻王爷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蓝一一

角色:豫王爷 柔嫣

简介:【甜宠】【团宠】一道圣旨,柔嫣郡主嫁给了从未谋面的豫亲王,本以为会是迫于无奈娶了她的豫王爷却对她是百般疼爱。绝世甜宠,流氓王爷的心尖宠。
“流氓!”
“本王亲自己的王妃怎么了”
“本王不仅要亲,还要……”
“嗯~~”
多年后柔嫣觉得王爷不仅流氓还腹黑

可爱王妃的宠妻王爷

《可爱王妃的宠妻王爷》免费阅读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柔嫣郡主穿戴着凤冠霞帔,端端正正地坐在豫王爷的新婚房内,透过薄纱柔嫣郡主看到,大红对联挂在新房门边,绣凤鸾的大红被褥堆满床前,龙凤呈祥的帐帘垂在两侧,整个房间都都贴上了大喜剪纸窗花,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似幻,柔嫣郡主红扑扑的脸蛋在红烛的映照下,更加诱人了。

柔嫣郡主本名宁柔嫣,是天宁宁王爷的长女,宁王爷育有一儿一女,即宁柔嫣和宁亦璟。数月前,豫王爷请旨赐婚,想要求娶宁王之女,皇帝准了。

于是一月前,柔嫣郡主进京,亦璟世子送嫁。

对于这门亲事,众人看法不一,有说是皇帝赐婚只为了巩固与藩王之间的关系,也有说是豫王爷不知从哪看到了柔嫣郡主的画像,被迷得神魂颠倒,还有说其实都不是,豫王爷冰冷无情怕是娶回来折磨人的,总之什么流言都有,毕竟豫王爷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名声早就流传了,而对于宁家人来说,也是喜忧参半。

豫王爷,其名艾初,皇帝第七子,也是最小的一位皇子,自小便养在皇后膝下,皇后对其疼爱有加。生母德妃在豫王爷刚满月时便故去了。

宁王对于这门亲事其实是比较满意的,天宁这块封地无论从位置还是经济来说,都属上好,皇帝有所忌惮很是正常,把独女送嫁进京如果可让皇帝安心倒还是划算的,就是不知豫王爷是否真如外界传言一般凶残,终归还是有些担心女儿。

宁王妃则是没有想到很多,只是一想到女儿远嫁,就伤心流泪,亦璟世子也是担心妹妹会被欺负,在京城被人看不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宁王、王妃商议嫁妆一定要足够厚重,并且要亲自送嫁,来看看豫王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柔嫣并没有想得很多,只是觉得不论嫁给谁她好像都是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的,柔嫣晃了晃脑袋,哂笑了一下。

柔嫣觉得,只要她做好她自己好了,不给王爷嫌麻烦,自己也不惹事,就好了。不过也是好在柔嫣长这么大也没有自己的心上人,不然这道圣旨倒是要拆散一对有情人了。

柔嫣郡主带来了两个陪嫁丫鬟,一个叫十一,一个叫十二,柔嫣感觉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就问外面什么样了,十一起身向窗边走去,和自家小姐说:“小姐,今晚天空上挂着一个小月牙呢”,夜色已深,豫王府的大院里满目的红色,张灯结彩。

柔嫣心里想了想,那个比她大上不少的男人,传说中心狠手辣的豫王爷,今夜过后就是他的新婚丈夫了。

可是柔嫣不想,虽然别无选择,但柔嫣还是想着今夜如果可以的话,要和豫王爷好好聊聊,他们可以做夫妻,有名无实的也可以的。柔嫣听管教嬷嬷说,就是新婚夜都是会很痛很痛的,她最怕痛了。

不知是不是夫妻之间心有灵犀的缘故,那边正在同好友喝酒的豫王爷怔了一下,出神了一般,“王爷,您怎么了,莫不是想王妃了吧”。

豫王爷被身边的人揶揄了一下,“哈哈哈,想,怎么不想”,好友也习惯了豫王爷此般,想要豫王爷吃个瘪还真是不容易。

随之豫王爷身边的侍从元宝提醒了“王爷,时间到了,您该回房了”,说罢更是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豫王爷少见的露出了一丝想念的神情,众人见状有不怕死的说,“呦,王爷,您这是羞了”,此话一出又引得一阵笑。

“羞什么羞”,豫王爷这可不是羞的,这可是实打实的想念了而已。

豫王爷佯怒,抬脚示意性踹了那人一脚“就你小子浑话多,本王你也敢调笑了”。

“本就没什么机会调笑王爷,大婚之日,王爷可不能生气啊”,“对对对”,一群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的。

其实等豫王爷完全招待完宾客已是一个多时辰之后了,几个关系要好的还想要跟着上来闹一闹,他那一众兄弟他知道,都是些说话没个轻重的,他想了想屋里那个文静爱羞的小姑娘,实在是怕吓到人,就一并都给打发了,谁都不许闹,众人又笑了一番,原来这豫王爷这么宠媳妇儿呢。

豫王爷走到了喜房外的廊檐下,一步一步地发出咚咚的声响,柔嫣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很是紧张,两手不停地绞着喜帕,咬着嘴唇低着头。

门开了,豫王爷走得近了,和柔嫣的距离已经能让柔嫣闻到豫王爷身上的酒气,柔嫣绞着喜帕的手更紧了些,在不受控制的颤抖,“她在害怕”,豫王爷心里想。

豫王爷慢慢走过去,坐在了柔嫣旁边,柔嫣顿了一下,不着痕迹向后挪了挪,豫王爷叹了口气,跟着往前凑了凑,抬手拽着喜帕想从柔嫣手里抽出来,柔嫣却攥得死死的。

“喜帕先放开,难不成你要一直拿着它?时候不早了,总要礼成的,好吗?”

豫王爷的语气温温柔柔的,用着气音,似是在哄孩子一般,柔嫣听着只觉奇怪,这语气根本和外面传的冷酷无情的豫王爷不是同一个人,放在几乎人人都敬畏三分的豫王爷身上更是怪异得很,太惊悚了,柔嫣更是害怕了,不过却也鼓足了勇气,缓缓地放开了喜帕,尽量让自己放松。

豫王爷勾起嘴角,转头冲着门外喊了句“吴嬷嬷”,话音刚落,一个头发微微发白的老嬷嬷就推门进了来,满脸的笑,身后跟着几个小丫鬟,丫鬟手上都拿着个托盘,前面两个一个是喜秤,还有一个是两个火红的酒杯,里面盛满了酒,那是他们的合卺酒。

豫王爷缓缓地挑起盖头,只见小姑娘的脸蛋红彤彤的,还是很紧张地姿态,稍稍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连忙低下了头,豫王爷心里想:我的王妃可真是真可爱啊!

豫王爷拿起一杯酒递给柔嫣,“合卺酒喝了,这礼就算是真成了”。

柔嫣咬了咬唇,伸出嫩白修长的手指,刚想直接一饮而尽,豫王爷一愣,立马拦住了,

“王妃,合卺酒可不是这么喝的,要这样”,豫王爷手把手的带着柔嫣喝了这杯缠绵极致的合卺酒。

柔嫣到底是不善饮酒,一杯酒下来竟还把自己呛到了,咳嗽了起来。

“王妃,您这喝的急了”,吴嬷嬷也敛了笑意提醒着。

柔嫣心里想,这豫王爷要不是刚那样的流氓行径她怎会喝的如此着急,刚刚喝合卺酒的时候豫王爷另一只手捏了她腰上的软肉了,柔嫣本就通红的小脸此刻更红了,还更烫了。

罪魁祸首此刻却默不作声,就静静地看着她。

柔嫣瞟了一眼豫王爷,看到豫王爷收了嘴角的笑意之后,低下头也默不作声了。

豫王爷摆摆手示意吴嬷嬷下去,然后突然就把人放倒在床上,摸着柔嫣的下巴,粗暴地让人抬起头,听不出来是生气了还是无所谓地语气,“你不愿意?”

柔嫣本就害怕,被豫王爷这么一吓,眼眶就慢慢地红了起来,眼看着泪珠就要不受控制了,终究是豫王爷败下阵来,豫王爷又盯了一会此时柔嫣发红的眼睛。

从第一次见柔嫣他就觉得柔嫣这双眼睛长得过分好看,太过纯净了,激起了他对旁人从未有过的保护欲,还有占有欲,他想让这双眼永远都这么纯净透亮,永远地那样光彩照人,也很是私心得想占为己有,不想叫人觊觎了去。

豫王爷深深叹了口气,轻轻地刮了下柔嫣的鼻梁,无奈地说“算了…我早知道你不愿意的”,边说边慢慢地翻过身去。

柔嫣在一旁看着豫王爷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出嫁前嬷嬷教的都忘光光了,此刻的柔嫣只有紧张,紧张的发抖发颤。

“早点休息吧,今日也很累了”,豫王爷终是不忍心,又开口道,边说着边起身解着婚服,柔嫣听着这话,看着豫王爷的动作又紧张起来,捏着衣服半天,看着豫王爷的解扣子的身影缓缓开口“我…我可以睡别的地方吗…”

豫王爷闻言停下动作,半晌“我豫王府没有客房,就这一间”,柔嫣心想“这么大的王府怎么可能没有别的地方”,豫王爷看了看坐在床上低着头仍然没有动作的却撅起小嘴的柔嫣,又说了一句“你放心,我什么都不做…”。

“王爷”,柔嫣弱弱的叫了一声。

“嗯?”豫王爷显然是没料到自己的小王妃会主动叫他。

“就是,就是,就是…”,柔嫣就是了好久,也没说出来。小手一直绞着婚服。

“是有什么想说的么”,豫王爷不忍心看柔嫣这样,就循序渐进的问她。

“嗯”,柔嫣闷闷的嗯了一声。

“是不想睡这里?我说了没别的地方了,只能睡这里”,豫王爷眼瞅着柔嫣的小表情从明亮变成了不开心。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做,就睡觉,真的”,真是可笑,豫王爷娶的王妃不愿意和豫王爷一起睡,豫王爷还要哄着王妃,说出去一定是没人信的。

一会儿豫王爷就换好了寝衣,“我去外间喝点水,你先更衣,睡里侧”,豫王爷又对柔嫣说了这么一句话。

笑话,好不容易娶进门,怎么可能让她睡别处,豫王爷在外间这么想着,“只能睡一起”!

等豫王爷再进来的时候柔嫣已经换下了婚服睡了过去,小小的一团,裹在那里都不敢转过头来,柔嫣蜷缩着侧躺在床的一边,占了小小的一块地方。

让她睡里侧,还真的就贴墙睡了,豫王爷看着也是无奈。

许是白天大婚真的累到人了,豫王爷看了人半个时辰,柔嫣就已经睡得沉了,一只白嫩的手臂从团团里伸了出来,一团被子也舒展的更开了,不似之前那么紧实。

豫王爷小心翼翼地将手臂放了回去,看着小姑娘的睡颜又露出了笑意,自己走过去,放下床帐,轻轻的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也钻进了那个团团里。

豫王爷侧过身去,把被子向柔嫣那边挪了挪,凑的更近些,慢慢躺在了柔嫣的枕头边上,手悄悄的在被子里搭上柔嫣的腰,将人圈在怀里,又把柔嫣往自己这边带了带,更加贴近自己一点。

柔嫣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冰冰冷冷的墙变成了一个超温暖的墙,就不自觉的往热源靠,豫王爷表示很满意。

新婚之夜哪有不同床共枕的,被窝也得是同一个,豫王爷这么想着,他想了三年的人终于娶到手了。

豫王爷嗅着柔嫣身上的气息想他是真的着急了,他本应该从长计议筹谋好一切,慢慢的对柔嫣循序渐进,让柔嫣如他爱柔嫣一般爱自己的时候,再将她娶进门。

可是当他听着柔嫣与那书生的传言时,当他打探以后知道柔嫣与那书生有来往时,他就坐不住了,当他知道宁王和王妃都很是疼爱柔嫣的,也知道皇帝想要与天宁联姻时,他跟皇帝去请旨,表示愿意娶柔嫣郡主,而且是正妻,还为那个书生安排了一官半职并且也选了门亲。

他本以为这件事难办得很,至少可能书生那边难得很,可他没想到,小姑娘竟是个小笨蛋,傻傻的对那样一个人错付痴心。

从前是宁王给了那书生一些金银,不过是怕柔嫣在家里太过无聊,让他帮忙带着柔嫣读书习字,其实就是解乏而已,也是看他寒门过于艰苦,才愿意帮他一把。

而如今与那女子结亲也能让他得到不少产业和金银,他便毫不犹豫的订了这门亲,从头至尾他对柔嫣从未关心过。

不过即使这样,他觉得他好像欺瞒了小姑娘,有种趁人之危的嫌疑,他着急了,可是关于柔嫣的所有,他都毫无理智,无法克制。“可…再不娶到你,我真的会发疯的…..我……好想你啊,嫣儿”,豫王爷喃喃道。

可是豫王爷不知道的的是,柔嫣从未与那书生有过什么,那些流言也是那书生故意放出去的,想做宁王爷的乘龙快婿,可当有这种流言的时候,宁王爷也察觉了,于是便不再让那书生继续与柔嫣往来。

柔嫣本就对那书生无意,这样一来也不觉什么,只是消息传到京中,豫王爷的密探不知怎得通报,让豫王爷有了这样的认知,所以豫王爷这才着急的想要先把人娶回家。而柔嫣对豫王爷也只是害怕,没有喜欢,没有恨,只是害怕而已。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红色的薄纱照在屋子里,屋子的大床上,柔嫣翻了翻身坐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来揉着眼睛,刚睡醒的柔嫣看着不熟悉的屋子有些发懵,呆呆的样子可爱极了。

豫王爷推开门,床上躺着的小姑娘听到了声响转过头眨巴着两个大眼睛愣愣的看他,此刻的柔嫣发丝不整,薄薄的寝衣也松垮着,白嫩的肩膀些许裸露在外,大红色的肚兜都能隐约看到绣着的鸳鸯。

豫王爷表面淡定,实则好想上去亲一亲,摸一摸,揉一揉啊,昨夜抱着的感觉真的太妙了。但还是一本正经的走过去,坐在床边,理了理柔嫣额前顺下来的头发却没帮她整理寝衣,“刚醒?”

柔嫣这时才堪堪清醒,发觉自己衣衫不整,急忙拢起寝衣,慢慢的反应过来昨天她已经成了豫王爷的妻子,微蹙起眉头微微偏了头躲开豫王爷的手,两手撑着床坐起来点了点头。

豫王爷抿了抿唇讪讪的将手收回来,看着柔嫣对于自己的抗拒,语气里带了些不易察觉的不开心“时辰不早了,换了衣服起来吧,我们还得去拜见父皇母后”。

今日是成亲第一天,普通人家也都是该拜见公婆敬茶的,豫王爷的父母也就是皇帝皇后,那可更是一点儿都错不得的,柔嫣这么想着。

望了望门外的方向,看出已经是艳阳高照了,已然近乎中午,实在没有谁新婚第一日起的如她这般晚。

柔嫣对于豫王爷总是有些惧怕,以为刚才豫王爷的不开心是因为她起的太晚,柔嫣转过来看了眼豫王爷,随即低下头,似是做错了事孩子,“对不起…我起的晚了…我马上就洗漱换衣服”,“十一,十二,你们怎么回事,都不叫我起床”,柔嫣非常着急。

“你别叫她们了,是本王让她们不许扰你的,宫里那边别担心,本王已经去过了”,说到这里豫王爷的表情突然就坏笑了起来,“就说了豫王妃昨夜过于操劳,今晨才歇下,本王不舍王妃早起,还请父皇母后切勿责怪”。

柔嫣彷佛被雷劈了一样,昨夜是很紧张以至于嬷嬷教的忘光了,可不代表她不知道王爷说的过于操劳是什么意思。

很是气愤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清白就这么没了,又转念一想,都嫁人了,还哪来的清白呢。但是皇家的规矩哪能破,绝不能不去,还是得快些。

豫王爷看着低着头的小姑娘纠结又害怕的表情,微微叹了口气,他可不想柔嫣怕他,敛了刚刚带上的一点怒气和坏笑,换上一个极温柔的语气“没事,不急,昨日繁琐,太累了,母后让我们中午过去用膳。吴嬷嬷送了粥过来,喝完我们就出发”。

                           

原创文章,作者:蓝一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2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