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小祖宗她甜又软》小说最新章节,阮南乔 张几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总裁的小祖宗她甜又软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栖予呀

角色:阮南乔 张几

简介:【甜宠/豪门总裁/HE】腹黑毒舌大灰狼 × 坚强可爱小白兔
某日,阮今禾在参加商业活动剪彩时被记者问到理想型。
阮今禾淡然一笑,“长得不用特别好看,入得了我的眼就行。不用有什么特别的才艺,会拉小提琴就行。性格嘛,大大咧咧就挺好,不过最好不要丢三落四。如果能时不时跟我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那就更好了。最后还有一点,要特别能吃。”
众人哗然,阮家太子爷的理想型竟如此独特?
而台下的徐潇然骄傲地挺起胸膛,“没错,他的理想型就是我。”

一个是拥有偶像剧男主人设的多金总裁,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小提琴演奏家,他们并非世人眼中的绝配。但,那又如何?爱情不会因为这些阻挠而结束,相爱的人最后会手牵手一起漫步夕阳下。

“我的前半生尽是坎坷,我痛苦过,抱怨过。直至见到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命运待我不薄。”
“我不是王子,她也不是灰姑娘,我们只是万千平凡人中一对相爱的恋人。她对我来说,很珍贵。”

总裁的小祖宗她甜又软

《总裁的小祖宗她甜又软》免费阅读

“今天的演出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观看,谢谢!”

听见乐团谢幕的声音,阮今禾终于从睡梦中醒来,“结束了?可以走了吧?”

贺允知把他按回椅子上,“不着急,我们去后台打个招呼。看到弹钢琴那个小美人没有?好看吧?我打算追她。”

阮今禾抬眼往台上一看,视线却落在了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身影上。

是她?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小姑娘?

“嘿,看傻了?”贺允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先看上的,你可别跟我抢啊。”

阮今禾收回目光,颇为冷淡地说道:“我对你的这些小美人都没兴趣。”

但最后他还是被贺允知拉着,穿过人群,进入了后台。

散场后的后台人满为患,乐手们围在一起商量着是去酒吧蹦迪还是去大吃一顿。

“潇然,现在是5:5,就差你那一票了。”

徐潇然瘫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明天还要去看我爸。”

和她相熟的乐手一脸担忧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徐潇然笑道:“没事,我去看一眼就走,不会跟那家人起冲突的。”

虽然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但到底是人家的家事,大家也不好再劝,只细心叮嘱她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徐潇然推着他们往门口走,“赶紧去吧,玩得开心。”

同事们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偌大的后台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把小提琴放回琴盒,想要换鞋时才想起羽绒服和鞋子都放在乐团的车里了,现在车已经被他们开走了。

她愤愤地踢了一下旁边的椅子,“这鬼地方,果然克我。”

椅子遭受了无妄之灾,不堪重负,轰然倒地。刺耳的声音惊扰了门口一对情意绵绵的小鸳鸯,其中一个还是她乐团的同事。

她对着同事道了个歉,赶紧往外走。

淮市的冬天冷得像冰窖,她穿着精致的晚礼服独自站在昏暗的街角,单薄得像是随时会被风吹走。

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打车软件里依旧没人接单。场馆里的灯渐次熄灭,周围开始变得安静。

忽然,一辆跑车从地下停车场冲出来,从她身边呼啸而过,马达的轰鸣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张扬。

飞驰而过的豪车在几秒后又掉头开了回来,稳稳地停在徐潇然面前,驾驶座的男人探头看着她,发出一阵轻佻的笑声:“小美人,这里打不到车的,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徐潇然立刻抬头,眼神里充满了戒备,接着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真不是坏人。我就是比较会疼人,这大冬天的,舍不得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受冻。”

“变态都爱说自己不是坏人。”

贺允知愣了半晌,然后往车后座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笑出了声,“我就说吧,不该多管闲事。”

徐潇然紧张地抿了抿嘴唇,双手背在身后,不动声色地从包里拿出防狼喷雾。

正在她思考着如何快速脱身时,车后座的窗户缓缓摇下,有人从里面递出一件崭新的黑色外套,“先穿着吧。”

徐潇然抬眼看过去,后排的男人缩在一团阴影中,只能看到一个侧脸。

她怔愣了几秒,还是走上前接过衣服,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再往前走一个路口,就能打到车了。”车窗再次升了回去,隔绝了男人略微沙哑的声音,“走吧,回酒店。”

跑车很快消失在黑暗中,周遭也再次恢复了安静。

徐潇然站在原地,夜风吹动了她的裙角,她又回头看了一眼,眸子里忽然漾出丝丝笑意,“好久不见呀,阮今禾。”

车内,阮今禾整个人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双眼轻阖,一言不发。贺允知从后视镜里瞟了他好几眼,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是刚刚在台上拉小提琴的那个小美人吧?你认识她?长得还挺好看的,不介绍一下?”

“不认识。”

“不认识你特意让我掉头回去?不认识你随手就把那么贵的衣服送给她?”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阮今禾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今天心情好,学雷锋做好事,不行吗?”

贺允知见他不愿意多说,也不再纠缠。

阮今禾看向窗外,街边的广告牌上印着乐队的巨幅海报。身着礼服的女生拿着小提琴站在一群乐手中间,眉眼弯弯,光彩夺目。

他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几年前的合照,照片里,小姑娘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站在人群的最右边,对着镜头傻笑。

“小丫头,好久不见。”

两年后,津市。

周日午后,街头比往常更加拥堵,劳斯莱斯随着车流走走停停。即使在这种堵到水泄不通的路况下,旁边的车辆依旧和它保持着礼貌的安全距离。

阮南乔端坐在副驾驶,气势汹汹地指挥道,“快快快,超了前面那辆宝马!”

徐潇然转头看了她一眼,“你确定?”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一脚油门踩下去,骤然加速打灯,卡着红绿灯转换的间隙,灵活的把车插到了宝马车的前面。

宝马车主被吓出一身冷汗,立刻刹车避让,周遭的喇叭声和咒骂声起此彼伏。

司机放下车窗,把头探出窗外,怒不可遏,“劳斯莱斯了不起啊?你他妈的赶着去投胎呢?”

徐潇然对着司机露出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啊大哥,我们赶时间,实在抱歉。”

说完,在抗议声中扬长而去。

阮南乔空有飙车的心奈何没有飙车的实力,只能在旁边手舞足蹈地当个指挥家,“冲冲冲,还能赶上绿灯的尾巴。今天是我哥回国的大日子,我要是迟到就惨了。”

徐潇然踩着油门往前冲,“先说好了,这要是真蹭到哪里了,本人概不负责。”

毕竟那高到令人发指的维修费,就算是把她卖了她也赔不起。

阮南乔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没事,这车是我哥的,你随便蹭。”

徐潇然一路狂飙,朝着机场的方向疾驰而去。两人赶到机场的停车场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阮今禾戴着墨镜,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倚靠在墙边,正低着头玩手机,显然是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完蛋了!”

阮南乔哀嚎一声,飞快地跑过去,挽着他的手,谄媚地说道,“亲爱的哥哥,欢迎回家。”

“你迟到了十五分钟。”阮今禾看着手表,很平淡地说了一句,“昨天是谁跟我保证绝对不迟到的?阮南乔,你的限量款包包,没了。”

阮南乔自知理亏,连忙把话题岔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徐潇然。她可厉害了,小提琴演奏家,现在是Meteor Orchestra的乐手。”

“潇然,这是我哥,阮今禾。”

说完也不等她反应,就一把把她拉到阮今禾面前。

阮今禾也同时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徐潇然努力保持镇定,冲他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你好。”阮今禾摘下墨镜,深邃漆黑的眼眸中带了点笑意,对着她伸出了手。

“你好。”

冰凉的手心被他温热的手一握,连心跳都快了几分。

待两人松开手后,阮南乔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了一句,“你们之前应该见过吧?”

徐潇然脑海里闪过挂在衣柜里的那件黑色外套,但她觉得阮今禾并没有认出自己。于是顺着阮南乔的话说道,“嗯,四年前你十九岁的生日会上。”

阮今禾看了她一眼,嘴唇微动像是想说什么,最后也只是垂下眼睛,又笑了笑。

                           

原创文章,作者:栖予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7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