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萧舒月 柳燕儿疯了吧,刚穿越就让我挺孕肚嫁人小说阅读

小说:疯了吧,刚穿越就让我挺孕肚嫁人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林青芷

角色:萧舒月 柳燕儿

简介:【双洁:扮猪吃虎全能美飒公主VS腹黑霸道禁欲王爷】一睁眼,王牌部队特种兵教官萧舒月成了惨兮兮的柔弱公主,被塞进花轿嫁给素未谋面的权臣君北寒。传闻他暴戾无常,杀人如切菜,萧舒月为了麻痹他假意顺从,可手刚勾住他的腰带,她悲催地发现想吐,捂嘴后一搭脉,喜脉!
一抬眼对上君北寒冷得要吃人的眼神,她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故作娇羞:“夫君,瞧你都把人家吓吐了。今晚是咱们的新婚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呢,来,我为你宽衣……”
君北寒,喜当爹了解一下!
君北寒垂眸不语:喜当爹?不存在的……

疯了吧,刚穿越就让我挺孕肚嫁人

《疯了吧,刚穿越就让我挺孕肚嫁人》免费阅读

恍惚中,萧舒月听到身旁有两个人在说话。

“小姐,这舒月公主真是个怂包,您不过几句话,就把她吓死了。不过,今天是王爷和舒月公主的新婚之日,咱们背着王爷把她弄死,他会不会生气?”

“怕什么?萧舒月没福气嫁给王爷表哥,暴毙在新房里,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陛下会不会怪罪?”

“怪罪?一个刚登基的小皇帝,他敢吗?今时不同往日,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先皇暴毙,现在的皇帝不过是个傀儡,如今表哥大权在握,朝中的事都是他说了算。是他们皇家上赶着把萧舒月嫁过来,即便是人死了,他们皇家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听到这主仆二人的对话,萧舒月微微皱眉。

“不行,得把药灌下去才安心。万一,萧舒月是装晕骗我呢?”

这话音刚落,萧舒月就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人大力抓住,似乎,有一碗药送到了她的唇边。

萧舒月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主一仆,以及,已经伸到她眼前的那一碗黑乎乎的、味道刺鼻的药汁。

来不及想更多,萧舒月一巴掌打掉药碗,顺手甩了那个自称小姐的贱人一个耳光。

就在这时,萧舒月留意到,这二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就连屋子里的摆设也是古色古香的。

这是、穿越了?

“萧舒月,你敢打我?”

这回,萧舒月愣是气笑了。

你都要毒死我了,还怪我打你?脸真大!

说话间,这一主一仆已经扑了上来,萧舒月一脚一个,接连把二人踹翻在地。

然后,她直接踩在那个小姐的胸口,冷冷一笑。

“你、你把脚拿开!我是柳燕儿,北寒哥哥的表妹,你伤了我,表哥不会放过你!”

柳燕儿?北寒哥哥?

什么鬼?

就在这时,萧舒月脑仁微痛,脑海中浮现出一丝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

大魏公主萧舒月,半个月前先皇暴毙,新皇登基地位不稳,于是太后大笔一挥,将她赐婚给当朝权臣,君北寒。

今日,便是大婚之期。

没跑了,就是穿越。

意识到这些,萧舒月微微一笑,蹲下身来,打量着柳燕儿。

柳燕儿以为萧舒月怕了:“你乖乖放了我,我就不告诉表哥今日发生的事情……”

“是吗?我好怕哦。”说着,她直接捡起地上的碎瓷片,刷的一声,照着柳燕儿的左脸就划了下去。

瞬间,鲜血涌出。

“啊!”柳燕儿捂住脸颊,惊怒交加,却仍是满脸的不可置信,“萧舒月,你竟敢伤我?”

“你应该庆幸,我伤的只是你的脸。若有下次,我会把位置再往下一点。”说着,萧舒月的视线落在柳燕儿的脖子上,笑容格外冰冷。

就在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稳健而有力。

柳燕儿松开自己的手,看到上面的鲜血,眼底的恨意又浓了几分,她恶狠狠地剜了萧舒月一眼,很快起身,这就要跑出去。

萧舒月长腿一伸,柳燕儿始料未及,直接被绊倒,下巴着地,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个狗啃泥。

就在这时,一个身形挺拔、俊美无双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他穿着一身喜庆的大红色喜服,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庆,神色淡漠,眉目冰冷。

看到倒在地上的柳燕儿,他微微蹙眉。

“表哥,萧舒月伤了我的脸!”

萧舒月立刻对号入座。

这就是君北寒,出身文臣世家,却精通兵法,武艺超群,十二岁上战场,如今立下赫赫战功,是大魏第一个因军功被封王的大将。

此刻,他眉目冷峻,看向她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他开口,声音森寒如冰:“为何?”

不等萧舒月开口,柳燕儿已经捂着脸起身,神色颇有几分委屈:“表哥,都怪我规矩学得不好,冲撞了公主,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哟,还是个白莲花呢。

看到君北寒脸上升腾而起的怒色,萧舒月心底一片轻蔑。

没脑子的狗男人!

萧舒月冷冷一笑:“在本公主面前说本公主的坏话,你这规矩,的确是学得不怎么样。”

柳燕儿把手放下,露出脸上的伤口,扁扁嘴,俨然是纯良的小白兔:“是是是,公主殿下说得对。这事儿您占理,就是您划烂了我的脸,我也得受着。”

“这话,本公主爱听。”说着,萧舒月随手捡起一枚碎瓷片,步步逼近。

就在她距离柳燕儿三步远的时候,一只手凌空伸来,攥住她的手腕。

萧舒月看过去,对上君北寒清冷的双眸。

“够了。”

“够了?君北寒,依你看来,她要喂我毒药,我也得乖乖喝了不成?”

君北寒淡漠的目光扫过地上的碎片和残留的黑色药汁,询问地看了柳燕儿一眼。

柳燕儿浑身一抖:“这不是毒药,是补药。我是看公主殿下今日劳累,才亲手在厨房里熬了补药。”

“补药?那还真是可惜了。”说着,萧舒月起身,就近捧起没摔碎的半边碗,把残留的药汁举到柳燕儿跟前,满脸痛惜,“啧,瞧你这血流的,哗哗的,快喝点补药补补。”

看到那黑色的药汁,柳燕儿不由得后退数步,连连摇头。

萧舒月心底冷笑一声,步步逼近:“别躲啊,这大好的补药,正好给你补补。”

柳燕儿忙看向君北寒,声音凄厉:“表哥!”

君北寒攥住萧舒月的手腕,冷声道:“够了。”

萧舒月推开他,顺手一扬,把手中的碎片扔了过去。

这动静吸引了树上的麻雀,一只麻雀飞下来尝了一口碗底的残渣,不过片刻就惨叫着倒在地上,扑棱了几下翅膀,即刻毙命。

“这补药,还真是好啊!”萧舒月回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柳燕儿。

君北寒微微皱眉,看向柳燕儿。

柳燕儿泪眼朦胧,柔弱又可怜:“表哥,我……”

“去找府医看伤,免得留疤。”君北寒声音放缓,竟显出几分温柔来。

柳燕儿得意地看了萧舒月一眼,犹如一只骄傲的大公鸡一般,挺着胸脯走了出去。

转脸看到萧舒月,君北寒神色淡漠,走到窗前站定,单手背后。

萧舒月不悦地看了君北寒一眼。

传闻中君北寒不可一世,今日看来,这并不是假话。

她一个当朝公主差点儿被他表妹害了,这表妹还能全身而退,君北寒这徇私的本事,倒是炉火纯青。

这时,君北寒微微侧身,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淡漠又冰冷:“燕儿还小,今日之事,你不要跟她计较。”

萧舒月愣是气乐了:“她还小?那本公主要不要大发慈悲,给她准备几片尿布?”

“你……”君北寒一拍桌子,眼眸之中染了怒色。

萧舒月直接瞪回去,气势丝毫不弱。

可就在这时,胃里一阵不适,似乎有什么东西翻涌上来,让她不由得捂住了嘴。

她什么都没吐出来。

可胃里依旧很不舒服,她按了按手腕上的内关穴,才把这不适勉强压下去。

右手下移,顺便在脉搏处一搭,瞬间,萧舒月双眼圆睁!

她这穿越的运气,未免也太背了吧!

竟是喜脉!

可在原主的记忆里,这是她和君北寒第一次见面!

怪不得原主被柳燕儿随便一吓就吓死了,合着她肚子里藏着雷呢。

一时之间,萧舒月顾不得梳理原主更多的记忆,总之,她能够确定,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君北寒的。

但,这个孩子,又必须是他的。

反正这狗男人也不干人事儿,那就让他当回绿毛龟!

萧舒月刚打定主意,一抬头就看到君北寒极具审视的目光,淡漠冰冷地落在她身上:“萧舒月,你这是、孕吐?”

                           

原创文章,作者:林青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wxnet.com/shu/47819.html